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金互联网教育

当教育邂逅互联网,当线上与线下、虚拟与现实之间的界线日渐模糊,国内互联网教育便成为一座金矿:不仅参与者众多、涉及面更广,吸引创投资金的量级也在不断增加。据《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图谱(2014年秋季)》最新数据显示,2015年互联网教育市场规模将达120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19%。

有数据显示,国家人均GDP超过5000美元后,人们会将注意力更多地转向第三产业,比如教育、医疗、旅游等方面。现在,中国的人均GDP达到五六千美元,拐点刚出现,因此教育产业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创业者能做的是打造优质的产品和服务,而投资者能做的就是审慎选择,这样才能避免行业混乱。”专注于数码英语学习产品的爱乐奇创始人潘鹏凯说。

 

1423812094573_副本

线上入侵线下

2015年开年,在线教育领域爆出本年第一起“收购案”,风头正劲的51Talk宣布完成对91外教的整体收购。而它更为人所知的是,曾以价格优势对线下英语培训机构进行破坏性入侵以及四轮风投融资。

51Talk创始人黄佳佳1985年出生,毕业于清华大学日语专业。2007年,他还未毕业便与同班同学舒婷做TalkChina,教日本人学中文。毕业后,黄佳佳负责TalkChina在华教师的招聘和管理,舒婷则专注于教学体系的搭建。但是,由于TalkChina的培训对象过于小众,黄佳佳最后决定回归在线英语培训,确定了一对一外教的培训模式。

2011年10月,距离51Talk上线仅一个月,资金还没着落。黄佳佳辗转得到了与真格基金沟通的机会,最终成为真格基金二期最早的投资项目之一。“51Talk进入市场,采用的是电商模式,51Talk不仅是一个在线的英语培训机构,也有能力为中国消费者带来全球视野的教育服务。投资人方面认为这是非常大的市场,所以才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得到了天使轮投资。”黄佳佳说。

在51Talk之前,一对一外教在英语培训市场中已有参与者,且意味着“高价”二字。作为新进入者,如何吸引消费者至关重要。黄佳佳打的是“低价”牌:一方面通过大量聘请菲律宾外教的形式降低师资成本;另一方面则利用线上教育时间较为自由、可以充分动用闲置资源的特征,让学生以提前预约的形式享受一对一服务,同时,在教育平台选择上,利用了QQ和skype,极大节省了成本。

 “官网上的价格是25分钟15元,半杯咖啡的价格。”价格优势,迅速扩展了51Talk的用户数,也开始吸引更多创投机构的关注。2012年,美国顶级创投机构DCM向51Talk投资数百万美元;2013年,它又获得雷军旗下顺为基金1200万美元的B轮融资,此时,51Talk已实现盈利。

 “简单地说,51Talk的发展思路,就是物美价廉的产品和可持续可优化的供应链体系,打法与电子商务的思路类似,在全世界找到最具性价比的外教资源来教中国学生。我们不仅为外教提供有竞争力的薪酬标准,还将教师薪酬与学员的评价关联。”黄佳佳说。

2014年10月,51Talk完成5500万美元C轮融资,领投方是红杉资本,顺为基金和美国风投机构DCM再次跟投,这也是红杉资本向在线教育领域投出的第一单。此次C轮融资距离B轮融资还不到一年,51Talk一年内累计融资额达7000万美元。

 “本轮融资后,51Talk三年内不以盈利为目的,所获资金主要用于升级自主研发的核心课程、技术平台和IT系统,并强化外教运营,拓展少儿市场,并且计划进军国际市场。”黄佳佳说,“所有工作的重中之重,就是加强整体的用户体验,把所有融资全部用到跟用户体验相关的地方去。”

 

打通互联网与教育之间的屏障

专注于数码英语学习产品的爱乐奇,其创始人潘鹏凯的互联网教育产品,曾经历彻头彻尾的“换血”。

2004年,麻省理工大学毕业的潘鹏凯拒掉谷歌Offer,创立说宝堂。其切入点在口语练习,即交互式的语音识别。这是较早期的互联网在线教育模式之一,潘鹏凯和他的团队坚持了5年,直至2009年,当时说宝堂已经可以每年卖出10万套产品,但使用率很低,导致没有续费。

