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吧课堂李行武:深耕智能引擎,要走“高通模式“

学吧课堂

几位联合创始人都毕业于清华大学;创业初期即获得联想之星数百万元的天使投资;产品上线不久参加决胜东方教育创业大赛,就从来自全国各地350多支参赛队伍中脱颖而出,获得大赛最高奖项:明星奖。或许你不敢相信,这些光环全部属于一个新兴的在线教育创业公司——学吧课堂。

 

先线下再线上  力争产品抓住“痛点”

 

2013年7月,学吧课堂的创始团队组建完成,做了多年码农的李行武和其他三位成员开始做这件与互联网并不相关的事情。他们在北京一所很普通的中学边上租了一间三十多平方米的房间,为了省钱,这间屋子很破旧,冬天甚至连暖气都没有。这就是他们创业初期的第一个根据地。然后他们就在学校门口发传单,一共招了十多个学生,创始团队的四个人把高中的数理化全教了。

 

早期的学吧课堂采用的居然是纯线下的、传统的开班授课模式,既然一开始就定位做在线教育,为什么他们要去走“弯”路呢?有两方面的原因:第一,避免产品设计者不懂产品。互联网从业者有一个优点,就是乐于分享。中关村常年都有各式各样的沙龙,李行武也乐在其中。时间久了他就发现一个问题,大家交流时总是在谈论诸如“移动学习”、“社交学习”、“大数据分析学习”这些概念,但是很多教学类的产品经理可能从未上过讲台,甚至已经很多年没有听过课,他们的设计依据是对学生和老师的调研,或者是查阅相关资料。因此,设计出来的产品很难真正抓住所谓的“痛点”。

 

第二,让创始团队真正走近用户,不管是学生、老师还是家长,甚至是学校。学吧课堂的创始团队基本上是互联网出身,从未涉足教育领域。要做一款教育领域的互联网产品,必须先沉下心来了解教育。“我们不是为了线下而去做线下,而是为了了解教学才去做线下教书,做了你才懂,谁做谁知道。”李行武说。

 

通过线下开班授课来弥补自身的不足,积累经验。之所以如此认真,是因为李行武这些年来一直都在创业公司打拼,见过许多公司盛极一时后却不得不黯然退出。为什么选择教育这样一个跨度这么大的行业,李行武说:“我一直想做一件很大的事情。很大包含两点,第一,很俗的,要市场大,才有钱赚;第二,光挣钱挺没劲,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除了经济效益,更要有社会效益。教育就是这样一个行业,盘子够大,同时有很大的社会问题需要我们去解决。”

 

聚焦一点艰难突破   “智能教师”横空出世

 

简单来说,学吧课堂就是一个教育类的APP,它的功能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智能教师。学吧课堂的APP可以根据学员不同的学习水平,量身定做学习方案。其核心特点是“细粒度的个性化”。如何来理解这句话呢?以一道高中数学题的讲解为例,一道题讲解了30秒之后,会弹出一个对话框对学生进行提问,问题针对的是当前的这个解题步骤,有几个选项,不同的选择会导致后续看到不同的内容。实际上,即便不同的学生选的都是答案A,后续也可能看到不同的内容。为什么会这样呢?依据是什么?

 

李行武说:“两个学生,一个是学霸,另外一个是学渣,你问他们同样的问题,他们都答对了,你会跟他们讲同样的话吗?” 所以一道题甲乙两个学生看下来,看到的可能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因为几分钟的视频内容竟然是由十几段十几秒到几十秒的小视频实时拼接出来的。

 

李行武还进一步补充说:“实际上情况比大家想象的更复杂。比如一道题里面不同学生看到的问题也可能不一样,再比如题和题之间也是完全动态变化的,在你学完第一题之前,谁也不知道下一题会是什么。甚至你自己重新来学习一道题也可能和上次不一样,因为学习过程本身就是不可逆的。”所以学吧课堂是根据一个学生以往的所有学习行为来实时在素材库中不停地选择和拼接。“其实我们就是在做一个虚拟教师,模拟一对一的真实教学过程,其本质是在一个非常小的领域做人工智能。市面上的K12产品大约一半人在做平台,另一半人在做题库,这两个都是我们所不看好的。”

