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视频的教育之路可以走得远吗?

与传统的课堂教学相比,微视频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

 

一是翻转课堂。把“先教后学”的传统顺序翻转为“先学后教”。在课前,学生在家里观看微视频中教师的讲解;在课中,进行师生面对面交流,开展练习,学会应用;在课后,总结和反思学习成果。

 

二是短小精致。微视频的长度短则5分钟,长则不超过20分钟;化繁为简,化整为零;内容广泛,撷取精华;去粗取精,针对最核心的、最需要的、最有用的内容。

 

三是简便实用。能够在简短的时间内,面对众多学生讲授某一个知识点或某一个方面的内容;易于回看、暂停、定格、重复;随时用于复习或补课;视频内容可以永久保存。

 

四是角色转换。在微视频中,教师是讲解者、传授者、示范者;学生在观看微视频时,获得个性化教育,成为基于自主学习的学习者,培养了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力。在课堂教学中,师生互动,生生互动,全员互动,教师是学生身边的教练员、辅导者、支持者;学生成为基于合作学习的参与者、互动者。

 

五是随时随地。学生观看微视频不受场所和时间的限制,学生可以随时随地观看微视频,不限次数的多少;既可粗略浏览,又可细细琢磨;一次聚焦一个知识点,一次向前推进一小步,积少成多,让“碎片化”时间产生1+1>2的效应,让“切片化”微视频形成一个系列或完整的体系。

 

六是形式多样。在微视频中可以穿插使用实物、图片、图表、卡通、音乐、故事等素材,使传统的讲解趣味十足,富有视觉黏性,充分调动学生的眼睛、耳朵、大脑等多种感官。

 

如同硬币一样,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性。微视频同样具有一定的局限性,甚至会衍生出某些弊端。

 

第一,微视频比较适合知识讲解,难以适合实践课程、研究性学习、技能操作(如实验操作)、口语表达(如英语口语等。然而,学生“理解什么”不等于他们“能够干什么”,更不等于他们“能够干好什么”,因为“应知”也不等于“应会”。

 

第二,微视频难以呈现或取代课堂教学过程中的交流与碰撞、互动与分享,预设与生成等,而这些正是课堂教学过程中最精彩、最有价值的部分。

 

第三,微视频比较适合低阶思维的培养,难以满足高阶思维的培养。

 

课前学生观看微视频,知道和理解教学内容,在课堂中他们开展练习,学会应用,这仅仅涉及到布卢姆教育目标分类法中认知领域的前三个低阶层次,即知道、理解和应用,并没有涉及到后三个高阶层次,即分析(分类、对比、因果关系等)、综合(创造、推理、预测等)和评价(判断、评判、反思等)。

 

然而,注重低阶思维的培养,忽视高阶思维的培养,恰恰是我国教育的短板,也是我国学生“高分低能”的根源之一。

微视频的局限性还包括:

 

一是对教师要求较高。经验表明,微视频的制作包括选题、设计、方案、预录和评审五个步骤。其间,真正用于拍摄的时间并不长,而前期准备非常耗时,要求非常高。

 

二是对学生要求较高。比如,学生务必事先自觉观看和理解微视频,否则将会影响后续的课堂练习和学会应用。上海市教委规定小学生每天作业时间1小时左右,中学生每天作业时间2小时左右,观看微视频势必延长学生的家庭作业时间。如果要求学生一天观看几门课程的微视频,将会大大增加学生的学习负担。

 

三是学生遇到问题无法及时得到教师解惑和答疑,可能导致无助、焦虑等负面情绪。

 

四是学生与电子屏幕为伴,用眼过多。

 

五是对学校要求较高,如培训教师、购置和安装相关设备。

 

六是对家长要求较高,如增加购置设备的费用、监控子女观看微视频等。

 

因此,权衡利弊是推行微视频最重要的考量因素之一。微视频的有效性和合理性是相对的,不应无限扩大它的优势。

 

微视频仅仅改变了课程内容的呈现方式,并没有涉及课程改革中更重要的部分,如课程标准、课程内容、教材编制、学生评价等。同时,翻转课堂翻转了教与学的顺序,而更重要的是,应该翻转我们的课程观、教学观、教师观、学生观。

 

另外,希望开展一些对比研究和实证研究,实事求是地回答一些问题。

 

第一,微视频主要用于教学内容的讲解,能否制作问答类、讨论类、探究类、实验类等其他多种形式的微视频?

 

第二,微视频主要用于低价思维的培养,能否上升到高阶思维的培养?如我国教育现在非常强调的创造型思维、发散性思维、批判性思维、想象、逻辑推理等的培养。

 

第三,微视频到底有哪些优势,哪些局限?它适合知识讲解,是否也适合技能培养和能力提升?它适合某些课程,是否适合某些课程中的所有内容,或者是否适合所有课程?适合交通不便利的地区,是否适合交通便利的城市?使用微视频后的教学质量提高了,还是下降了?微视频是否受到学生和家长的欢迎?等等。

 

(转自:上海教育,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