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教育是“互联网+”最大受害者

俞敏洪

教育是互联网+的最大受害者”,4月21日,在“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 焦点论坛上,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如是说。

 

当日上午,俞敏洪和信中利资本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汪潮涌,中国宽带资本董事长、亚信集团董事长田溯宁,用友网络董事长王文京,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创始人、正和岛创始人刘东华以及IBM高级副总裁王阳围坐论道,就议题“‘互联网+’会给产业带来什么?”发表看法。

 

俞敏洪表示,互联网的发展打破了教育的门槛。“我们原来想听哈佛大学教授的课,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而现在,教育无处不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进行”。他透露,新东方正在与教育部联合开展工作,利用互联网,把优质教育送入中国贫困地区,“只要有一个助教,就完成了跟面对面教学差不多的教育”。

 

但俞敏洪同时也认为,教育是互联网+的最大受害者。在他看来,真正的教育是要从思想上改变一批人,并由这批人引领世界发展。而互联网的出现,使得教育变成了表面浮华的信息获取过程,“这是几乎不能被逆转的”。俞敏洪建议,在互联网无所不在的年代,必须倡导“深刻教育”。

 

以下为老俞发言的文字实录,有删节,未经本人审阅:

 

真正的互联网家有田溯宁在这,还有小米的老总,小米真的是把互联网用到了极致。教育行业最近比较热闹,尤其一年多来,大概光是基于在线教育的公司,成立了大概有好几万家,也有不少机构打着要颠覆新东方的旗号,有的基本已经打了两年,现在差不多到了被颠覆的边缘,但是好像不是被别人颠覆掉,是我们自己颠覆自己。谁说过一句话,与其被别人颠覆掉,还不如自己把自己颠覆掉。

 

从大的方面来说,其实现在说的“互联网+”,应该加上移动两个字,其实是“移动互联网+”。互联网在1995年进入中国,到了2000年以后,我们在PC端已经非常成熟了,为什么一直到了2010年以后,实际真正爆发是到了2012年以后,才爆发出来了这种移动互联网的焦虑症,是因为突然我们发现我们随时随地的用一台手机,就可以获得我们需要的所有的信息,以及购买的所有物品。现在包括电影票,我全是在我的手机上买的。所有的支付,包括给新东方所有的高管送鲜花,给我家里的孩子生日的时候送东西,都是通过网上微信支付,支付宝就过去了。原先我给新东方的高管们,邮件处理基本上90%的工作都在邮件上处理,现在我是全国通过微信来处理,除非特别机密的东西,邮件你发送的可能到第二天、第三天才能反映,所以工作效率大大的提高。

 

但是从教育这个领域来看,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原来要想听哈佛大学教授的演讲讲课,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你必须完全首先注册进入哈佛大学,而你进入哈佛大学门槛是如此之高。但是哈佛大学最优秀的教授的课程,几乎80%、90%就已经在edX系统里面了,你注册edX其实都是免费的,只有你把这门课上完了,最后参加考试,获得证书,才要交50美元。而在哈佛大学校园本身听同样的一门课,学生大概要交1500美金到2000美金,汪潮涌原来交过不少这样的钱。

 

教育无处不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在,未来随着4G技术的发展和移动互联网快速通道,宽带田溯宁在这连接,你爬到喜马拉雅山顶上,也能够听到所有教授的讲课。所以对教育来说,已经没有了,因为我们现在跟教育部在做一件事情,在中国最贫困的地区,优质教育不能达到的地区做一个连接,为边远地区中小学布局以后,把新东方和其他可能收集到的最优秀的教育资源,给它输送过去。而在那只要有一个助教,就完成了跟面对面教学差不多这样的效率。

 

但是坦率地说,“互联网+”的出现,受害最大的也是教育。为什么呢,因为教育由于变成了一个无时无地都可以接受的这样一个东西,所以把教育的本质一部分给抹杀掉了,我们教育变成了一个表面上浮华的获取一些知识和信息,但是实际上真正的教育是改变一批人的教育,从思想上、境界上、深度上改变,并且由这批人重新引领世界的发展。

 

所以大家都知道,为什么在古代的时候,特别容易出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甚至伟大的科学家,是因为他们能够经受信赖,不受干扰的,不断进行研讨以后,往深入方向走。但是现在在互联网的这个时代,这样的教育模式越来越被冲淡,而无限制的推崇信息的教育模式越来越被推崇,这个是几乎不能被逆转的我觉得。

 

所以在未来在互联网无所不及的年代,在教育体系中,有这样一个精神的,并且排除干扰的,可以面对面探讨的,并且深入探讨的互联网系统,其实就变成了一个国家战略。因为我始终相信,整个的社会是被一部分觉悟了的精英分子所引领向前的。但是这样精英分子的产生,必须是深刻教育的结果,这是我个人的,可能是大家会反对的一个想法。

