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仕鼎——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的重逢

林仕鼎

 

导读:在春暖花开的南方城市,全国近600位校长汇聚上海市格致中学——新学校研究中心第十一次实验工作会议在这里如期举行。来自不同地区的教育改革者交流各自的心得,分享教育教学实践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同样,也有来自不同行业的观察嘉宾,发表对教育行业的看法。其中一位便是从原百度云与大数据首席架构师到云校CEO的林仕鼎,他现场分享了自己的教育创业故事。

 

夕阳伴着晚霞,挂在天边,行路人无意间慢慢放松脚步,城市的此时此刻,总会激发内心深处的浪漫。这一刻,或许牵手爱人,或许肩并肩笑谈风声。当然,也可以是一位父亲带着女儿散步。

 

人们常说,灵感源于一瞬间。路过樱花树,一阵风吹过,将一树的樱花瓣吹到湖面上。女儿问,爸爸,樱花瓣为什么开在水面上呢。父亲说,因为有风啊,风把樱花瓣吹到水面上了。女儿惋惜地说,这风好像有点儿坏。受女儿的影响,理工科的父亲突然诗意大发,写下了一首诗:

 

满园芳菲居

一池樱花雨

小儿惜落英

恨风不解趣

 

因为女儿奇特的想象力,浪漫的父亲也充满了想象,可是一想到孩子即将进入学校,悲观的他瞬间又沉重起来:多少年来,学校对孩子的教育,不会强调想象力和好奇心,而默认分数成为最终的判决书,眼前的孩子在三、四年后,或许因为做作业,都没有时间跟着父亲一起散步,更不会转动着灵光的双眼,问这问那。想起这些,这或多或少地令他感到无所适从。

 

在极具TED风格的演讲台上,一位原百度T11级别的架构师,突然公开讲起了作为父亲的故事,令在座的观众陷入沉默。要知道,这些观众可是全国各地被称之为新学校的创新校长们。没有想到,一位叱咤大数据、云架构领域的商业人士,竟是作为父亲的角色,为帮助女儿保留住她的好奇心和想象力,选择了从未接触过的教育行业作为创业项目。

 

图片1

 

商业是最好的慈善

 

对在技术领域颇具影响力的林仕鼎来说,选择创业,也绝非易事儿。曾经有文章报道,称林仕鼎的云校,准备用十年的时间投入到基础教育,构建一所在云上的虚拟学校,为教育行业打造出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虽然消息一出阅读量直线上升,既有应聘者也有传统教育专家,更有希望工程的秘书长,纷至沓来,热闹非凡。可在这之前,只有两个人愿意追随这份情怀。

 

台上的林仕鼎讲到这些的时候,台下依旧沉默。因为大家都懂得,教育行业不是一个人或者一家企业就可以做成的事情,而选择K12基础教育,更是难中之难。原因是什么?林仕鼎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70年代,津巴布韦曾经颁布法律,捕猎大象是违法的。但这并没有阻止大象数量下降。其中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偷猎者还在捕猎大象,二是大象需要很多食物,但是没有人愿意去喂养。后来又有经济学家建议,把大象分给村民,允许捕猎,与此同时向捕猎者收取一定费用。看似残酷的建议,却使得大象数量回升。原因是什么呢?因为大象是每个人的私有财产,会保护他,喂养它,积极地配合警察防止大象被偷猎。

 

——商业是最好的慈善

 

11

 

如果这件事很容易做成的话,大概也轮不到我们来做

 

最初创业的那个时间,很多其他的机构找到林仕鼎,其中有做传统教育信息化的、有做培训的、有做内容的,他们都在说基础教育行业是很难做的,这么多年就几乎没有成功的先例,做培训、辅导既赚钱又赚名气,何苦啃一块这么难啃的骨头?这样的说法虽然加深了云校团队的思考,却丝毫没有动摇他们的决心,因为“如果这件事很容易做成的话,大概也轮不到我们来做”。

 

林仕鼎也提到了07年底他刚加入百度的事情。他一去到百度,就想要把百度的搜索引擎重新做一遍,这是一种很大胆的理想化做法。那可是一个最核心的平台,会影响很多人,所以做这个事情很困难,而且作为新加入的人来说也没有人愿意让他去做。那个时候,林仕鼎就不停地证明自己有这个能力,在小项目中团结一批盟友。同时,制定既可以操作的计划和解决方案,又考虑到团队的情绪,还有周边部门的利益。逐渐地,这件事情最终做成了,成果便是带来了百度搜索结果的大量增长。