 

采访中,李行武多次提到“数据颗粒度”这个词汇,李行武认为,一些在线教育公司提到的大数据和个性化,事实上存在很大问题。通过大量的推广获得了用户,但是数据的颗粒度却很粗。他说:“机器是不认识题目的,机器学习的是那些标签,标签是人打出来的。很多公司动辄号称有千万题量,在这种量级下打标的唯一办法就是批量雇廉价劳动力来做,组建一个数百人的大学生兼职队伍,否则无法控制成本。所以打出来的标签一定是粗粒度的、质量一般的。在这样的数据质量下,真有那么多数据又有什么用呢?”

 

学吧课堂目前只推出了高二数学一门课程,“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事情,所以我们要聚焦在非常小的一个点上去做突破。”李行武说。2014年9月份,学吧课堂与北京密云巨各庄中学、北京平谷六中签署了《试点学校合作协议》,通过几个月的试点,从学校提供的统计数据来看,试点班级的成绩得到了明显的提高。

李行武

(右一为学吧课堂CEO李行武)

定位科技公司  掌握核心技术

 

试点班级取得的可喜成绩进一步坚定了李行武团队精耕细作的决心,也证明了他们产品的可行性,如何让产品的价值发挥经济效益,这是李行武必须考虑的问题。毕竟,2014年因为资金困难倒下的在线教育创业公司已经不少,活下去才能考虑更长远的未来。

 

李行武说:“我们的愿景是让每个人都拥有最适合的老师。我们做的所有的提问,以及根据提问所做出来的反馈,全是由机器完成的,不需要人的参与。所以这样的东西可以复制一万份、一百万份、一千万份。我们希望真正去解决教育均衡方面的问题。”

 

李行武告诉记者,学吧课堂目前正逐步推动2B的商业模式。2B分为两种,一种是针对学校的,通过学校立项政府采购学生免费使用;第二种是学吧课堂与培训机构进行合作。2B的商业模式重点是做出示范效应,但从整体来看2B不是学吧课堂的重点。

 

李行武说:“试点完成之后,我们就会开始往2C方向发力,但其实2C也不是我们真正想做的事情。我们真正想做的是‘高通’模式,高通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呢?以3G手机为例,WCDMA技术掌握在高通手里。所以全球使用WCDMA技术的3G手机,不管它的品牌是什么,在哪个国家卖多少钱,最终3%到5%的利润归高通,因为它掌握了核心的专利技术。这是我们想做的模式,我们的产品表面上看是做内容的,但其实我们从来没有把自己定位成内容公司,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真正的核心是背后的那个脑。当智能引擎成熟到一定程度以后,我们会推行内容标准并提供生产工具,希望大家都来生产这样‘活’的内容。”

 

2015年在线教育的热点是个性化学习

 

谈到2015年在线教育发展的趋势,李行武有比较深刻的理解。李行武说,现在很多在线教育公司打的还是“资源牌”,产品推广时往往会提到自己的平台上有多少名师,得到了多少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的支持。但是这在2015年会有所改变。

 

李行武认为,2013年火的是平台,到了2014年平台就死了一片,2013年下半年出现题库模式,一群人跟风,到了2015年,会出现第三拨热点。平台和题库会被证明是无效的,2015年第三波热点是真正的个性化学习。现在已经看到有极个别的类似公司出现了,只是大家切入的领域有所不同。

 

李行武说:“我们技术出身的人有两个执念,第一,科技一定是人类的第一生产力;第二,人类科技的终极是人工智能。未来的趋势一定是由机器不断地协助甚至代替人完成一部分的工作,这是教育和其它行业的共同走向。”

 

本文作者:罗勇,原载于《中国远程教育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