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关于中国教育缺失什么的激辩

11D3256908562A3A4CE9C2D730AAABAE

 

中国教育缺失什么?每个人有不同的答案,我的答案是一样的——让每一个人具有思辨能力。只有具有了这种能力以后,我们看待习以为常的东西、看待外界获得的大量信息时,就不一样了!Life峰会分会场就如何培养思辨能力展开激烈的辩论。

 

思辨性思维就是敢问“为什么”

谢小庆(北京语言大学退休教师):语言大学号称小联合国,全校有一百多个国家来的学生。我对中国和外国之间的差异比较关心,凡是对中国和发达国家的教育了解的人,都会发现二者最大的差异就在于审辨能力,我把它称之为审辩思维。外国小孩的最大特点就是问家长或者老师“why”,而我们中国的小孩说什么?——“yes sir”。在中国,父母把孩子送到幼儿园门口,最常用的一句话是“听老师的话”;但在西方他们会说“过一个精彩的一天”,这个区别是非常重要的!

 

我的教育方向是教育测量,也就是考试。对于考试,美国人因为考试剥夺了我上学或者就业的权利会质问:何以见得我考不好这个考试,我就找不到好工作?何以见得我不考试,我就不能结业?如果拿不出证据,说我是黑人,我就告你歧视黑人;说我是妇女,我就告你歧视妇女。在中国,我们做考试的关注的是有效性、公平性;而美国考试的机构最关心的是在法律上能够自我保护!他们最担心的是考生告他们,因为美国的教育在扫荡孩子问问题上,简直是太差了!孩子大学毕业还在问问题!我们都扫荡掉了。

 

李庆明(宁波滨海教育集团校长):现在很多人都读弟子规,孩子们过了一遍24孝之后,清醒的点破了它的内容,这不是杀人犯吗?但是我们平时天天念的时候有多少人质疑他?儿童的思维是清醒的、本源的、最贴近哲学的。

 

魏勇(北京十一学校历史教师):我们怎么判断信息的真伪?批判性思维有一个概念,人通过主动的思考,对于所接受的知识和信息的真实性,精确性以及理论论证进行独立的判断,并对于自己选择相信什么和要做什么做出合理决策的思维认知过程,这里面首先第一个步骤是真实性,一个故事如果让我告诉学生的话,我肯定不会跟他说是不是真实的,我会告诉他判方法,我们判断信息真实性的时候要从这几个角度,常识、科学、逻辑、更重要的是这个事情完全可以从你自己人性的角度来认识。另外还有这个事情的出处、源头去判断,很多时候我们网上以讹传讹很多的信息,你只要找源头就能发现它的真伪。还有,你可以反思逻辑是否能够支撑。

 

互联网对思辨性思维的培养是否有害

顾远(Aha社会创新学院创始人):审辨性思维本身是一种能力,公共决策也是一种学问。我们说今天是信息化的时代,互联网非常普及,信息无处不在,唾手可得。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孩子们这种情况究竟是有助于提升孩子们的思辨能力还是对他们的思辨能力会产生消极的影响?从另外一个角度也是价值取向,20世纪科学技术做的好事不多,科技本身就有恶,现在电子产品的更换,人们对它的迷恋,跟中世纪对神的迷恋没有区别,跟吸毒没有什么区别。我部分认同“科技有恶”这个观点。《科技想要什么》一书中提到科技变成了新的生物体。到底人控制科技,还是科技控制人?

 

魏勇:关于电子产品及阅读问题的问题。我们每个人都面临碎片化阅读和思考的问题,我不否定科技,但我也不是全部肯定。顺便说一下,我们的教育往往要从自己的体验出发,而不是从理论出发。从我自己出发来谈这个话题,我发现在这样的科技阅读的时代,有可能确实我们的智商会下降,因为我们科技阅读大多是那种短时间的阅读,文章作者从起点到最后得出观点,为了节约时间,因为他知道大家的阅读习惯,省略了很多需要推敲的细节,只有一个大致的步骤,如果我们习惯了这些东西,我们的智商会变得粗糙。

 

更重要的是,会使我们丧失饥饿感。什么意思?我们饿的时候,都想吃东西,电子阅读某种程度上就是快餐,如同汉堡包,我们吃了之后就没有饿的感觉了,这时候纵然面前有满汉全席你也不想吃了。天天上微信,我自己的体验是什么?我很难静下心看这么厚一本书了,没有冲动了,哪怕周末的早上睡觉睡得很好,起床后第一想的事是刷一下微信圈。普沃斯基的《民主与市场》,讲拉丁美洲的民主政治为什么会出问题,这本来是我感兴趣的,但我买了一个月也没有心境阅读,因为你没有饥饿感,你已经提前被这些碎片的阅读给填饱了。

 

培养思辨能力,从儿童的哲学教育开始

李庆明:儿童的求知欲,自由游戏的心态是非常符合哲学产生的情景的,儿童本原性思维,灵性思维、直觉思维和纯粹思维更向一种非二元对峙或者分离的现象学哲学思维。为儿童进行哲学启蒙教育并非不可思议,恰恰是植根于儿童的哲学天性的。马修斯说过这样的话,我不是说儿童就一定比大人来的强大,但是儿童的哲学所拥有的迫切、自然天成值得我们喝采,也有助于领略成人哲学和哲学本身的逸韵。

 

我在南京给学生们上了一堂哲学课“愚昧”。我问了一个问题,我问孩子们最聪明的人是谁?他们的答案是学习好、成绩好,这些显然是被老师影响和被家长影响的。之后,我又问什么样的事让你会越学越笨?那孩子厉害了,马上老师成攻击目标,做不完的作业,一大双休日就送到培训班去了,越学越笨!

 

这是没有知识的愚昧,还有一种愚昧我不太懂,先让你们看希特勒,我说知道这个人吗?孩子们说他是杀人魔王,当然这也是被老师和家长影响之后的答案。但有一个男孩说希特勒很能治理国家的,否则他当不了元首。于是我给孩子们看了一组图片,是关于德国青年团,少年队,如何膜拜他;男女老少都拥护他。因为有了“群众基础”,其中不乏很多受过社会教育的人,他们是有知识的,比如科学家。我说我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子,他们不也是另外一种愚昧吗?孩子就开始思考,有一个小女孩说,我就是太相信它了,我说什么叫太相信?那小孩说“迷信”!我说不错,讲好了以后这个历史已经翻过去了,但是还有很多的迷信。他们说这是愚昧,大科学家也是愚昧?他们说:是愚昧!这就是反思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