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培训业:看得见的未来,看不见的路

转载 0

教育培训

 

人们对教育的重视,助推着近几年来教育培训市场的井喷式发展。教育培训业,是众人可望见的朝阳产业。面对这么大一块儿鲜香可口的蛋糕,线上教育的“掺和”,各方资本的介入,开始打破持久的市场平衡。那么,未来教育培训行业,将是谁的天下?

 

是跨界打劫的传统产业资本(万达为例)?是技术新贵(BAT)?抑或是广大中小教育培训的区域整合(河南郑州的育汇模式)集聚出的“蚂蚁雄兵”?

 

“影子教育”,如影随形

 

4月15日,“亚洲教育年会暨中国教育培训行业管理与发展年会”将在郑州举行。此次年会邀请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司研究教育培训业的马克贝磊教授。

 

马克贝磊教授从1996年开始研究教育培训业,他把与校内教育如影相随的教育培训,称为“影子教育”,其发展在亚洲特别盛行。作为联合国官员和港大学者,他更愿意从公众利益与机构发展之间寻得合作方案。

 

“政府加大对教育的投入,会不会挤压教育培训业的市场?”这是中国培训机构校长很担心的一个问题。马克贝磊教授认为,不但不会挤压,恰恰相反,政府在主流部门中的扩张,可能会扩大教育培训业的规模(韩国的例子,取消了小升初和中考,反而迎来了更强大的小学与中学课外辅导市场)。

 

一个很简单的事实是,在望子成龙文化影响下的中国家庭,“用每一种可能的途径,来最大限度地增加子女的机会”这一观念根深蒂固。

 

双赢的“柬埔寨模式”

 

大家关心的另一个问题是,“培训机构到底可不可以用公办学校的教室?”马克贝磊教授提出了“柬埔寨模式”。

 

在柬埔寨,政府与社会培训机构之间的关系呈良性互动。政府鼓励培训机构发展,培训机构协助体制内教育,解决政府无力出资所做的“个性化补差”。

 

因此,在柬埔寨,培训机构的老师在双休日时,在公立学校上课,而教育局的官员每月检查,因为教育局已将各校推选的学困生,安排在这些机构上课,教育局要定期检查这些学困生的学习情况。而作为回报,教育局允许教育培训机构在双休日使用公办学校的教室,培训包括学困生在内的,希望接受校外培训的学生们。

 

线下PK线上:少说颠覆多合作

 

2015年,教育培训业进入深度调整期。

 

一方面,受教育新政、行业竞争加剧、房租和人力成本上升等诸多因素影响,传统教育培训机构普遍面临“招生难、校长累、利润低”三座大山,发展速度缓慢甚至停滞。另一方面,线上教育如火如荼。

 

线下、线上教育冰火两重天,已是行业不争的事实,但两者如何整合、融合,更好地促进教育培训业的升级与转型,成为众多校长关心的话题之一。

 

真正有发言权的,还是那些曾经在传统线下机构做过,又转移到线上教育的那批人,比如创办“跟谁学”的前新东方总裁陈向东,“爱乐奇”的潘鹏凯,都会在盛会上重点分享他们的观点。

 

中国在线教育市场很热,2014年投资达到高潮,但由于许多人并不懂教育规律,盲目进入市场,其提供的服务不能长久,因而被撞得头破血流。

 

因此很多专家建议,尽管2015年在线教育投资热度不减,但“少谈颠覆,多谈合作”才是王道。

 

蚂蚁雄兵:整合走出康庄大道

 

面对“三座大山”,以及与在线教育的同业态竞争,还有传统产业资本大佬跨界投资带来的外部压力,传统中小机构也在酝酿着变革。抱团发展,向下发展至幼儿教育,向上延伸至成人教育,已成为区域品牌机构连横合纵的积极做法。

 

淡化对手观念,利用新技术带来的“去中心化”后的社群组合,通过平台模式加强沟通,通过整合模式完成“抱团发展”,这一切未必是中小机构校长们有意而为之,但却是大家居安思危,运用“草根智慧”积极主动构建“蚂蚁雄兵”的图式,也同样不失为一种发展模式的选择。

 

本文原载于大河网,原标题为《教育培训业,未来谁的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