 

其实问大家一个问题就会明白,为什么在互联网上面,我们这些人的讲话,都能看到的情况下,还要不远千里地来到沈阳来,跑到这样一个密集的房间,面对面地交流,是因为你觉得这样面对面的交流,可能会留下更深刻的东西。

 

从整体来说,对于新东方来说,刚才田溯宁讲到了工具和本体的东西,作为工具可以扔掉,而本体是业务发展的不可分的一部分。从这个方面来说,大部分情况下,任何产业,其实互联网已经变成了本体的一部分,因为你是没法扔掉的。因为原来新东方的教育体系,学生走进教室,我派了一个老师,最后学生说新东方好,再来一批学生。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我们离开互联网是完全转不动了,学生和老师的互动系统,老师和家长的互动系统,学生自我推送系统,所有的自我评判系统,以及学生对于成绩的统计系统,全部在互联网上。我们所有的老师都知道全国同类老师,1000个老师都是在教高中英语的话,他知道自己在高中英语打分多少,他教了多少学生,他教的学生在新东方排位是多少。这种东西就是全世界互联网畅通才能够发生的事情。

 

在教育领域中间,到底是线上教育好,还是线下教育好,是大家反复讨论的话题。其实这个话题讨论了整整两三年,最后我个人认为实际上只有O2O融合才能带来最好的模式。比如新东方,不光是课程上线,管理也在上线,但是也有很多原来做纯粹线上教育的公司,发现没有完成闭环,所以不少公司现在在地面开点。为什么在地面开点,因为地面带有重资产的模式,为什么要开,他们发现只有地面上的环做了以后,线上的环才能完整,当然要不要有纯粹的教育,要有的。

 

我把教育简单粗暴地分为两种人群,18岁以上的人群和18岁以下的人群。我曾经在中国最好的高中调研,问高中生你们喜欢学习吗,只有10%不到的学生举起手来。如果没有家长强迫,你还喜不喜欢学,大家都不举手。你为一门课疯狂,为语文课疯狂,为一门课举手的人也不到10%。大家知道线上教育,主要是急于学习的自觉学习能力,才能产生效果的一个教育,因为在教育中间,效率是不管用的,尽管刚才文京讲到提高效率,在工厂效率非常重要,但是在学习中间,效果是很重要的,不管你效率多高,哪怕用半个小时讲完了两个小时应该讲的东西,但是学生的效果没有达到的话,你的效率就等于是负面的作用。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对于18岁以下的孩子来说,我们后来发现最好的方法,依然是你能够强制性的把他按到某种特定的环境中去,让他完成必须完成的任务,这一点靠自觉学习的移动互联网上真的很难完成。但是18岁以上的孩子,就是自觉学习人群,你们到这个会场来,没有一个人强迫你来,是你自己要来的,没有人强迫你来,为什么,因为你从心里想学东西。18岁以上,凡是想学的,一定是自觉学习人群,所以用互联网就没有问题。

 

新东方的颠覆是18岁以上的人群,今年开始,所有18岁以上的学习的课程全部上线。但是在线下形成俱乐部式的学生可以互动的系统,18岁以上的还是线下为主。互联网要看哪个是加的,那个是主的。“互联网+”教育领域,依然是本体加工具,我认为是这样的概念。

 

刚才讲到焦虑,我再讲一下,为什么焦虑,焦虑就是你在自己的系统内,发现没法维护自己的生态系统,会被外部的生态给颠覆掉,这个时候你才会焦虑。当你自己在系统内完善的时候,就不叫焦虑,为什么所有的手机厂商会焦虑,是因为小米产生了颠覆性的模式,就是玩的不是手机,或多或少我是会焦虑的,因为教育模式极有可能被颠覆掉,能颠覆你的人,永远不是你眼中看到的敌人,你眼中的敌人是颠覆不了你的。

 

所以你搞不清什么时候会有新模式,因为互联网让这个世界千变万化,无所不能,如果你只是讲究变化的话,那是没有着落点的。所以刚才在吃早餐的时候,我孩子讲了一句话,对一个老外。我说当你遇到一个反复无常的女性的时候,你讨好她的唯一的方式,就是坚定你自己的立场。因为她也反复无常,你也反复无常,到最后你会发现没有原点,没有中心点,你坚持立场的本身,是能够适应她的反复无常,只有在这样的你立足中心点的前提之下,也许你才能有取胜的可能性,我个人是这么感觉的。

 

俞敏洪·相关阅读:

俞敏洪:互联网下的教育思考

俞敏洪:新东方暂时没有A股上市计划

俞敏洪:决定孩子成功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

俞敏洪和“互联网之父”伦纳德•克兰罗克谈教育

俞敏洪:任何教育的目的都是培养完整的人

俞敏洪:新东方落后了吗?

2014国际投资论坛的教育界声音,来自俞敏洪、林仕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