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教育者谈教育与社会变革

 编者按:看了那么多教育科技,深度学习,混合学习等等,今天带大家“跳出”互联网教育范畴,为大家呈现泰国社会活动家Pracha Hutanuwatr到访广州时所做的一个演讲实录“教育与社会改变”,与大家一起分享他个人对于主流教育的看法,以及个体转化与社会改变的思考。众所周知,泰国是一个佛教国家,而作者本人也曾经剃度为僧,这对于其看待世界的角度和方法必然带来巨大影响。这也给我们一个契机从另外的视角来看待教育和社会,以及两者之间的关系。为了方便阅读,文章部分地方有删改。

 

Bioneers011110_2_副本

 

手工劳动在教育中的意义

 

首先,我的观点主要基于个人在东南亚的经验,不一定切合中国情境,有其局限性。另外,东南亚包括泰国在内的教育系统深受美国的影响,这是另一局限。而我的很多观点也源于很多个人的生命经验,因此先简单分享下我成长的背景。

 

我的祖父来自广东潮州,我从小就生活在典型的华人家庭里。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我的家庭教育非常强调力争上游,跻身社会更高阶层。我五岁的时候,家庭破产,家境不再宽裕,上学之前我已在家辛勤劳动。白天我去读书,晚上回家干家务活。但即便这样,我们还是属于较低下的中产阶级,虽然境况偏下,但与我的朋友相比情况还不算很糟。小时候家务劳动的经历影响了我后来对教育的很多看法。因此,我很看重手工劳动在教育中的意义。

 

很多现代科学研究证明,手工劳作会促进大脑不同部分的连结,经常从事手工劳动的人,其大脑也更发达。最近我送儿子去一间另类学校(在曼谷的华德福学校),学校前三年都不会教授任何读书或写字的内容,而主要让孩子学习怎样去擦桌子、洗碗、学唱歌、学游戏,就是不教阅读和书写。之后还会带他们到田里插秧、除草、收割、打谷等等,让他们学习种植的各道工序。通过此类手工劳作,培养孩子充分运用双手和身体的能力。

 

这是我儿子在接受的教育,说回我自己。因为读书很用功,所以我考进了曼谷最好的学校,那是专门培养社会精英、国家栋梁的学校,国家总理等都从那儿毕业。在学校里,学生会被分为不同等级,我则名列前茅。

 

在我上高中的最后两年,革命的浪潮蔓延到了泰国。在此之前,泰国一直受军事独裁统治,没有任何民主可言。而此时,1973年爆发的民主运动要推翻军事独裁统治,我则参与了这场革命运动。但参加革命三年之后,我发现大家的精力都花在人与人之间的斗争上,相互批评指责,却并不是与资本家作斗争。

 

在此之后,我选择了剃度皈依,成了一名佛教出家人,想要更深入地理解生命。我在出家十一年后还俗,之后加入不同的NGO,投身社会运动,也供职于各种国际组织,大多都是有关灵性修持与社会运动相结合的工作。后来,对于灵修和社会运动如何与佛家、道家、生态世界观等相结合,我也饶有兴趣,由此有了更多的思考和实践。事实上,我至今还是一位社会主义者,所以我有三重身份:佛教徒、社会主义者、环保行动者。

 

主流教育过于偏重头脑教育

 

结合我在精英学校读书的经历及后来与政府打交道的经验,我会认为,主流教育过于偏重头脑教育。人是有多重面向的,犹如太阳,朝四面八方放射光芒。如果只让人朝一个方向照射,那只是开发了人的潜能中很少的一部分,非常局限。而且,主流教育往往片面化、割裂化,学生学习不同科目,语文、外语、科学、数学等等,每个科目都是割裂地教授,缺乏整体的观念。另外,主流教育特别强调竞争,崇尚个人主义,让人变得自私,只在乎自己的未来。尤其在资本主义社会里生活,感受很深的是,每个人都只关注自己,只为自己而活着。如果你学医,学校会教你一套医学的专业守则;如果你学法律,学校会教你一套法律的专业守则。但这一切的背后都在教育人们:自己是第一位的,你要挣更多的钱,获取更多的荣誉,夺得更多的权力。这就是现代教育潜藏的逻辑。

 

从某种角度来讲,现代教育也是现代化的体现。现代化的问题在于,它瞧不起文化,瞧不起传统,瞧不起过去——“新的永远比旧的好”。接受过现代教育的人,往往都从文化和传统里被连根拔起,而且越现代,越没有根。当人脱离了文化和传统,就很容易变得自卑,总觉得自己不够好。即便我们在最好的学校,依然觉得不够好,因为还不是班里第一名,还不是全国第一名,就会出现很多诸如此类的问题。这就是现代社会也是工业化和资本主义的秘密:让你觉得自己不够好,所以你需要去消费,消费会让你感觉更好——如果你有时尚的手机,你会感觉更好;如果你穿名牌的衬衫,你会感觉更好;如果你开豪华轿车,你会感觉更好……而这一切都是永无止境的,因为品牌和产品永远都在更新换代。当我们觉得自己不够好,往往就选择去消费,由此不断推动资本主义的车轮往前跑。想想,百年殖民的历史也可以归根于此。一切都源于一种驱动:我们要比别人更好,我们要控制他人。

 

因此,我觉得真正好的教育,首先要关照我们的不安全感,让我们认同自己身之为人已经足够好。在东南亚,尤其是泰国,受美国的影响很深。上学读书,我们的梦想就是美国梦——开名车、住豪宅,过上舒适安逸的生活,就像好莱坞里演的一样。这样的观念不仅笼罩着泰国,也蔓延至世界各地。但事实却是,这样的美国梦在美国也无法实现,很多美国人都根本无法兑现。

