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教育是甜的

 

昌乐,是山东潍坊的下属县级市,对他的第一印象是飘进出租车里的一阵农肥“香”,大片大片的农田种满了大棚蔬菜,黄瓜、茄子、西红柿,当然还有举国闻名的大西瓜。西瓜甜,十里飘香,但有一所飘着槐花香的学校更是远近皆知。这所美丽的学校坐落在一座山脚下,青山为依,古树作伴,鲜花斗艳,与花一起绽放的还有孩子们憨笑的脸。

 

1

 

自学质疑课,初中课堂的长桌会议

 

上午十点十分,一群着装整齐、表情认真的人们围坐在由一张张小桌子排成的长桌旁,三排长桌占满了整个房间,每张小桌子、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小型PAD,耳朵里塞着颜色各异的耳机,红绿白黑,很是炫彩。三五成组,时而彼此交流,时而争吵热议,时而互相传阅手中的资料……这不是某公司的远程视频长桌会议,而是山东昌乐一中初二某班的数学课;PAD里播放的也并不是远在美国或是欧洲的CEO讲话,而是一元一次方程的阳光微课;热议的是某题的答案是A不是B;传阅的资料是翻转课堂课时学案。

 

这是一中学生的自学质疑课,翻转课堂的重要课程之一。孩子们学习PAD里的微课,完成学案和在线测试,不懂的问题提交质疑报告,由老师统一解答。一位老师表示说,“孩子们对PAD很感兴趣,因为感兴趣,所以学习积极性有所提高,成绩也不降反升“。“PAD学习比较好玩儿,而且每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学习速度来学。”一位同学说。

 

2

 

训练展示课,学生针锋相对,老师一旁“溜号儿”

 

下午两点五十分,初三某班英语课,连词使用习题课。四位同学代表在黑板上写出自己的习题答案,另外四位同学负责批改、讲解他们的错误答案。一位戴眼镜的瘦高女孩边起立边嘴里念着:“I am Cindy, I am NO.4 from Rainbow group.” 走到黑板前熟练地讲起as、until、when、while的用法。讲完之后,问大家:“Any questions?”大家也纷纷回应,有不同意见的,站起来陈述自己观点,针锋相对。

 

与此同时,老师在一旁静静观看,不置可否。直至课堂最后十分钟,老师才讲解了刚才大家做错的习题,理顺知识点,来了一场融会贯通的十分钟总结陈词。“现在课堂基本由学生主导,老师的角色渐渐转换为课上监督以及服务。”一位老师说,“这是一中的翻转课堂特色课——训练展示课。”

 

3

 

张校长是“怪老师”,更是潮“创客”

 

学生假期补点啥?这个问题,每个老师都会各执一词,补数学、补英语、补物理化学,实在没的补,就补语文吧……张校长笑着说:“补啥补?不如在家多看看点书。”家长听后很是诧异,不曾有一位老师对学生补课这个问题回答“不用补”。开学之时,这位家长给张校长发了一条长长的短信,短信内容不用猜,定是感激张校长。“我们昌乐教育资源少,但是教育改革重点是理念,有了理念就要想能落地的方法。我们的翻转课堂之所以能在山东、全国甚至国外引起哄动,正是因为我们没做拿来主义,而是进行整个体系的本地化。”

 

仔细观察发现,每个教室后排都有一个铁柜子,上面写着使用PAD的注意事项,这个铁柜子不一般,是专门给PAD充电的充电柜。“这是我设计制作的,买一个这东西很贵,所以我就自己找人定做。”这样的创客校长,谁能不爱?“未来,我们想把昌乐一中建设成为拥有国际化视野、多样化课程、信息化管理、个性化教育为一体的学校。”热爱孩子、训练学生,真正的教育家不懂溺爱,所以大家都爱他。

 

后记:

翻转课堂,是昌乐一中教育改革的初步尝试,这种尝试显然是有甜头的。如果说,教育改革是一个小孩,那么他现在还是在父母监护下的未成年,待到18岁,他才能放开手脚,撒欢儿疯长。这个父母即是以应试教育为表现的整个教育体制。

 

开篇忘了说,昌乐人杰地灵,盛产蓝宝石,不知是不是泰坦尼克号里Rose胸前的海洋之心,但一中绝对是潍坊乃至整个山东的一颗最新潮最炫酷的教育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