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教育观察日记(下):为什么说日本教育是“人”的教育?

接上篇:《日本教育观察日记(上):日本教育是真正的平等还是资源的浪费?》,上篇为大家介绍了日本教育是平等的教育,下篇我们一起来看为什么说日本教育是人的教育,日本教育中集体教育如何和孩子的自主性统一。

 

八天的访问走马观花,我们作为观察者仅仅是了解到一些皮毛。但日本社会给人的整体感受是“稳定,很有秩序感”,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尽职尽责”,一路上频频听到“集体教育”这个词。

 

跟中国的血缘社会不同,日本是地缘社会,很强调集体,每个人都安守本分,做好自己,“尽力不给别人添麻烦”是它的核心文化。体现在教育里面,则是他们非常重视生活习惯的培养。一顿午餐吃完,每个孩子的盘子里都干干净净,吃完会迅速收拾干净。这也是让很多到日本参观的国人们震惊和羡慕的一点。

640 (4).webp (4)

(图为泰阜中学的孩子们吃完午餐)

孩子们的这种自律,固然有集体主义社会所隐含的社会规范在起作用,但更引起我注意的,是教育者们如何看待和培养孩子们的自律和生活习惯。在日本,生活习惯中那些细微的事情,代表了一种做人的态度。所以打扫卫生并不仅是为了干净,它也是做人;吃饭也不仅仅是吃饭,日本人叫“食育”。生活中的每一件小事,都是一个教育的契机。而且,他们很注重从各种事情中去修炼自己的心性。于是,射箭叫弓道,练剑叫剑道,据说做拉面也是一种“道”。这大概就是日本人的手艺可以很精湛的原因吧。因为每一件小的事情,都是一种“道”,都需要深入的探索和潜心的修炼。

 

不过要说起培养好习惯,中国的学校和家长也没少努力,甚至各种此类标语挂满了中小学校的墙壁(反倒是日本的学校不见那些标语)。但是,为什么却不见效果呢?看来要养成好的习惯,不是靠背标语能实现的。也有人说不能光唠叨,得让孩子做起来。可是,多少孩子在学校乖乖的排了队,但出了校门就又变回去了呢?

 

说到底,不论是“说”还是迫于某种压力下的“做”,都是外力使然,并非发自内心。所以,日本教育同行最让我欣赏的,是他们在培养孩子的良好行为习惯中,如此强调孩子的主体性。

 

行程第一天我们访问了一家公立幼儿园。同伴问园长,幼儿园会不会教小朋友要孝顺父母尊敬师长。园长回答说,他们不会教小孩子孝顺父母师长。但是他们会教家长老师,要先学会全然的接纳孩子。当你接纳了孩子,双方就会建立起互相信赖的关系,这就会产生敬和爱了。

 

后来又到了长野县的乡村留学(Green Wood),这是一家让孩子们住在一起野营一年的NPO。每年最多接纳21个孩子,大家在Green Wood共同生活,然后去旁边的泰阜村立中小学读书。这一年,孩子们(通常是10-15岁)必须学会独立自主的生活,劈柴、生火、做饭、洗衣,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干。Green Wood的成年人只是“可以商量的人”,而非指导员,更不会代替他们做任何事。这些城里来的孩子,要在这片山林里用自己的双手去生活,绝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一年下来,自理生活能力自然是很强了。这倒是让我想到了咱们农村的那些孩子们,他们也都是从小就干家务活儿,那岂不是说咱们的农村和寄宿制学校都是天然的Green Wood?

 

后来跟Green Wood的同行交流时,他们一语道破:关键的不是洗衣做饭这些事情本身,而是创造一个孩子自主的环境。做同一件事,当孩子是被鼓励而自己做出的选择,完成以后,TA会真正获得成就感和自信。而如果只是迫于无奈下必须完成的任务,就不会有同样的效果。所以,Green Wood特别重视孩子们的自主性。

 

每一年年初,孩子们都要一起商量怎么度过这一年。工作人员会教孩子们分辨必须做的和想要做的事情,然后由孩子们自己制定出一年的计划。公共的事情都需要孩子们一起商量决定。这里没有少数服从多数的规则,少数人的利益也需要被照顾到,所以大家需要充分的讨论直到可以做出决定为止。工作人员强调,这个过程里面,成人最需要的是耐心,需要等一等,让他们多商量一下,不要着急。

640 (4).webp (5)

(“生活的学校”:www.greenwood.or.jp)

一个好奇的问题是:日本人的集体教育和主体性会存在冲突吗?在后来访问的一家东京NPO时,他们提到日本一项针对高中生的个人意识调查显示:大多数高中生对前途没有信心,不知道要做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读书。这就是集体教育带来的问题:当人作为个体要离开集体的时候,会产生迷茫和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于是,这家机构的工作就是帮助高中生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与信心。他们的机构名翻译成中文是“语的场所”,强调通过对话,提供一个场所,一个契机,让这些青年人反思自己,自己去寻找目标,把他们的主体性调动起来。

 

这家NPO提出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关系维度:Katariba,它并非垂直关系的老师、父母,也并非平行关系的朋友、恋人,而是一个斜角关系。可以译为先辈,我理解就是mentor(导师)。于是想起多年从事青年人发展工作的伙伴“绿水高山”也曾说过“青年人是需要协作(支持)的”。我亦深有同感。

640 (4).webp (6)

(右上方的Katariba, 详见www.katariba.or.jp) 

 最后,我们访问了一家另类学校Tokyo Community School(www.tokyocs.org),则是以实践探究式学习为主的实验性小学。这家学校的LOGO是三个符号:亲身去发现“!”,心怀疑问“?”,进而感知进一步的疑问,不断探究摸索。

640 (4).webp (7)

在普通学科之外,他们设有一门“主题学习”的课程,以各科相融的形式,对人与社会及自然的关系、以及人存在于世界的价值等有关重要概念进行探究。无独有偶的是,在我们开始参观的日本规模最大的补习班日能研(http://www.nichinoken.co.jp/),其教学理念也极为相似。他们强调要将“教导型学习”转变为“学习型学习”。要培养学生持续学习的能力,同时重视不同学科之间的关联,而非单独看某一个科的内容和成绩。这家企业的会长对自然教育特别重视,他们每年也会举办几次自然教育的营会。会长说,因为在大自然里面有无数的可能性,所以最适合进行体验式学习这种思考方式。

640 (4).webp (8)

(图为Tokyo Community School的PPT部分内容)

人一生中在学校的时间不过十五分之一;其余的时间都需要依靠自主的学习。所以,学校应该教给孩子们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自主学习、持续学习的能力。

 

最近一直在思考什么是关于“人”的教育。在日本走了一圈,我想,这种把人作为学习的主体,培养孩子自主学习的教育,以及,把生活也作为人的重要部分的教育,应该就是关于人的教育吧。(完)

 

(注:本文没有提供参观过程中任何一张有孩子脸的照片。原因为日本人很重视隐私,不经允许绝不能拍摄孩子正面,这点其实也很值得中国的同行们学习。)作者:杨国琼 教育及NGO组织发展协作者,长期支持青年发展和教育实践项目。欢迎有共同兴趣的朋友与她联系:detectiveya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