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学习太无趣?不如开发个app来玩耍

A geography lesson in a classroom

 

一提起地理科,很多大人会说“死背就好”,它只是社会科的三分之一,占分不重。但在新竹光复中学有一位狂热的地理老师,不但和学生一起开发出“翻转地理教室app”,还带着一群学生登上合欢山,在实察中印证课本上教过的知识,让学生惊呼:“原来比例尺、地图判读真的有用!”

 

教书历史只有三年多的洪敏胜,年轻有活力,本身就热爱山林与大自然,也热衷学习各种最新的传播科技,做为引学生入门的媒介。

 

受到近两年来国内教育圈吹起的翻转风潮召唤,二零一三年七月,洪敏胜在脸书成立了“翻转地理教室”社群,并建构教师集体协作平台,藉此号召更多老师,将所有的自编讲义、教学影片大方公开,与全国地理老师分享。

 

但是一个人的力量真的有限。洪敏胜虽然找了几位大学、研究所的同学、学长加入社群经营,内容还是显得单薄。他只好发挥愚公移山的精神,先把高中地理上下册的教材编好、上传,同时录制教学影片,有时间就录一点。到目前为止录了几支?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二十七支。

 

这看起来并不惊人的成绩,却是洪敏胜牺牲休假与睡眠时间,一点一滴累积起来的。

 

多媒体,让抽象地理看得见

为什么愿意这么做?洪敏胜观察,不论国、高中部学生,对于影片、图像都比平面的书本兴趣高。再加上地理科有许多抽象的概念,像是洋流、经纬度、等高线等,看不见、摸不到,许多学生根本无从想象,这是大多数学生面对地理科的困难所在。

 

透过影片中的图解、动画,有可能让生硬难解的专有名词,变成活生生立体的形象,一次解决这些让学生困扰的问题。

 

洪敏胜只要事先搜集并备妥资料,原本一堂课四十分钟的内容,可以浓缩在十八分钟的影片中讲完。他让学生在课堂上看片,再分小组讨论,最后回答问题。为了提高学生抢答的乐趣,他还用心制作了简易版的”实时反馈系统”,各组只需举起代表不同答案的图卡,老师用iPad一扫描,就能马上看出每一组甚至每一个人的学习状况。

 

有了好的教材,如何让学生可以更亲近、更便捷的使用呢?一直在有限资源下寻找出路的洪敏胜,发现光复中学高中部三年级有一位计算机神人,于是商请他出马,为学弟妹制作一个“翻转地理教室app”。出乎意料,这位同学当天下午就马上交件,后来师生一起做了些调整,很快的在一周内重新上架。经过这件事让他发现,学生其实很有解决问题的能力,老师反而可以退居幕后,为他们创造表现的机会。

 

洪敏胜刚到光复时,地理科只有他和另一位代理老师,没有资深前辈可以请教,也没有伙伴可以讨论。后来他开始在网络上分享教案,出发点竟是”想试试看我写的讲义,别人爱不爱用”。洪敏胜慢慢的建立了专属社群,在其中找到不少地理界的同好,终于让他不再孤单。前行的路上,有了陪伴与后援的力量。

 

走出教室,把地理知识用出来

除了课堂上用科技翻转教学,洪敏胜更希望把学生带出教室、带进山林,让地理知识可以活用。

 

他大胆提案,号召师生一起登合欢山,途中随时展开跨领域的“户外教学”。例如:历史老师在雾社事件发生地,说日治时代的故事给孩子听;生物老师随机介绍各种蜘蛛品种;地科老师邀请大家细心观察山区地质。学生们听得津津有味,老师们更大呼过瘾,简直就是一次生动有趣的户外教学。

 

地理老师洪敏胜则示范迷路时,如何根据所处地点的坐标,发出求救讯号,这牵涉到地图判读能力,还要运用比例尺计算距离。

 

当学生真实体验到,地理知识在紧急时刻可以救命,就与生活产生了强力的连结,再也不会说对地理科”无感”了。

 

打开计算机,洪敏胜桌面出现的是导演齐柏林作品《看见台湾》的空中俯瞰图,那片绿油油的田地,诉尽了这位地理老师的山林之爱。洪敏胜满腔热血,想带领更多人一起走进大自然,他在课堂上努力的,是将山野教育融入课程;走出教室,则要让下一代学生化知识为行动,一起来守护台湾的山与海。

 

(资料来源:   亲子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