 

再一个,主流教育推崇权威主义,教育人相信权威。学生是什么?什么都不是!所有的知识都来源于老师,学生只能接受老师教导的一切。这是分明的老师本位的教育。

 

简而言之,主流教育制造出一个个孤立的个体,一个个不快乐的人,无法与自己建立联系,无法与同伴建立联系,也无法与自然建立联系。而且现代教育发展与工业化进程一致,都是大规模生产,就像工业生产罐头一样,制造出大批量同样思维的人。

 

个体转化与社会改变

 

在我看来,真正的教育、真正的转化必须建立在两个重要条件之上。首先是自我批判意识——批判性地看待自己,对于优缺点有清醒的认识,对于自己的想法及思维方式有深刻的觉察。这样,人才能安康和乐地活在当下,而不是活在别人的期待里,活在想象的未来里,惶惶不可终日。生命是什么?生命就是当下:美好的生活就在此时此地。唯有如此,人才有能力对自己作更深入的觉察,置身于大千世界之中也依然能保有对内心的觉知与洞察。

 

除了自我批评意识,好朋友的社群感是又一条件。人需要健康社区的支持,需要有一群健康的伙伴,一起生活,一起学习,一起成长。读书的时候,主流所谓的好学校一直鼓励人要与同伴竞争,获取更高的分数。我们要抛弃这样的观念。在我看来,友情比分数更重要。长大参加工作进入职场,现代社会鼓励人要与同事竞争,出人头地,所以身居高位比友情重要。但我认为,朋友、家庭比职位更重要。因此,人要成长,接受真正良好的教育,必须创建伙伴群,建立好的社区,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互相支持,朝同一个方向共同努力。

 

在我看来,好的教育应该是“解放的教育”,让人感觉到自由,感觉到足够好,将人从权威主义和消费主义的不安全感中解脱出来——中产阶级特别缺乏安全感,我们要想方设法把自己解放出来,告诉自己,我们已经足够好,拥有的足够多;无论我们拥有多少,我们也已经拥有得足够多了。再一个是慎思明辨的意识(Conscientization,由巴西教育学家Paulo Freire提出)。教育应该帮助我们理解自己身处何方,让我们有能力认清我们所生活的社会结构,有能力分析社会的力量及其弱点。如果教育能带给我们这些,我们就会感觉赋权。换句话说,我们就会成为更能动的公民,照顾好我们的社会,照顾好我们自己,滋养自信与知足。如果我们始终觉得匮乏,我们就不可能帮助别人,因为自己总觉得不够,怎么会去赠予他人?相反,如果我们感到满足,就会感觉富有——即便你只有一台自行车,每天骑车上班,如果你感到满足,你也比开着奔驰还想拥有更多奔驰的人富裕得多。世界上最知足的人就是最富裕的人。人拥有自信,感觉知足,自然就会长养慈悲心,能够感知到他人的痛苦,想方设法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如果能做到这些,我们就是真正成熟的人,成为社会改变的因子,我们可以改变自己的意识,也可以改变社会的结构,慢慢地构建一个更公正、更可持续发展的社会,而我们自己也因此而成为更有觉悟的人。个人转化与社会改变总是相互促进,相得益彰的。

 

良好的教育应该将人整体地看待,将“心、手、脑”或者“语、身、意”同等看待。它会帮助发展人的批判意识和清明思维,并通过心灵教育,培养人的正念,对身体的觉察及意识的觉知,并重视身手的发展。事实上,我们可以从手工劳作里学习到很多,包括如何正语——恰当地使用言语。说到手工劳作或家务劳动,我真觉得它们不是没有意义的事,如果恰当地劳作,它也是灵性修持和个人成长的重要组成部分。总之,好的教育会全方位培养人心、手、脑各方面的能力。

 

再一个是关于自我约束,为我们的行为、言语、生计等设置一个界限,不能超越这些界限,以避免伤害他人,伤害自己,也伤害自然。这样的界限会让我们远离伤害和困惑,也避免精力的分散。

 

接下来是灵修,通过正念和专注的训练,培养内心的安宁与平和,这很重要。它会让我们不必去消费,内心也感觉很快乐。“存在”(being)本身就很快乐,不需要“做”(doing)任何,不需要去购物、去消费。现代人总被鼓励去做更多,拥有更多,但我们其实并不懂得存在的艺术,不懂得如何更好地存在,这些都需要修习。所有东方灵性传统都强调灵修,包括道家、佛家、儒家以及印度教等等。

 

还有就是关于视角的训练,如何更好地看待世界,更正确地思维。例如,我们要明白,幸福不在于获得更多,而在于减少我们的欲望。正如我们之前提及的,世界上最知足的人就是最富裕的人。

 

关于我们内心一些可能具有伤害的想法,我们需要设法照顾好它们。人之为人,有他贪婪的一面。例如饿了就会想到吃,冷了就会想到穿,这是人之常情。但凡事都需要有一个限度。即便在社会运动当中,我们看到伙伴富裕了,我们也会心生妒忌。这些时候,不需要因为自己有这样的想法而惩罚自己,但需要对这一切有觉察。看见别人的妻子很漂亮,不必责备自己,但需要有觉察。面对所有这些可能是负面的想法,我们都必须有觉知,给它们以慈悲和关怀,但并不去追随之,也不憎恶它们,因为憎恶它们就是憎恶自己。

 

在我看来,整体的教育会教育我们照顾好自己生命的方方面面。

 

本文转自社区伙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