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习大大接见过两次的大学校长

9岁给总统写信反对种族歧视,18岁放弃考试跑去参加社会活动,59岁站在世界顶尖学府的演讲台说“希望我的任命能成为机会均等的象征……我不是哈佛女校长,我是哈佛校长”,福斯特一直在努力挣脱绑缚在她身上的每一道枷锁。

 
德鲁·吉尔平·福斯特在2007年2月11日被任命为哈佛第28任校长,这一消息轰动了全世界——不仅因为哈佛大学在教育和学术研究领域都有着强大的影响力,更由于这所有着悠久的男性精英传统的学府,迎来了它建校371年以来的第一位女校长。作为女人,又不是哈佛本科校友出身,能够当选哈佛校长,不得不说,时代变了,福斯特通过自己的努力,赢得了属于自己的尊严。

德鲁-福斯特
9岁她的世界不分黑白

 
福斯特于1947年9月18日出生在一个富裕家庭,父亲是一位培养纯种马的农场主,母亲则是一个标准的贤妻良母式的家庭主妇。福斯特的父母希望把女儿培养成为大家闺秀,因此她从小接受的是典型的南方淑女式培养。不过,在这个传统家庭中长大的福斯特却没有被家庭环境“同化”,相反,这种令人窒息的气氛竟使她变成了一个“叛逆的女儿”。

 
福斯特最直接的叛逆表现就是拒绝像别的女孩子一样做针线活,而希望和男孩子一样去喂牛羊。此外,敏感的福斯特还对生活中的一套规则产生了巨大的疑问:称呼白人要叫“某某先生”或者“某某太太”,对黑人则可以直呼其名;可以和白人握手但不能和黑人握手;白人在餐厅吃饭而黑人在厨房吃饭;白人女孩大多衣着光鲜,而黑人女孩往往衣衫褴褛……这些现象在小福斯特的心里形成了一个又一个问号,但没人能给她一个确切的答案。于是,小福斯特瞒着父母,写信给白宫向总统寻求帮助。她在信中对总统说,“如果我将脸涂成黑色,那么任何像公立学校之类的地方就不会接纳我。但实际上我的情感并未有变化,变的只是肤色……”当她的父母收到一封来自白宫的回函时,深感意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在福斯特后来众多的演讲、著作中,她都回忆起这封写于1957年2月12日的信,将其视为她决定终身献身于变革的思想萌芽。

 
18岁有想法更有行动

 
福斯特中学时代就离开了家,就读于新英格兰的一所寄宿学校,接着又在马萨诸塞州的女子预备学校康科德学院学习。本来,福斯特是很向往普林斯顿大学的,她的父亲、两位叔叔、伯祖父、她的三位兄弟中的两人以及众多的堂兄弟都毕业于这所著名学府,但因为在上世纪60年代中期,该校还不招女学生,因此到了读大学年纪的时候,福斯特进入以培养未来领导人闻名的女子大学——布林莫尔学院。

 
“从读预备学校时起,我妹妹就走自己的路了,”福斯特的哥哥曾在回忆文章中写道,“我觉得她很了解自己的道路,她那时雄心勃勃,希望自己有所作为。”在布林莫尔学院的求学经历对福斯特来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大学不仅给了年轻的福斯特知识和自信,还给了她表达自己观点的空间,这对她的人生道路影响至深。在校期间,福斯特一直是一个非常活跃的学生,热衷于参加各种社会活动。1965年,美国黑人民权运动进入了新阶段,运动的领导者马丁·路德·金组织了由塞尔马到蒙哥马利的历史性大游行。当福斯特从电视上看到游行的人群时,她放弃了参加春季期中考试,奔赴塞尔马参加活动。福斯特上学期间,布林莫尔学院曾制定了新的校规,要求所有的学生必须在凌晨两点之前回宿舍,而且严格限制男士拜访女生宿舍的时间,这遭到了学生们的强烈反对。福斯特也参与抗议活动,并作为学生代表和学校进行谈判,最后学校只好取消了这两项规定。

 

丰富的课余活动并没有影响福斯特的学习成绩,她最终以优异的成绩从布林莫尔学院毕业,后又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取得了历史学硕士和博士学位。

 

59岁安之若素做校长

 

福斯特进入哈佛始于2001年,成为拉德克利夫高等研究院的系主任。该院的前身是拉德克利夫学院,是哈佛没有成为男女合校之前的独立女子学院。1999年并入哈佛大学后改为研究院,致力于女权的研究。在接手拉德克利夫高等研究院后,福斯特对该院在结构上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整顿和变革——降低开支,削减了1/4的成员,聘请了许多在女权运动中有影响力的学者做研究员,给学院注入了新的活力,将该院改造成为一家为各个专业的学者所景仰的国际研究机构。由于在研究院作出了大刀阔斧的改革,福斯特被称为“链锯德鲁”。

 

不过,当福斯特被任命为哈佛校长的消息传出后,赢来一片喝彩的同时,也有人认为哈佛在校长候选人中,选择一位出色的女性作为劳伦斯·萨默斯的继任者,传达了重塑学校开放形象的信息。但哈佛校长遴选委员会坚持称,性别不是他们选择福斯特最主要的因素,她的性格和管理风格才是更重要的。

 

福斯特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我的妈妈一直对我说,这是一个男人的世界,你必须接受这个事实。我比她幸运的是,我身处的时代和文化,可以帮助我来证明,妈妈的这个断言是不对的。”福斯特确实用行动证明了,这个世界不是属于某一性别群体的,坚定的信念能在每一步坚定的实践步伐中得到守护。

 

本文来源:麦可思研究

相关阅读:哈佛大学校长德鲁·福斯特:为什么上大学“绝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