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科技创业的三大模式

1280-facebook-graph-study-group

近来教育科技创业公司如今正成为资本追逐的宠儿,媒体的报道也是铺天盖地。过去几个月中,超过1.1亿美元风险投资如潮水般流向2tor、Coursera、Minerva Project和StraighterLine等创业公司。整个2011年风险投资在雨后春笋般的教育科技公司上投下4.3亿美元,根据最新的市场报告,到2015年美国教育市场的规模将达到1.2万亿美元。

 

我们正身处一场教育科技“投资泡沫”中——投资者们意识到,虽然教育创业空前火爆,但并非所有企业都能获得成功。如何评估这些创业企业的价值,哪些公司有可能成为教育领域的Facebook和Google?正如很多热钱涌动的行业一样,创业企业的商业模式(以及投资模式)才是决定成败的关键。

 

如今,雨后春笋般涌现的教育技术企业的商业模式主要有三种:替代性教育机构、新产品以及新服务。虽然替代性教育机构和新产品是时下最受关注的对象,但最终,那些为现有大学机构提供服务的企业将成为最大的赢家,影响力和生命力也更加长久。

 

机构类(替代性教育机构)

从Minerva Project到UniversityNow(以及Dery、Apollo和KIPPS),目前有大量企业在反思现有的教育机构模式。他们的基础假设是目前的教育机构不是老迈过时、缺乏竞争力就是无法满足试产该需求,为创建全新的教育机构(线上和线下)留下了空间。

这种模式目前在印度、中国以及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已经取得合法地位,但属于资金密集型项目,总的来说无法满足教育需求的高速增长。以美国为例,过去十年美国的赢利性高等教育机构只培养了10%的学生。

 

产品类

该模式为教育行业提供更好的教育产品——例如新的教育内容、软件、游戏、插件或工具。此类创业公司目前非常火爆。Inkling、Kno、Piazza、Knewton和DreamBox等公司已经小有名气,他们都以为教育环境提供精品工具而著称。

此类商业模式有些类似硅谷的软件创业公司;第一轮融资规模通常很小,第一个500万美元一般用于产品开发和获取第一批试用用户。但是,这些公司的市场前景不甚明了,因为在目前的经济大环境下,很难指望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市场大规模采购新产品。

此类创业公司经常会出现手握优秀产品却无法获得收入的窘境。这时最可能的一种情况就是:主要的发行商如Pearson或McGrawHill能资助其产品发行,甚至收购这些公司。一个最好的例子就是Knewton,他们的产品目前通过Pearson发行,而且很有可能被其收购。

 

服务类

另外一些教育科技公司则选择向现有的大量教育机构提供改进的服务或基础设施,创建解决特定问题的平台,如IT和远程学习。

目前此类教育科技公司数量不多,但是通过与教育机构结成合作伙伴,Blackboard、HigherOne、Ellucian、CBORD和Sodexo等公司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通过与大学直接合作,这些公司开发出了很多关键解决方案,为投资者带来了巨大的回报。

根据美国教育科学研究所的统计,1999年到2009年十年间,美国传统院校的学生数量增加了38%。这表明已经有几百年历史的传统院校教育模式短时间内尚无衰败迹象,而且大多数传统院校都在寻找技术合作伙伴为学生提供更好的教育服务。

无疑,教育领域的Google将来自服务模式的创业企业。这些企业帮助现有教育机构大大提升竞争力,而不是与他们竞争,更有可能成为现有教育技术市场的颠覆者。

 

总结

无论是你是准备投资教育企业的投资人,还是手持商业计划的创业家,你都必须扪心自问:你是准备创办一家最终可以卖给Pearson和Blackboard等公司的企业,还是准备颠覆这些市场领导者的商业模式?教育市场中是否会出现类似Google和Apple的公司,让Pearson和Blackboard看上去像雅虎和RIM?

 

Via VB 关于作者:Mehdi Maghsoodnia是教育云服务商Rafer公司的CEO,文章来自IT经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