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世界主人翁需要什么样的教育?

导读:对于70、80后来说,进名校、入外企、做公务员,通过个人努力,按照既有规划路径,我们总有机会实现父辈所期待的中产生活。“未来是一个高度关联、无孔不入的智能世界。而我们的孩子,他们面临的环境和竞争会远远超出我们这一代人的经验可以理解的范畴。”职业规划师古典的这篇演讲实录描绘了未来30年孩子所面临的职业世界以及他们所需要的教育,或许不仅对孩子,对我们了解当下也很有帮助。

 

333

 

以下是演讲实录:

 

2040年的职业环境将从信息时代转向概念时代,改变会更多、更猛,更快、更不可测,是以幸福与自我实现为核心的生涯。我们都希望孩子不要输在起跑线上,那么我们当下对孩子的教育,真正能够让他们胜任这么一个理性减退、概念增加,专业、行业、职业都迅速变化,真正追求幸福,而不是追求成功的年代吗?未来世界的主人翁到底需要什么教育呢?

 
什么是教育?

 

在一开始我先来谈一个问题,就是教育的英文单词Education是怎么来的。我在新东方讲过词汇,这个单词是苏格拉底发明出来的,是三个词根的拼写,前面那个“E”是向外的意思,“duce”是引导,“tion”是名词,引导出来。所谓教育就是把一个人的内心真正引导出来,帮助他成长成自己的样子。

 

讲个故事,能更好地阐释“leading out(引导出来)”。美国联邦大法院前坐着两个人,4岁的黑人小姑娘和她的母亲,她们高兴地举着一张报纸,上面写着:最高法院今天禁止在中学发生种族隔离制度。

 

这张照片摄于1956年,那一年小姑娘想去社区里的白人学校被拒绝。因为当时白人学校和黑人学校是不能混合的。小女孩的父亲是一名律师,愤而起诉。官司一直打到美国联邦大法院,六位大法官坐到一起讨论,把黑人和白人隔离开来到底是否违背美国的宪法。这也是心理学第一次作为测量学科被引证。通过实验看到,当把白人和黑人隔开来之后,虽然孩子只有四岁,依然可以清晰地认识到,白人比黑人好。

 

这引起美国著名的1956年教育法案的修改。法案执笔人布朗第一次清楚地在法律文件中阐明了教育的观点:教育是帮助一个孩子在未来的生活中更成功地寻求自己的幸福。值得注意是,是他本人的幸福,不是他家庭的,也不是学校的。当我看到这句话时热泪盈眶,终于有一个人告诉我:我从小到大所受的教育,不是为了成为一个社会机器的螺丝钉,而是为了leading out(引导出来),让我心里那个最好的自己走出来。教育应该是倾听孩子的声音,帮助他成为他自己,帮助他在未来生活中找到他要的幸福。

 

未来将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现在我们所有的教育都希望孩子不要输在起跑线上,但我要问的是,未来的世界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各位有没有意识到,今天的小学生真正在人生顶峰、最需要小学所教的能力,是什么时候?其实不是对付高考的时候,而是35岁左右,在他职业最顶峰,最需要运用从小到大学习的人际技能。所以今天所讲的人才,是要适应他35岁也就是2040年的社会,而不是适应16、18岁高考时候的人才。

 

2040年,首先信息时代将转向概念时代。

 

这张图片是棋王大战深蓝电脑,一台计算机跟一个棋王下了6盘,3比3仍僵持不下。另外一张图片是,四年前富士康痛定思痛,决定把整个富士康机器人化,这些机器人24小时不眠不休也不会跳槽又不会抱怨,还不会要求涨薪。

 

信息时代的很多重要工作,在未来20年会极大程度地被电脑所取代,而到那个时候,所有做这些工作的人都有可能失业。比如现在很多人都趋之若鹜的银行柜员,五年、十年之后,这个职位就会越来越少,如果你没有别的技能,会非常尴尬。

 

