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T在教育领域的应用现状、问题和发展趋势

未标题-1

 

Michael Trucan,世界银行资深ICT专家、教育政策专家,在全球40个国家工作过,包括冰岛和老挝、上海以及四川农村等亚洲地区。在发展中国家,教育技术的应用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期间也遇到一些问题,有的问题已经得到解决,有的问题依然存在,对中国来讲,或许这些挑战、经验、教训也同样有借鉴意义。下文是Michael Trucan在2015年5月5日的“教育、技术、融资与政策——ICT和EMIS的应用及其政策影响”研讨会上的发言稿。茄葩分享。

 

四个挑战

 

在九十年代的时候,全球教育领袖共同在泰国召开一个会议,提到了一个全民教育的运动,即希望能够实现所有孩子都上学的梦想。2015年,回顾一下在过去25年开展的工作,在孩子上学的数量全面提高了,但现在更多孩子上学不一定学习,或者学习速度不够或者学习效果不够,或者他们并不能够为未来做好一个准备。所以第一个挑战是,到底技术能不能发挥一个作用?常规方式是否能够做到呢?这个慕课情况之下发展还有其他技术的开发能否给我们实现这些目标?

 

第二个是教育公平的挑战。今天大家提到过有一些人本来能够有一个很好优势,这些人看起来能够最好利用ICT和创新像慕课这样的人群,在《圣经》里边马修有一本书富人变得更富。我觉得我们再教育技术创新投资的时候只是想让富人孩子变得富,还是从教育政策的角度来讲,如何使得处于劣势人们得到一些帮助?这样的话不会使得他们更加处于一个劣势问题,我觉得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是我们一定要在意图上非常仔细去做。

 

第三个是技术的挑战。我们知道技术改变我们整个生活,比如手机我们每天拿在手上,而且我们参与到在线很多服务,从历史角度来讲我们知道技术的变化速度超过了我们计划的速度,而且也是超出了我们教育政策制定者预期速度,在这样一个快速发展过程中,在急剧变化过程中怎么应对呢?

 

第四个挑战有关教育评估和评价?我们怎么样能够知道我们所作工作有效?我们怎么样知道我们影响到了想要影响的人群?怎么知道孩子们的确在学习?怎么知道他们为什么学习?这些新技术能否帮助我们做更好评估和评价工作?以新的方式对教学活动教育活动进行评价。

 

四个经验

 

第一个很快从教训中学习,很快从失败中学习。我们所做的很多工作都是从失败中学习,很多项目想用高科技推动教育没有取得很大成功,但是我们知道一个完美计划不是一下子诞生的,而是所谓摸着石头过河,能够自己有一个点子,逐步在教训中不断学习。比如作用教育部官员,作为学术界的人员,有时候我们可能在教育技术上做大量投资,如果要做的话一定要建立反馈环,使得能够从教训和失败中快速学习。

 

第二点经验是如果你想要使得全民接受教育,所有学生能够被覆盖,你一定要能够往下走,往外走。比如说乌拉圭和阿根廷,南美最小国家,大家看到每个学生有一个免费的电脑,而且每个学校能够上互联网。所以如果想所有学习者做到这一点,能够使所有学校和社区连接起来,你要找到一些很好的应用和解决方案,能够在最艰难环境里边向找到解决方案,所以他们先是在农村地区试点,在比较困难社区里边。最后拿到互联网连接和电脑是在首都这些人们,先到农村去,先到偏远地区去,但是我们经常是在最简单的地方开始,从最优势人群开始,我们再进行推广。但是这种推广只能推广到一定程度,再往上推进可能推不下去了,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先在一些最差环境里边进行试点,要进行推广就非常容易了,所以可持续特别重要。

 

这是第三点经验是要把可持续放在第一位。我们跟政进行沟通就会说再教育技术这块儿怎么样能够做?怎么样评估成本?我们经常会思考先期成本,比如开发课件成本,购买服务器成本,实际取决于不同项目,这些成本只有10%到20%跟前期成本相关,后期可持续成本更多,所以一定考虑可持续性问题。还有所谓全部拥有成本这样概念,不仅仅是一个先期成本,不管教育规划者还是官员,一定考虑整个项目可持续性。

 

最后第四个最佳技术是什么?你们觉得教育的最佳技术是什么?在世界银行发现最佳技术是已经可行的技术,已经能够用,而且能够支付得起的技术,你引入新技术还需要先教人们怎么去用这个技术,才能够进行学习内容,所以如果引入新的工具,学校社区大家不会,这时候还要先教技术成本才学习这是很大障碍。比如手机在巴西刚刚去了,他们最大再教育技术方面投资是70亿美元一个项目,我们当时是在一些贫困地区看一些学校,发现所有孩子都有同样背包,他们都是贫困学生,政府给他们买一个书包,而且每个书包都有一个手机。他们是贫困孩子,但他们都有手机,所以我跟教育部官员说,为什么还要买平板电脑放到学校里面?这些学生实际上背包有了非常强大的电脑了,也就是手机。所以现在这些孩子已经有了手机,也知道怎么用,而且能够支付得起,是不是利用现在已经拥有的技术而不是引入平板电脑给他们。

 

四个教训

 

