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改Logo后,京翰教育的“去安博化”之路还有多远?

今天(5月7日),京翰教育宣布更改Logo,并提出战略转型升级。这是其继去年年末被赛伯乐基金低调收购后,再次传出的一个新动作。同样,更改Logo之事在教育圈内悄无声息,这或许是京翰教育刻意保持低调,也或许是,一次小小的更换Logo事件,根本不具备吸引眼球的话题性。

京翰教育Logo变化对比图

更改后的Logo,仍然延续了以往的深红色基调,飞跃的人物头像由J、H、J、Y这四个字母形象构成。不过,从Logo所要传达的信息来看,京翰教育意在完全“去安博化”。事实上,据外星人叔叔了解到,京翰教育早在两年前便开始尝试“去安博化”之路,从第一张图片的Logo中,可以明显地看出“安博教育”字样,这也符合安博教育早期的作风,在收购之后,强行在标的公司前面加上“安博教育”。到了第二版,“安博教育”四字已经去掉,京翰教育在对外品牌宣传方面,也力图避免“安博教育”,不过Logo中仍然保留着安博教育的“A”字标识。如今的京翰Logo,已经完全看不见安博教育的痕迹,这似乎表明了京翰教育完全“去安博化”的决心。

 

回首京翰教育被收购的前前后后,可谓是导演了一出资本市场上活生生的悲喜剧,剧情之跌宕、交锋无不令人叹惋。这其中,归根结底离不开资本的博弈,而京翰教育不过是这些博弈中的一枚棋子罢了。

 

创立于2000年的京翰教育,命运的第一次转折点是在2009年前后。当时,它的营收已经达到8000万元,但还只是一家严重依赖于北京地区的中小型机构,直到被安博教育以1.23亿元收购,京翰教育才开始被迫裹挟着走向资本之路。

 

据外星人叔叔了解道,收购前后,京翰教育风头正劲,它曾经独创出“4000+1*N”的财务奖励模式,曾推出的8%的销售提成比例可谓是行业之最。在收购之前,得益于一对一培训市场的黄金时代,京翰教育保持了一个良好的增长性,甚至利润率一度达到25%左右,即使是被安博教育收购之际,也保持着10%左右的利润率。到了2011年左右,原创始团队正式退出,京翰教育开始迎来“黄森磊时代”。再后来,一对一培训市场开始遭遇盈利困境,加上对安博集团的长期“输血”,京翰教育实际上已经外强中干。

 

后来安博教育的一系列“悲剧”证明,京翰教育可谓是当初最成功的一次收购,就在去年,京翰教育仍然为整个安博集团贡献了一半左右的营收。再后来,一对一培训行业急转直下,好未来集团已经将一对一业务的比例由30%左右压缩到18%,即使是以一对一为主营业务的学大教育,恐怕也难逃此劫。

 

不久前,学大教育收到A股上市公司银润投资的收购要约,每股3.38美元,学大教育共有6530万股,由此计算银润投资给出的价格共2.21亿美元。目前,学大教育的营收规模约为京翰教育的2.5倍,考虑到京翰教育在利润率控制方面要优于学大,因此,保守估计,安博出售京翰至少在账面交易上是一个赚钱的买卖。

 

对于接盘者赛伯乐而言,据外星人叔叔了解到,接下来的“善后”问题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此前有消息称,京翰教育或将装入A股上的*ST成城,但截至目前,*ST成城并无任何重组迹象,或许对于赛伯乐而言,接手之后才发现,这根本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外星人叔叔预测,京翰教育背后的大股东接下来仍然不会放弃推动其A股上市,但个中艰难险阻也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资本市场从来都是讲究利益最大化,如果寻求A股上市失败,很难保证京翰教育不会再遭转手。

 

从与安博教育撇清关系,到Logo上的迭代升级,表面来看,京翰教育似乎已经完成了“去安博化”。但是,实际上,只要京翰教育摆脱不了被资本玩弄于股掌的命运,摆脱不了被推向借壳或打包上市的命运,“安博京翰”的故事就会被继续重演。京翰教育最终的去路,到底会走向何方?

 

本文由茄葩客专栏作者外星人叔叔供稿,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茄葩立场。

欢迎通过以下方式与作者交流,微信公众号:ETuncle

 

外星人叔叔·专栏

分豆教育与员工8000万对赌:是赌局,还是骗局?

 “史上第一贵”的全通教育,真的如此不堪吗?

看财报,剖析k12教育培训的困境与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