逻辑分析能力是信息时代的核心,而概念时代所需要的是高概念化、高感性的人才。举个例子,麦肯锡是全世界最大的企业咨询公司,1993年员工有67%是MBA(工商管理硕士),2003年这个比例已经降到了41%。现在10年过去了,还在继续往下降,那么是什么人填补了麦肯锡这些头脑一流的MBA呢?麦肯锡增加了很多MFA(Master of fine art),即艺术硕士,他们意识到调查报告必须要用艺术的方式来表达,于是很多艺术硕士慢慢替掉了工商管理硕士。

 

信息时代向概念时代推进的时候,那些原本仅靠知识和逻辑工作的人,基本逐渐就会被电脑所替代,越来越贬值,而那些只有人发挥创造的工作,才能真正的做起来。计算可以被电脑完成,但是创意不能。

 

第二个改变就是改变将会更多、更猛,更快、更不可测。

 

2010年,中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是2.97年,世界五百强是40年,世界一千强是30年,而我们的职业生涯一般有多长呢?如果25岁参加工作,65岁退休,那就是40年。这意味着如果你一毕业就创业,一创业就创成了世界五百强,那么在你退休的那一年,公司正好倒了。

 

所以当世界五百强都只有40年寿命的时候,你就会更明白,未来的孩子不可能不换工作,他这一辈子一定会至少换五到七份工作,而且换两到三个行业。其实不仅公司命短,行业的命运也如此。一辈子在一个公司、一个行业会变得越来越难,如果我们还教孩子在大学期间,学好一个专业,将来将无法适应这快速的转变。

 

第三个改变是以幸福与自我实现为核心的生涯。

 

2008年中国人均GDP是3400美金, 2013年人均6470美金。预计到2016年中国人均平均GDP将达到8000美金,2025年中国和美国人均GDP将会接近,2040年将会持平。但很遗憾,从上个世纪1994年开始,中国人的平均幸福感没什么明显上升,甚至有几年还会下降。

 

经济学上有一个重要的现象发现,3000美金是一个国家开始现代化的界限,意味着一个国家和民族挣脱了贫困,开始过得小康和幸福,所以中国大概是2008年的时候过了小康。8000美金也是经济学上公认的拐点,这个点之后,幸福和经济收益没有显著的正相关,也就是说再过一两年我们不管怎么挣钱,都不会过得更加幸福。我们的幸福感不会随着我们的收入开始上升了。

 

所以我想下一代人,一定不会像我们这代人,追求房子,追求安全感,追求生存,追求赚钱,他们会去追求什么?他们会真真正正的代替我们开始追求幸福,我们这一辈子觉得有点小奢侈的话题。这其实也符合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马斯洛的需要层次分成三个:底层的生存、中间的社交和高层的自我实现。人的主要需求是出现在14到18岁这段时间,他的需求会慢慢固化下来。

 

我们的父辈60后主要有什么需求?他们童年经历了自然灾害,经历了文革,所以这拨人最核心的就是生存需求和尊重需求。

 

70后前半段的人存在着理想主义,因为那时候谁都穷,但后半段的人就开始下海了,开始追求成功,所以70后是中国最纠结的一代人,他一会儿特别浪漫主义、诗人,一会儿又挣钱,是最纠结的。

 

90后完全不一样,90后有没有安全的感受?有没有被认同的需求?90后是第一批公开在网络上承认自己是脑残、屌丝,承认对方是女神。一个人的内心要极其的强大,才敢自贬到这个样子。

 

90后早就被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六人天团天天关注,认同感已经爆棚了。所以90后就呈现出强烈的自我实现需求,虽然这很困扰着我们,但如果把整个家族作为一个人来看,其实90后是实现了整个家族从开始的安全感走向自我实现、被认同的需求,虽然有一点稚嫩,但他们去追求个人成长和存在感是历史趋势,与外界的环境完全符合。

 

你觉得你的教育符合这个年代吗?你对于孩子的教育,能够让他们胜任这个年代吗?胜任这么一个理性减退、概念增加,专业、行业、职业都迅速变化,真正追求幸福,而不是追求成功的年代,你的教育胜任吗?