 

所以,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项目之后,林仕鼎不再怀疑K12教育这件事情做不成,因为他有精英团队的技术支持和项目管理经验。他现场也分享了自己的项目管理心得。

 

图片2

 

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一定是一个坚定的现实主义者

 

情怀、理想本身是美好而又令人向往的事情,可是随着中国式复制,这些沦为概念,在各大街头被唱烂。就像海子的“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被消费了那么久。他的逝去,曾被称为理想主义的破灭。而现在,美好的时代给予了每一个人希望,也赋予每一个人更为现实的冲击,包括曾经在百度吃过苦头的林仕鼎。

 

他说,做百度云时,当时想法是把产品做成功之后,变成生态系统,想吸引更多开发者上来更好服务用户。想法也很简单,开发者——我们有最好的技术,很多开发者愿意过来;用户——拥有量级的用户。最终的效果却不好,原因很简单,我们没有照顾到各方面的利益诉求点。对于开发者来说,他们很大的动机是想要赚钱,但是我们并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设计机制让他们赚钱。所以我们又明白了另一个道理,不管是多美好、伟大的事业,首先得是一门生意。

 

一件事情,要做到让每个参与的人都能受益,这件事才能做成。不过很遗憾,在云校的创业初期,我们仍然轻视了这一点。我们的消息传播很广,很多人都来投简历。我们也面试了很多人,我们非常强调创业的意愿和教育的热情。可是,在薪酬体系方面,现金的比例却比较低。所以虽然我们面试了很多人,最终入职的人却不是很多,很多人权衡后放弃了。后来,我们就做了很多调整,包括薪酬体系,包括公司福利等等方面。

 

图片3

 

选择的自由≠自由选择

 

现场,林仕鼎坦言,为了激励大家,会给员工两个选择,期权和现金,很多人选择了现金。这令他非常苦恼。很多时候给出选择的自由并不意味着每个机会都自由选择。虽然有内心渴望,但是现实各种制约还是很多,很多时候没办法按照意愿来做。

 

在这里面,我们忽略了一个过程,不应该只提供选择,还要帮助他们完成这个选择的过程。有时候想寄希望于通过选择去考验一个人往往也只能让人失望。我们应该去创造更好的环境,设计更好的机制,让每个人光明的一面释放出来。这个跟教育里面充分相信每个孩子给他们空间、理解是一样的。

 

图片4

 

指数效应让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

 

每个人去影响周边的人,周边人再去影响更多的人,这种指数增长的效应会带来令人意想不到的效果。通过这种指数级的扩散,很多时候我们觉得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会得以实现。

 

同样地,另一个指数增长的领域是技术领域。和动物不同,人类的进步不是依赖DNA的继承和进化,而是依赖于知识的记录和传播。过去,依赖于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但沟通效率还是很低。但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智能设备的发展,我们沟通的方式和效率都会发生巨大变化。正是这种影响力传播、技术进步的指数级效应让我们对未来、对做成教育这件事情,充满了信心。

 

图片5

 

朴素的教育观

 

两百多年前的德国教育宣言说,教育的目的不是培养人们适应传统的世界,不是着眼于实用性的知识和技能,而要去唤醒学生的力量,培养他们自我学习的主动性,抽象的归纳力和理解力,以便使他们在目前无法预料的种种未来局势中,自我做出有意义的选择。

 

在林仕鼎看来,这种选择虽然由个人自主做出,但一定不是盲目的,而是基于对这个世界和社会的运作规律、对人性的理解,以及对未来趋势的研判做出的。做出的选择也一定能将个人利益和群体利益,乃至全人类的共同福祉结合起来。

 

这个世界是一个矛盾的统一体,正如他前面分享的多个体会,我们的教育应该让孩子们去经历并看清楚这一点。

 

从未在公开场合讲述故事的林仕鼎,这一次,带着云校,带着对孩子和教育的希望,侃侃而谈。我们似乎在他身上,看到了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的重逢。

 

本文系茄葩原创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