第一个我们看到大家重蹈覆辙,大家投资的时候觉得科技为先,把技术放在第一位,觉得是技术项目。比如在教室里边每个孩子都有计算机,比如在南美秘鲁买90万个计算机放在教室里边,有一些批评家说把计算机放在那里,希望能够有魔术。教育部觉得提供设备就够了,老师以及学生就知道怎么用了,这个没有问题了,实际并不是如此。你以技术为先的做法一定会失败,在全球都是如此。

 

第二个看起来最低成本方案最后都是最昂贵,我们和教育部和世界银行进行沟通的时候,经常会说我们需要什么平板电脑?怎么样使得平板电脑更加便宜?我们要什么样的笔记本电脑?并没有思考总体生命周期成本。比如拉丁美洲,中美提供低成本笔记本给老师,使得成本降很低的时候,才把笔记本电脑发给所有老师。当时所有老师觉得这个笔记本电脑已经是垃圾了,很低级的东西,所以不要思考时间问题。

 

第三个也是忽略它的任务要花的时间,比如说到底你用这样的技术,学生会在上面用多长时间?老师会在上面用多长时间?不能忽略在这个任务上的时间,我们在哥伦比亚做了一个工作,他们引入了计算机,到学校里边来,同时他们希望能够改变大家的教和学,能够改进数学以及西班牙语的教学。我们发现这些计算机平均来说每周孩子只用几分钟时间,所以政府花了很多钱购买这些技术,但是他们忽略了实际上不是说你买什么,而是怎么利用这个东西?怎么使得人们很好的利用?这个是经常大家忽略的。

 

第四个教训大家觉得技术,很多国家教育部说我们是不是应该买平板电脑还是桌面电脑还是掌上电脑还是笔记本电脑?我说不知道,根本你想要做什么,有时候你有正确解决方案问题错了,你问题错了,方向错的,你仅仅加入一个新的技术,价格比较昂贵没有效果。现在发生什么变化?

 

对未来趋势的预测

 

第一个就是平板电脑,我们在全球看到五年之前大家给学生提供笔记本,现在大家都是提供平板电脑,为什么呢?平板电脑是当今热点技术,而且看到更多手机也发到学生手里,而且社区里边也有更多手机应用,我们要问自己一个问题?或者也许我们在教育技术这块儿有一个笑话,教育技术实际上技术是在改变教育的方方面面,但是唯一在课堂上没有带来任何改变,为什么这样?大家日常用很多高科技技术和工具这些学生在学校之外用,课堂没有用。我们看到全球都是这样一个趋势,在未来十年里边,也根据预测将会有更多的60亿人将会有更多时间用手机,所以这些人他们自己也会用高科技,我们怎么样利用他们手里高科技去服务于教育的目的?这是我们政府和教育者要思考问题。

 

第二个变化趋势就是数据,大家提到现在都是收集TB级别数据,比如慕课这块儿的工作。我们怎么样从这些数据当中获得信息?在一个常见教室当中教师站在讲台讲座,不知道学生参与怎么样?不知道学生是否打开书本?写了笔记,我们现在有越来越多信息和数据可以去用,当然我们要充分利用数据带来的机会,怎么样和合作伙伴和私人部门进行分享,与社区进行信息分享也是很重要,希望社区当中的人还有学生家长能够知道学生在课堂当中学到了哪些?我们很多社区当中的人现在都是在利用这些新的技术,现在也有一些初创企业,他们非常具有创新精神,很多教育领域当中的创新就是始于这些传统和非传统的初创企业,大部分创新企业都是非传统的初创企业。实际上我们要欢迎教育领域当中的创新,要充分去吸收初创企业给我们带来的能量,我觉得在世界各地教育政策决策者都面临很多挑战。

 

每个学生他们都有笔记本,每个学校都是和互联网联结在一起,世界各地学校都是如此,这意味着我们可以进行大规模的尝试,只要我们决定去进行共同合作学习,就可以这样做。在中国所发挥作用是世界各地非常感兴趣的,在中国有着非常大的规模,可以有规模效益,对于世界各地都是非常着迷,非常感兴趣的。技术早晚有一天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可以充分利用技术去影响个人层面教与学结果。

 

最后我们看一下慕课,前面谈了很多关于慕课信息,慕课是涉及教育领域当中变革的一个比喻,我们可以有不同对于慕课定义,有些认为慕课是基本在线教学,有些人代表慕课代表五到十年前的状况,我们生活在一个创新时代,在教育领域当中我们必须挣扎着,努力去充分利用技术信息和政策决策者去思考怎么在促进信息技术发展?不管我们谈慕课还是其他一些教具应用的最新方式,实际我们都在谈这些信息通信技术。我觉得慕课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在教育方面用信息技术,也会有一些挑战,我们现在谈一些我们已经做的还是我们做得更好了?教具成本下降,我们可以覆盖更多人还是说我们现在做得事情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我觉得这样的问题应该能够启发我们接下来几个小时,甚至几天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思考。我们现在所作是否真的和过去不一样了?

 

据悉,”教育、技术、融资与政策——ICT和EMIS的应用及其政策影响“研讨会由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和世界银行全球教育实践局主办,创客总部和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承办,会期2天,包括世界银行中国局局长Bert Hofman、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执行会长闵维方、哈佛大学研究员Justin Reich、北京大学校长助理李晓明、北京师范大学校长助理陈丽、极客学院CEO靳岩、沪江网高级副总裁唐红浙等政界、学界、商界人士联袂出席,分享在各自领域的教育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