 

未来世界主人翁需要什么教育?

 

第一,从理性到感性。

 

著名未来学家丹尼尔•平克说未来将需要六种技能:设计感、讲故事的能力、整合事物的能力、共情能力,还需要你会玩,需要找到意义感。

 

简单说,2040年当我们和美国人均GDP持平时,活的很好的人应该是这样:有品位,会讲故事,能跨界,有人味儿,会玩儿,而且有点自己的小追求。

 

如果在90年代,可能家长们会建议儿女们选择公务员、银行柜员和土木工程师。因为一技藏身,有一个组织和单位最安全。近些年家长会鼓励孩子去读国际贸易、金融和计算机工程。

 

但在2040年,社会中最核心、最优秀的一群人,在我看来一定干着像产品经理、导演、旅游设计师这种人文和科技交融的职业,这种职业才是未来的大趋势。

 

第二是从规划到创造。

 

我们先看一个著名案例,1953年哈佛大学曾做过一个关于目标对于人生结果影响的调查,发现27%的人没目标,60%的人目标模糊,10%的人目标清晰但比较短期,3%的人目标清晰且长远。

 

25年过去,调查发现目标越长的那群人活的越好,目标清晰且长远的3%成为顶层,而27%没有目标的人活得很糟糕。但经过调查证实,这完全是一个从头到尾编出来的故事。

 

编出来的故事为什么那么流传盛广?因为符合我们对于错误的判断,我们总是希望未来被计划、规划、设定,父母亲希望孩子能够很早就定下来,不要动。

 

在我看来,未来你给孩子最大的伤害,莫过于在所有需要做最重要决定的时候不让他做,小学不让他做,大学不让做,找男女朋友不让他挑,房子不让他选,工作帮他找好了。于是到他35岁那年,真正面临他的职业变化的时候,你什么都不懂,而他一次都没有做过选择。

 

今天一个真正比较恰当的人生态度是适应比规划更重要,我们应该鼓励孩子们定一个三到五年的计划,然后有极强的跨界整合的能力,保持好奇,拥抱变化,在恰当的时候可以创造自己喜欢的事业。

 

第三个趋势是,一定要让孩子拥有幸福的能力。

 

在一个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功的世界,一定要让你的孩子拥有幸福的能力。所谓幸福是有意义的快乐。有些人可以把兴趣变成自己的热爱,还有些人找到工作背后的意义感。所有这一切都能让你觉得工作虽然不是最成功,但一定更加幸福,因为在今天这个网络时代,没有一个人看到自己是最成功的。

 

再讲一个真实故事。我有一个朋友是老师,有一天他在一个小饭店吃饭,走进一个中年人,提着小提琴,旁边跟着一个小姑娘,一看就知道刚参加演出,但这个小姑娘嘟着嘴不开心。原来这个小姑娘刚刚参加小提琴三级考试,没考过。

 

她父亲对她说,爸爸当年给你报这个小提琴班,不是为了让你过级。爸爸就是希望有一天你长大了,我不在你身边,你觉得不开心了,把琴箱打开,给自己拉一曲,那个熟悉的音乐走出来,环绕着你,就好像爸爸还在你身边一样。我就希望你有一个这样的爱好,能在这个时刻陪伴着你。我那位朋友听完很不争气的哭了。

 

所以我想,让自己幸福的能力也是极其重要的。尤其在未来信息透明,不可能人人成功的世界,你一定要帮你的孩子拿到这个能力。

 

最后总结,我觉得未来主人翁需要有这么几个技能。

 

第一个有感性的思考力,而不仅仅是理性思考力。第二应该有生涯应变能力和创造力,多于规划能力。第三个应该有让自己幸福的能力,让自己成功不成功的时候都能幸福,从强到美是未来孩子培养的方向,我们要培养很多美的人。

