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山区采用在线教育,现在只是时机未到

8395382_f6ae20d648_副本

我们普遍认知中的山区交通不便、对外闭塞、教师水平参差不齐、家长对教育的认知度有高有低,这样看来,不受时间空间限制的在线教育模式似乎是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那为什么一直没有被广泛推行呢。在题主的设问之中,在线教育的好处甚至可以让建学校的麻烦都省去了,这种思路多少有些矫枉过正,互联网的出现可以让很多传统社会工作在现有的基础上得到一些发展,但未必就强大到可以摒弃传统的地步。

 

在线教育发展的再好,也不足以取代学校。学校对于中小学生而言,传授知识只是其功能的一小部分。越来越多的城市学生沉迷于电脑屏幕之前,这已经成为了新的社会问题,我们没有理由让山区学生再去成为全日制在线教育的试验田。学校教会学生人际交往,提供玩伴,在一个集体环境里学习与自己在家看电脑是两回事。所以,无论如何学校都还是要建,小学选址的问题不是三两句话可以说完的,但中心小学、村小相结合的方式已经取代了过去「村村有小学」的机械化路线,是一种进步。

 

在线教育理应被更多地运用到山区教育之中,而且这个尝试也的确在进行。现在偏远山区通电通网已经不是什么新闻,有一些地方经济可能很落后,但是光纤却是铺好了的。有的学校里面电脑有不少,却没有人去用。在很多可能的项目点,看起来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但却没有人去做。

 

我想,在线教育之所以没能在山区发挥足够的作用,首要的原因就是饼画得太大,反而限制住了自己的步伐。一上来就要去取代课堂教学,想要用一个产品去解决太多的问题。想得太多,而真正去做的太少。

 

任何项目开展之前都有无数未知、已知的困难,想在开始之前把所有麻烦都解决是不现实的。山区在线教育的推行,必须「走一步看一步」,解决了一个麻烦,项目就可以推进一步,之后再去面对新的麻烦。我之前的一个老领导曾经和我说过,制约很多项目前进的常常不是可行性分析里的麻烦,而是可行性分析本身。

 

现实点说,拿着一个在线教育的产品去山区,能不能走进课堂都是问题,学校怎么排课?老师愿不愿意?教育部门会不会点头?如果这个项目点不顺利,有没有准备去下一个地方再试试的决心。当你投入了 20 个人去执行一个项目,就必然会带来一系列的压力和阻力,拿什么养活工作人员,怎么管理,遇到问题如何转身调整,许多问题纷至沓来,让人头疼不已。这可真是重重险阻,举步维艰,吓跑了无数观望者。

 

在线教育可以解决很多问题,但这并不等同于他现在就要立刻帮我们解决那些问题。在线教育在山区的开展并不鲜见,关键看自己的预期在哪,怎么评估预期成果。我所在的学校,在我们设立项目点之前,老师们就已经会每周去网上下载动画电影每周放给寄宿学生,自己也知道怎么去网上找课件找考卷发给学生,虽然这些事情并不是题目中设想的那种在线教育,但这些点滴的事情都是在线教育的先遣队,都是事情在变好的表现。

 

「我去那里就是为了给小朋友放动画片吗?」

 

「是啊,暂时就是如此。」

 

尽管现实与理想在现阶段还有一些差距,我们在看到事情的困难的同时,也应该看到一些变好的趋势。我一直认为 NGO 作为一种外部力量进行介入的时候,在大多数时候要做的是借势「推动」,而不是去用自己的能力去做什么决定性「改变」。学校每周三放电影,那能不能两个礼拜放一点 Ted 什么的视频,山区的老师不知道 Ted、网易公开课、沪江网校,NGO 可以告诉他们,这是应该做的。

 

没有电脑,先弄电脑。电脑有了没有网,那就想办法通网。网和电脑都有了,那就开始做试点。政府不乐意,那就去疏通政府关系。事情未必要这么办,我只是举个例子说明问题解决的思路,要一步一步来,而不是一开始就铺开一个大盘面。事有轻重缓急,看得远一些是必要的,但不要让远见成为实践的阻碍。立竿见影,救国救民,改变世界,拯救一代人,谁都想做,但没那么容易。

 

为什么不对山区采用在线教育,这个问题如果换个角度来看也没有那么悲观,只是没有采用「理想中的」在线教育模式而已,而未来在山区真正成熟的在线教育,也一定和过去的「理想」有很多不同。发达地区蓬勃发展的在线教育模式会给山区教育带来启示,其中许多细节都需要在实践中进行调整。请放心,已经有一些接地气的人和组织在做这些事情,如果山区的在线教育真的发展到了需要产业介入的突破点,足以形成商业循环,那自然会有人参与进来。现在还没有成气候,只是时机未到而已。如果能有更多人的参与,这个进程会不断加速,别把目标设定的太远大,能给小学弄点二手电脑,已经是对山区在线教育莫大的贡献了。

 

最后说一句,这种从无到有的开拓,我们更多去考虑的不是未来面临着什么麻烦,而是现实中已经解决了多少困难。说实在的,在一个项目点,真的没那么多可以选择的空间。如何借助现有的资源,去做一些整合利用,就已经足够伤脑筋了。话说回来,选择相对少,倒是更能脚踏实地的做事情。

 

困难是用来解决的,保持乐观,总有一条路能够走通。聊预期和困难的同时,也来看看现在能做什么吧。

 

本文转自知乎,作者徐博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