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改革,以创新应万变

跳兔子 0

未标题-4

 

近日,全国高考制度改革暨普通高中多样化发展研讨会在山东潍坊召开,会议由新学校(北京)教育科技发展中心主办。为期两天的会议,由新学校研究院韩杰梅院长主持,紧密围绕主题为与会校长解读高考改革政策、分享高考改革试点浙江、上海的相关经验,聚集普通高中、民办学校、百年名校和重点中学对多样办学展开全面立体的经验分享。高考改革的浪潮来的澎湃汹涌,波及校长、老师、家长、学生,如何应对改革是各方密切关注的主要问题,茄葩作为独家媒体参与会议全程,作如下报道。

 

以下是格致中学校长张智敏《基于创新为内驱的学习变革》的演讲分享。

 

新学校是新时代的产物,新学校相当于旧学校,就像新时代相当于旧时代。新时代的特征是什么?第一个是国际化、全球化。全球化下教育思想、教育观念和办学方法都有国际活动,多元文化之间需要互补。华师大的“一课一练”代表中国走向英国等欧美教育发达国家。第二个是信息化。美国学者把文化的三种阶段:小的向老的学、小的老的一起学、老的要向小的学。在校学习终将被在线学习所取代。打破物理空间和课堂的终生学习将逐步蔓延。国家的危机在于创新,而研究高考,首先要研究人,研究创新。终极目标是让学校焕发创新能力,从而影响学生的创新能力,最终是国家创新的能力。思考和发展人的策略一定从学习者的学习变革开始,学习变革聚焦创新力。

 

高考改革的价值取向是什么 ?一是打破一考定终生,分散压力,也就是多次考试。二是多维评价,强化素质教育导向,也就是综合素质评价。三是增加选择,保护学生个性特长,更多的强调“小鬼当家”,即学生自己做主。学校持续改进的原则和内涵,第一是坚守本源性,坚守传统,还是要高考。第二是用批判的态度去借鉴,借鉴综合素质评价,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第三是改变建构,也就是创新,创新就要关注学习的改变和课程的重构。

 

格致中学从两个方面即基于学习力培养的教学方式变革和基于多样性取向的学校课程重构进行创新。

 

首先是教学方式的改进。传统的灌输式教育,学生能够跟从老师带着兴趣去听、理解指导答案、掌握学科要领、善于循序操作,这些是理解、记忆和应用能力的低阶思维;而高阶思维是分析、评论和创造能力的培养,具体表现为表达自我观点、生成新的问题、演绎跨界迁移和善于创意发明。其次是教学的作用系统的变化。教师是课堂的主导性主体,而学生是发展性主体,教学应该从学生被动学习到与教师互动学习的根本转变。学习力的培养有六大环节,即知识与经验、实践与活动、合作与交往、质疑与创新、策略与反思、意志与品格,环环相扣、逐层递进。以学生发展为本的内涵是多元的,高中教育更关注四个维度,首先是学习需求即个性化学习指导,这就需要学生有学校的校本课程;第二是人格养成,高中教育不是简单的以升学为目的的教育,要回归教育的根本;第三是思维品质的培养,自由的思想、独立的精神是教育的根本思想,教师要教会学生去思想才是核心。第四才是人格养成。关于培育创新素养的内涵可以这样解读,创新人格作为动力系统,表现为好奇性、求知欲、挑战性、自主性和坚韧性;创新思维的特征是敏锐性、变通性、发散性、独创性、缜密,这是智能系统。而作为工作系统的创新技能,即系统的学科知识、实际应用能力、整合信息的能力。

 

课程是学校文化的“符号”,也是办学特色的“名片”。格物致知作为格致中学的校训和校名,百年不变,堪称经典。“格致课程”的重构是源于《大学》中“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儒家文化育人规律和核心价值。课程的组织结构可以概括为四类八群百门,四类是指公民人各类、科学人文类、身心意志类、创意技艺类,每个类别所蕴含的价值指向非常丰富,如民族认同、人文素养、意志品质和创新胆识等等。“学生最佳志趣发展域”所涵盖的课程模块与大学专业息息相关,经济金融是上海地区的学生比较关注的,而杨澜、张泉灵的名人影响也让新闻传媒独领风骚。基于课程的四类八群百门,就产生了对教师专业发展的四大追问。教师的知识存量是否仍是若干年前微薄的“一桶水”?知识结构是否迎新时代而发生改变?教法研究一定局限于教师传授知识吗?学法指导教会学生自己“取水”了吗?而在新时代的背景下,校长的角色已然不是从前的行政管理者那么简单,校长的角色将成为终身的学习者、严谨的研究者、积极的创新者,即让学习成为需要、让研究成为习惯、让创新成为追求。且问老师、校长,你们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