 

最后我要讲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故事。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爱因斯坦,上世纪60年代,有一位普林斯顿大学的学生,他是校报记者,有一天接到一个任务去采访爱因斯坦。而恰巧这个家伙是物理系学生,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物理系的学生能够采访到爱因斯坦,他激动坏了。他看完了爱因斯坦所有的访谈,发现没有一个问题是真真正正懂得科学的人问出来的,他发誓一定要作为物理系的学生问爱因斯坦一个真正智慧的问题,挖出爱因斯坦真正的智慧。他在一个庞大的图书馆里读书,巨大的天顶,读到凌晨两三点,突然一个灵感击中他,想到一个绝妙的问题。他小心翼翼把这个问题抄下来,对折再对折,放在衣服兜里,捂着回家睡觉。

 

第二天下午两点半,他去找爱因斯坦。跑到爱因斯坦的小楼敲门,门开了,爱因斯坦就站在他面前。跟照片一样,爆炸头,身着睡衣,踩着羊毛拖鞋。爱因斯坦左手拿着个烟斗,冲他点点头,示意他进去。这个年轻人跟他一起走过走廊,进入客厅。客厅大概有十多平米,有一个沙发,沙发旁边有一个咖啡壶,正在煮咖啡,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整个房间弥漫着神奇的咖啡和烟草混合的味道。很多年以后,年轻人回想起那天的下午,他就想起烟草和咖啡的混合味。

 

爱因斯坦坐定,年轻人问:作为当代最伟大的科学家,你觉得什么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科学问题?我不要你有答案,我只想知道什么是这个年代最重要的科学问题。爱因斯坦说,嗯,这是个好问题。年轻人很高兴,心想我难倒爱因斯坦了,于是等着爱因斯坦回答。爱因斯坦闭着眼睛,时间过得很慢很慢,灰尘在光线里面飞,房间弥漫着咖啡豆和烟草的味道。

 

大概过了15分钟,爱因斯坦看着年轻人,眼睛里闪烁着光芒。年轻人知道他有答案了,他问答案是什么。爱因斯坦说年轻人,如果真有什么关于最重要的科学问题,我想就是这个世界是善良的还是邪恶的。这个年轻人说,爱因斯坦先生,这难道不是一个宗教问题吗?爱因斯坦说不是,因为如果一个科学家相信这个世界是邪恶的,他将终其一生去发明武器、创造壁垒,创造伤害人的东西,创造墙壁,把人隔得越来越远。

 

但如果一个科学家相信这个世界是善良的,他就会终其一生去发明联系,创造连接,发明能把人连得越来越紧密的事情。说完这一切,爱因斯坦闭上眼睛,这个年轻人知道他拿到了答案,他轻轻起身,穿过那个长廊,把门带上,这个答案第二天在报纸上登了出来,也影响了很多人,而这个年轻人后来就是互联网的创始人之一。

 

所以我想说,在职业生涯方面,如果有什么最重要的问题,我觉得不是技术,也不是未来需要什么能力,也不是我们有什么技术方法,而是你对于未来的信心是什么样子。

 

一切都是面向未来的,所以你对于未来世界的信念就是最重要的教育信念。如果一个家长、一个老师相信未来是善良的,那么他就教孩子们去打开可能性,去创造可能,去尝试更多,去体验精彩。

 

但如果一个家长和老师相信未来是灰暗的,就会教孩子保护自己,开始死读书,熬过那些考试,找一份安稳的工作,做一个老老实实又平庸的人。

 

所以我想说,你对于这个未来世界的判断其实是关于生涯教育最重要的话题。

 

我有了自己的答案,所以我写给自己一岁女儿的信中说,亲爱的弯弯,希望你活的认真,活的精彩,跟自己比,希望你过上我从未理解、也未曾看见的生活。也送给所有人!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奇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