PPTV创始人姚欣加盟 疯狂老师要打掉中介黑盒子

穆夏 0

疯狂老师

近日,茄葩获悉PPTV创始人姚欣已经投资并确认加盟疯狂老师团队。疯狂老师是中小学一对一补习授课O2O平台,姚欣加入后会负责线上部分的整体协调。

 

“他为疯狂老师带来了强大的线上产品、技术和测试团队,还直接参与设定产品的未来方向”,疯狂老师联合创始人王学先说。

 

他说这话的时候,疯狂老师在开通武汉和长沙两座城市,将业务版图上的城市扩大到十座。

 

这是疯狂老师上线后的第五个月,距离创始人张浩口中“打下一百个城市”的目标还很远。但就是五个月的时间,疯狂老师的师均课时已经达到146个小时,远远超过行业的平均水平——3到10个小时。

 

他们怎么做到的?

 

一次找老师引发的创业

 

创业因何而起,张浩讲了一个故事。

 

他第一次创业是在2005年,注册成立的快乐学习教育咨询工作室后来发展为快乐学习教育科技集团,成为东南沿海最大的中小学课外辅导机构,每年培训2万多名学生,营收规模达数亿人民币。

 

就是这么一位从事教育行业10余年的创业者,却在给自己孩子找钢琴老师的事儿上犯了难。如果他都无法方便地寻找到一位靠谱的老师,那么其他家长呢?

 

张浩开始反思当前教育行业的种种弊端:交了巨额学费找到的“名师”只是兼职大学生、课程不满意退费遭遇种种“瓶颈”、校区安全得不到保障、家长无法掌控孩子的上课过程……教育培训机构在某种程度上成了一个“黑盒子”。

 

他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痛点”,要想办法把这个“黑盒子”给干掉,让家长能够公开、透明、便捷地找到最优秀的老师,让优秀的老师因为自己的实力而获得更高的收入和更好的生活。

 

就这样,张浩开始了二次创业,“疯狂老师”应运而生。

 

谁掌握了优秀师资,谁就能赢得市场

 

2015年4月,疯狂老师进驻上海,短短二十天就吸引了精锐教育、昂立教育、京翰教育、智康教育等传统教育培训机构的核心骨干加入,风头一时无两。

 

王学先说,这是因为疯狂老师代表着更先进的生产关系,对传统培训机构的老师有着天然的吸引力。

 

点开“疯狂老师”的APP,会进入所在城市的主页面。里面有老师的列表,这些老师有经过专门认证的不同等级。点击每个老师,可以看到相应的介绍,教学时间、家长评分、点击量等等,还可以预约体验课,时间地点双方共同协商。

 

这就相当于用互联网替代了中介,把原来由机构所做的商务沟通内容,下沉到每个老师身上,让每个老师成为一个商业主体,直接对接学生。这样最直观的好处就是,收入多少可以由老师自己决定,极大地调动了老师的积极性。而对团队来说,也节省了线下运营所需的成本。

 

“特定时间内,老师是稀缺资源,他们决定着服务的最终效果,所以抓住了优秀师资,就抓住了整个商业体系的核心”,张浩不止在一个公开场合强调,疯狂老师的整个商业模式围绕老师构建,一切设计都服务于优秀老师。

 

疯狂老师对老师免费开放,但并不意味着每个老师都能加入。新老师上平台前要接受笔试(教学水平测试)、面试(试讲)、魔训、结业考核,成绩良好才能上岗。

 

上岗前,团队会建立一套前端评价体系,对每一位老师进行指导定级和初始定价,以解决老师与家长信息不对称问题,帮助家长进行有效的信息筛选。随后,每个老师的授课价格放开,由市场决定,对优秀老师的收入不设上限。

 

在这种开放的平台上面,供求关系的变化会很快让一个好老师的价值体现出来。一个好的老师,最初教数学可能一个小时收入300元;半年以后,可能一个小时收入5千元。当然,表现不佳的老师在这一平台上将不会有生存空间。

 

张浩看得很清楚,当老师的价值得到真正体现之后,他们会想方设法提升自己的水平,学生和家长的需求才能够更好地满足。

 

补贴大战不会长久

 

“疯狂老师”不像有些在线教育平台那样做得包罗万象,但是在细分市场领域非常聚焦——他们只做K12的文化课。

 

王学先认为,文化课和兴趣课是两种非常不同的需求,一个是刚需,不可重复选择,用户不愿试错;一个是弱需,可以重复选择,用户可以大胆试错。

 

“我们并不认为这两种需求可以在同一产品形态中得到完美的整合。基于线下十年运营的经验,我们还是选择在擅长的领域切入,因为文化课的市场已经足够大,能做好就已经很成功了”。

 

张浩也解释说,尽管K12的学生很少重复选择同一学科内容的老师,但学习对他们来说是日常任务,他们会有各种不同的学习需求,一样能够形成重复购买。

 

疯狂老师进入的家教O2O市场中,跟谁学、轻轻家教、神州佳教、请他教、365好老师等厮杀正烈,一场补贴大战从轻轻家教、365好老师开始向行业蔓延。

 

在王学先看来,补贴是为了养成用户的使用习惯,但教育不同于轻决策的打车服务,用户在选择的时候,价格并不作为首要的考量因素,并且老师作为一个风险厌恶的群体,更看重平台长期带给自己的价值,所以教育O2O的补贴不会持续很长时间。

 

“相比单纯补贴,疯狂老师更愿意从老师、家长的底层需求出发为这两个群体多提供一些有价值的服务 。”

 

疯狂老师从合肥开始做MVP(Minimum Viable Product – 最简化可实行产品),随后将成功经验迅速复制到福州、南昌、成都、青岛、厦门、泉州等城市,并于4月份进军上海,计划年底前开通北京、广州、深圳、杭州、天津、南京、太原、大连等各大城市。

 

张浩意气风发,他们的目标是打下一百个城市,每个城市发展多名老师,重构生产关系。

 

他的想法深得投资人的认同。2015年1月,腾讯副总裁吴宵光, IDG资本合伙人章苏阳,创业家董事长、黑马学院创办人牛文文等为疯狂老师项目提供了千万级Pre-A轮投资。

 

疯狂老师的创始团队来自于张浩第一次创业的快乐学习教育科技集集团,第一批老师由快乐学习的在职老师中精选前30%入驻平台。在之前入驻的8个城市中,有4个城市是当地原有机构团队主动联络并加入的。

 

如今,把PPTV卖给苏宁的姚欣也加入了疯狂老师,这支团队的力量越发强大了。

 

“只有疯狂老师能超过原来那份事业”,姚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