 “在线和教育是冲突的两件事情,能够做起来的在线公司,都是顺着人性来做的,比如在网上看电影便宜、开心,这些都是给懒人设计的。但教育是另一个极端,很多过程伴随着挫折感和不断试错,这和互联网最初带给人的便捷、娱乐的感觉是冲突的。”潘鹏凯说。

在说宝堂运营期间,潘鹏凯获得了2004年A轮和2007年B轮两轮融资,但仅靠热钱,并不能救活失败的模式,“技术也是阻碍,2008年前后移动互联网还是个正在实现中的概念”。

潘鹏凯果断放弃了说宝堂模式,启用新的O2O(线上与线下相结合)模式,也就是现有的爱乐奇品牌,线上,拥有在线课件、学习平台、实体课本、家校通、测评系统等一整套相关产品;线下,积极与少儿英语机构合作。

 “找到适应大环境的产品和模式,互联网教育公司才能存在,否则空有概念,再多的融资也不过是泡沫。”潘鹏凯说。

2013年,爱乐奇获得了C轮融资,美国高通公司领投,投资金额千万级美元。潘鹏凯表示,这笔钱将为未来产品更新和线下布局服务。

 

featured-image-Top-5-School-Tech-Demands-2015-750x300_副本

热钱也有理智时

迄今为止,中国的教育培训行业,已经出现了两波企业上市和投资热潮,第一波即2006年前后,代表企业是新东方、诺亚舟、正保教育、东方纪元、弘成教育、ATA;第二波即2010年前后,代表企业是学大、好未来、安博。

2012年后,进军在线教育者众,既有传统互联网巨头,也有传统教育行业拓展出来的在线教育业务,及一些老牌在线教育机构和新兴创业型的在线教育公司。

 “线下教育所受的挤压已使热钱获利艰难。”真格投资人冯新解释,“新东方的利润大约11%,学而思的利润大约15%,增长比较缓慢。”线下教育的失利源于模式本身,毕竟人员成本的提高,观念和技术的落后,及行业内的恶性竞争已经是共识,所以,被热钱“嫌弃”理所当然。

另一方面,线下教育存在的人才结构失衡、就业压力等顽疾,正在成为在线教育发展的新契机;同时留学低龄化、二胎政策带来的人口红利,也为在线教育带来重大利好。更关键的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新的人机交互模式、人工智能、游戏设计正在重构学习的过程和体验。

那么,投资人偏爱什么样的公司呢?

IDG合伙人李丰显曾说他主要看两方面:第一,如果是技术驱动,就看技术具不具备;第二,如果是商业模式创新,就要看这个模式和行业发展方向有没有相关性。同时,他也很看重互联网教育产品有没有“氛围”和“体验”。

在美国,IDG选择投资一家叫做“课程英雄”的小公司,其运营模式是搜集不同学校里老师的课堂笔记、考试内容、解题结果,经过整理放在互联网上。学生可以按照课程、名称、教师姓名分类检索,获得自己需要的笔记。同时,要下载资料时,除了花钱购买,只要能上传相同质量的其他学习材料,就可以免费。

“运营起来非常累,但是你难以想象,这家公司成立后的第一年就开始实现正现金流,而且一直是盈利的。但这样的互联网教育产品,在国内几乎不存在。”李丰说。

冯新认为,目前的互联网教育产品至少存在两大问题。“首先,单纯地把课程放在网上是无法获利的,没有人会认同它的价值;其次,整个互联网教育学习完成率极低,几无压力可言。”

因此,在冯新看来,好的互联网教育产品必须兼具吸引力系统和压力系统。“吸引力就是迎合刚性需求,包括应试、升学、留学、考证、求职等;然后,必须想尽办法解决人性的懒惰,要占用学生足够多的时间,在有效的时间里让他完成学习过程,这个目标如果创业者实现不了,互联网教育就没有未来。”

 

转载《东方瞭望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