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仿华为,分豆教育董事长欲做新三板“任正非”

茄葩 0

 

分豆教育

分豆教育新三板挂牌上市/图

此前,北京商报曾做过一篇关于《分豆教育与员工8000万元对赌》的报道,报道出来后,在新三板圈及教育界引发广泛热议,不过同时也有一些质疑分豆教育的声音,例如:董事长以“辞职”对赌是否太过儿戏?员工们如何能掏得起8000万元腰包?“霸道总裁”是太过自信还是太过自大……带着系列疑问,近日记者对话了分豆教育董事长于鹏,揭开了“8000万元对赌”背后的隐情。

 

于老板欲做“于正非”

 

当记者走进于鹏办公室时,他刚刚合上一本书,这本书名叫《以奋斗者为本——华为公司人力资源管理纲要》。于鹏笑了笑,说道,“我很喜欢这本书,书名中‘奋斗’与‘分豆’谐音。”于是,当天的访谈便成这本书开始。

 

“华为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公司,任正非也是我非常钦佩的一个领导者,他能够把华为做到这么大,很大一部分与他的领导力有关。九十年代,电信运营商竞争十分激烈,大唐、中兴等都是竞争对手,华为只是小字辈,就像现在的分豆教育。”于鹏认为,正式因为任正非的分享精神,才使得华为后来一家独大,“你看,任正非到现在才1%的股份。每年分红,绝大多数也都给了员工。”

 

于鹏反向记者问道:分豆教育从成立到新三板上市,没有进行过一次融资,你猜猜我现在有多少股份?没等记者作答,他自己答道,“23%左右,这在公告里写得很清楚。大多数,都是留给我的员工的。”

 

根据分豆教育股权激励公告显示,分豆教育计划增发1000万股给员工,目前分豆教育总股本4500万股,一旦该计划实施,新增员工持股比例将达到18.2%。于鹏进一步问道,“你觉得,我作为董事长,这1000万股中,应该分到多少比较合适?”

 

记者随便答了一个数字,按照上市公司的惯例,10%20%这个数据应该不过分。“实际上,我只要2000股,占比万分之二,因为根据规定这是最低限额。”说到这里,于鹏指了指办公室墙上的一副字,“这篇秦孝公的《求贤令》是我书写的,只有把股份都散出去之后,才能吸引优秀人才,正如‘宾客群臣有能出奇计强秦者,吾且尊官,与之分土’,才能能够获得员工的凝聚力,才能与员工形成利益捆绑,才能让员工死心塌地地跟着分豆教育。”

 

记者笑称,那以后你岂不是成了新三板上的“于正非”?于鹏笑了笑称,“于正非?这个名字比于鹏好听。”

 

自掏8000万借员工“炒股”

 

在分豆教育与员工对赌的那份协议中,分豆教育规定:员工需完成不低于营收1亿元、利润4300万元的业绩承诺,一旦业绩完成,员工可以以8/股的价格申购共1000股股票,如果未完成该业绩则协议自动终止。同时,该协议还有另外一条附加条款:所需的8000万元,由员工自行解决,公司不得向其提供资金。

 

正是因为“公司不提供资金”这个条款,在业界引发了极大争议,质疑者认为:如果员工不愿意拿出这8000万元怎么办?员工们拿不出这8000万元怎么办?如果员工根本出不起8000万元,这个赌局是否就变成了不可股实现的骗局?

 

“分豆教育曾对9家投资机构以7.8/股增发了600万股,在二级市场上,股价炒到60多元,我们以8元的低价向员工发售,想申购的人排着队,并不是想申购就申购,我们只会让那些表现特别突出的员工认购。”至于员工如何能出得起8000万元这个问题,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于鹏终于透了底,“我当然知道员工们拿不出8000万元,因此这8000万元由我老于自掏腰包,以银行存款的最低利息借给他们。”

 

据于鹏透露,当初拟8/股向员工增发计划时,曾遭到很多股东的反对,他们觉得太低了,再翻一倍也完全没问题。“不可能免费送给员工,这会牺牲到老股东的利益;8元的价格,是在多方利益平衡的结果下,尽可能让员工赚得更多”。

 

正如同于鹏在分豆教育官方微信里写道:我想让员工们完成他们的大梦想,哪怕这个梦想世俗到只是在北京这个城市里买房、买车;他深谙,靠着不太阔绰的薪资,这些可能永远只是梦,唯独通过股权计划。“员工只要肯努力,四年之内实现买房买车,并不是梦。”于鹏表示。

 

本文由茄葩客专栏作者李立勋供稿,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茄葩立场。

欢迎通过以下方式与作者交流,微信公众号:edusurvey

 

李立勋·专栏

三好网创始人何强: 用互联网改造一对一培训

新东方、好未来“1元课”背后的较量

除了老师以外,在线教育平台还需有什么杀手锏?

教育培训+招聘:中国版Lynda故事演绎进行时

互联网教育线下试水变现新通道

互联网教育概念股疯狂背后现隐忧

科学教育这个小众市场,小牛顿如何把它做成规模化?

当科学遇上教育,行业爆发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