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游戏真的“有戏”吗?

茄葩 0

编者按:一份来自专业机构Ambient Insight的研究报告称,严肃游戏市场(即基于游戏的教育)将从2012年的15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23亿美元;基于模拟的教育游戏市场(包括企业培训游戏在内),有望从2012年的23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66亿美元。整个教育类游戏市场的规模有望从2012年的39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89亿美元,其中大多数增长来自于移动市场的应用程序。

 

教育游戏市场的前景不容小觑,但其发展并不十分顺利。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教育技术系系主任尚俊杰在文章《教育游戏真的“有戏”吗?》中,探讨教育游戏在激发学习动机、培养知识能力的价值,同时也对教育游戏的发展困境给出分析。

 

教育游戏

 

2004年我到香港中文大学教育学院攻读博士,就开始跟着李芳乐、李浩文教授研究教育游戏。这些年经常有人问我“教育游戏真的有戏吗?”。也有企业老总跟我开玩笑:尚老师,都是听了你的报告,结果我投了很多钱去做教育游戏,可是没有赚到钱啊!说句实话,最初导师让我做教育游戏研究的时候,我也曾经特别怀疑:游戏真的能够帮助同学们学习吗?游戏真的能够用到课堂教学中吗?

 

带着怀疑,我慢慢开始了自己的研究之路,比较系统地调研了著名学者皮亚杰、杜威、福禄培尔、布鲁纳等人关于游戏的论述,又仔细调研了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印第安纳大学等机构开展的教育游戏研究案例,然后也在导师的指导之下亲自开展了实验研究。通过这些研究,慢慢地我自己确实认识到了游戏在激发学习动机、培养知识能力情感态度价值观方面确实有很重要的价值。

 

感受最深的首先是激发学习动机。大家想一想,每一个一年级的小孩子是不是都是高高兴兴跑着去上学的,可是我们的学校用了多长时间就让一些孩子不那么高兴了呢?就这个问题,我曾经问过许多老师,有的说一学期,有的说一月,有的说一周。还有的老师半开玩笑地说,一天就够了,只要猛训他一顿,可能第二天就不那么高兴了。这个听着有点夸张,但是大家仔细想一想,一个孩子在幼儿园的时候,主要是游戏化学习,想来就来,想干什么基本就可以干什么,总之,是开开心心在玩。但是有一天,几乎是一夜之间,他的身份角色发生了重大转变,他由一个“儿童”变成了一个“学生”,他再也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他需要按时来上课,端端正正地坐着,按时完成作业,做不对老师训,爸爸妈妈也会训……大家想一想,这样的转变对于一个6岁的孩子来说,是否过于剧烈了一些?对于自控能力比较差的孩子,是否过早地就被边缘化了呢?这样想以后,你说我们是否应该在小学乃至中学里多采用游戏化学习方式,尽量让孩子从“儿童”平滑过渡到“学生”呢?

 

其次,感受很深的是游戏在问题解决能力和创造能力等高阶能力方面的作用。现在世界各国对培养创新人才都非常重视,这就涉及到如何培养学生的创造力的问题?当我们看过大量学生玩游戏的场面后,我们就相信游戏在培养学生的创造力方面确实有特殊的作用。我们当时开发了一个《农场狂想曲》游戏,让学生在其中通过模拟管理农场来学习知识、培养能力,其中一些学生的表现真的让我们叹为观止。比如有几个学生在实验后期几乎不做任何事情,专心致志破解程序的BUG,最终获得极高的得分。当然,这种行为是不应该被鼓励的,但是不能不承认他们确实很有创新性。后来我们还拿过《蜡笔物理学》游戏做过实验,玩家可以在其中随便画任何东西,画的这些东西都具有质量和重量,符合牛顿运动定律,借助画的这些物体,让一个小球砸住小球就算通关了。

 

如果我们仔细看看不同年龄层的孩子玩游戏的画面,你就会有两个感觉:一、我们的创造力是怎么一步一步被磨灭的;二、游戏真的提供了一个有趣的培养创造力的环境。事实上,还有很多学者从理论和实践方面论证了游戏在创造力培养方面的重要价值。

 

不过,虽然我们看到了游戏有如此重要的价值,可是很多人还是会问:好像教育游戏依然没有在课堂中普及啊?这个问题我也承认,事实上我自己也在《电化教育研究》杂志上发表过一篇文章来论述教育游戏面临的三层困难和障碍。不过,我们要用动态的眼光去看问题,你想一想2015年春节的时候全国人民都在干什么,是不是不管男女老少都在玩一个抢红包的游戏?我们就知道时代和观念都在逐渐转变,随着信息技术设备的进一步普及,随着考试改革的不断深化,相信终有一天教育游戏会普及应用到课堂教学中,让我们的孩子都能够开开心心地享受学习的快乐,高高兴兴地成长为创新人才。

 

本文原载于《中国信息技术教育》2015年第3期,作者:尚俊杰(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教育技术系系主任,微信公众号:junjie-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