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 Terra:机器人教育,教育的下一个风口

转载 0

萝卜太辣

 

“为什么看好机器人教育?”

 

对创业者张尧来说,这或许是个已经回答多次的问题。她听了,换了个坐姿:“这事的理由太简单了!”她加快了语速,语气热切起来,“因为这事我非做不行。”

 

这是北京初春的四月。在中关村大街一家咖啡馆,萝卜太辣北京团队做完一场名为“创客教育与机器人”的分享会。一年前,张尧与几位哥伦比亚和斯坦福大学的中国毕业生一道,在美国创办了教育科技公司roboterra。

 

生于硅谷,拥有完全自主研发的系列课程及机器人硬件套件,清一色海外名校教育背景的创始人团队,还有与美国多支本土高中frc(first robotics competition,针对世界青少年的机器人顶级赛事)队伍有密切联系……与其他机器人教育公司相比,roboterra自带浓浓的国际范和科技感。公司的中文名字被他们翻译成了“萝卜太辣”。现在,他们正将美国的机器人教育带回中国。

 

张尧是哥伦比亚大学教育经济学博士,也曾在咨询机构和投资机构研究过各类教育科技项目。作为专业人士,张尧关注一个问题——什么样的教育是好的教育。研究人员用了多个指标对教育的产物——学生——进行评价,试图发现“好”教育的密码。张尧说,最后的最后,所有指标指向一样东西——创造力。

 

“好的教育,应该能让人的创造力得到保留;让人知道怎么提出和解决问题。”张尧在美国看到了这样的教育:同样是十几岁的年纪,美国的孩子可能正结成团队为了让机器人能完成投篮、捡球的动作进行着头脑风暴,或者在机器人竞赛赛场上一展身手;而中国学生,可能只是刷着黄冈36套密卷,与高考大纲上的知识点死磕……

 

然而中国的孩子不缺创造力。好奇心的火种埋在每个人心里,只是得有什么东西,去点燃它。

 

张尧记得,有一次,萝卜太辣的教师在国内某中学给孩子们介绍传感器和执行器,让大家琢磨能够搭配设计出什么东西。一名初中生说,我妈妈开车时,喜欢在等红灯的时候玩手机,变灯了没法及时反应;现在可以在车窗上安一个传感器,探测到交通灯由红转绿,传感器将信号传导到司机屁股下的坐垫,让它震动作为提醒。“这是一个能够商业化的装置。”张尧说,“我们的孩子令人感动!”

 

科学,不再是冷冰冰的概念和术语,它具象为一行行程序,一段段电路和一个个控制器。“过去,我们通过做题来学习物理和数学。现在,我们做机器人就行。为了赢得机器人对抗赛的胜利,学生得用物理知识来分析自己机器人的合适重量,用数学知识来分析机器人的攻击角度,用计算机编程知识来给机器人输入正确的指令……

 

互联网+教育正在大热,创客精神也被重新强调。机器人课堂上,学生去动手,去尝试,去探索,去控制;甚至是,尽情地去犯错,去纠正——这,正是创客精神。智能手机和ipad不只可以作为工具,来参加网络课堂;还能作为控制中心,成为机器人的大脑。

 

“机器人的每个功能都由孩子自己设计和实现。与其说他们在上课,不如说他们在玩一场以机器人为道具的游戏,在游戏中‘做题’和‘创造’。”而这,也正是现在渐成趋势的“游戏化学习”和“体验式学习”。

 

萝卜太辣团队认为,机器人教育,或许是教育的下一个风口。

 

一些学校也和他们有同样的看法。萝卜太辣去年曾受邀参加北京的科普嘉年华,得到了一批媒体的关注。那之后,张尧发现,公司的邮箱里每天都会收到十几二十封来自国内中学的邮件。

 

“我是某某中学的校长,我一直想在我们学校推行机器人教育。你们的教材和课程安排是怎样的?能否进行合作?……”这些邮件来自大连,来自青岛,来自北京,来自上海……它们表达了大致相同的意思——我的学校需要机器人教育,应该怎么做?

 

张尧能感受到,国内一些优秀中学对机器人教育的需求热烈而迫切。普遍的问题是没有足够的教师。机器人教育类课程需要动用到机械、电子和编程等跨学科知识,单一学科背景的老师很难hold住。多年以来的校园教育都是纸上谈兵为主,突然要求老师围绕着实际操作来设计课程、布置作业,也是个令人头疼的挑战。因此,目前所谓的智能机器人教育,更多还是“竞赛”和“活动”导向,没能成为真正的“课程”。

 

“要让现在的中小学内部自己培育出能够教授机器人课程的师资,打磨出一套授课体系,还需要一段时间。”在张尧看来,这也正是第三方机器人教育机构的机会。“十年前,计算机课在中小学里还属冷门;但是现在,互联网火了,对人才的需求旺盛了,家庭自然也就愿意为此进行教育投资。机器人教育也是一样。”

 

未来要进入物联网的时代,进入一个人们可以自主配置自己身边物品功能的时代。各类奇思妙想生长,机器人时代也终于隐隐显露出它的面目。

 

张尧觉得,是时候了。

 

本文原载于科技日报,作者:张盖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