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泛谈K12在线教育的约束和机会(二)

茄葩 0

 

【导读】:本文是陈太春《泛谈K12在线教育的约束和机会》的第二篇,主要讲述K12在线教育美好的前景与现实的问题。作者认为,相对线下补习,在线教育并不具有明显优势或价值;只有学生、老师和家长三者都认可,在线教育的产品和服务才能落地,缺一不可。

连载第一篇参见《连载|泛谈K12在线教育的约束和机会(一)》

 

(一)美好的前景

 

2014年11月16日,教育部、财政部、发改委等五部委联合发文“关于印发《构建利用信息化手段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有效机制的实施方案》的通知”,通知要求:

 

K12

 

K12共1050余万专职教师,1.8亿学生,约3.5亿家长,共5亿多紧密相关的用户群体。学生通过网络随时随地的学习,学生、老师和家长通过网络随时随地的交互,是必然趋势。

 

“宽带中国”战略和“三通两平台”的实施,使在线教育的网络环境和硬件环境初步具备;PC和平板电脑的价格对绝大多数家庭都不存在购买力障碍。市场尚无有影响力的产品和公司,未来少数几家综合性K12在线教学平台赢者通吃。做好K12在线教育,再向大学和成人在线教育延伸,是自然而然的事。

 

前景美好,空间广阔,众所周知,此不赘述。

 

(二)现实的问题

 

1、K12学生的学习自觉性差,课外自主学习时间少。

 

(1)小学生有比较多的课外时间,相对学习成绩或知识掌握,越来越多的家长更关注孩子的身体健康、能力和情商培养,希望能给孩子一个快乐的童年(到了初中和高中,学业压力很大了);小学生学习自觉性最差,没有成人陪同或督促,很难想象小学生能独立自觉地主动学习。

(2)高中生虽有较高的自觉性,但除去早自习、晚自习、课后作业的时间,高中生还有多少课外灵活学习的时间呢?基本没有。

(3)初中生介于两者之间,略。

 

2、相对线下补习,在线教育并不具有明显优势或价值。

 

学生的课外时间由三块构成:课后作业时间、休息和娱乐时间、课外补习(指线下补习,后同)。课后作业时间是没法挤占的;K12学生的休息和娱乐时间已经不足,基本没法再去挤占,即使能挤占,也已经被课外补习挤占了;在线学习,只能去挤占课外补习时间。通常认为,相对课外补习(市场在3000亿元/年以上),在线学习能减少在途时间和费用,因此受到家长欢迎,但事实并非如此!

 

家长给孩子报课外补习,无非几种情况:

  • 补缺,即孩子在某个学科存在薄弱时,参加补习班。孩子存在学习薄弱,家长心急如焚,为了尽快补缺,家长不会在乎时间和费用。
  • 培优,即孩子成绩已经很好,但家长的期望更高,希望更好。这样的家长,会在乎时间和费用吗?
  • 跟风,孩子成绩本来还可以,但是周围的孩子都报补习班了,为了避免“输在起跑线上”,不让自己的孩子落下,也跟着报补习班。(跟风型家长,缺乏主见,在在线教育相对普及前,这样的家长不会率先尝试)。
  • 托管,主要两种情况:平常,孩子放学早,而家长下班回家晚;周末或假期,给孩子找点事做。家长的托管需求,无法用在线教育替代。
  • 特长与技能,如书法、绘画、游泳、机器人等等,这些培训项目基本无法用在线教育方式替代。

相对在线学习,线下补习还具有以下优势:

  • 群体学习氛围:学生在群体学习氛围中的学习效果更好;
  • 外部督促:不论大班、小班、一对一,都能提供很好的外部督促;
  • 实时反馈:在线教育的师生互动的实时性和多样性,较长时间都无法与线下培训相提并论;
  • 学习细节的关注和处理:学生学习过程的一些信息(如书写、速度、姿势、过程、方法等)比学习结果更重要,有经验的线下培训老师能从学生的一些过程性信息中发现很多问题,并实时处理或反馈,这是在线教育不容易做到的。

 

附带结论:在较长时间,在线教育对线下培训不会造成多大冲击。但是,线下培训也需要积极采取一些信息化的设备或手段,使知识和信息的形式富媒体化、教学过程和方法多样化,充分调动学生的眼睛和耳朵等感官,进一步提高培训效果

 

3、关于K12在线教育与校内和课内教与学行为的结合

 

越来越多的共识是:K12在线教学需要与校内师生的教与学关系和行为结合,让线下师生关系、教与学行为部分的在线化。例如,老师在线备课、发布和批改作业,学生在线完成作业,学生、老师、家长在线沟通交流等。这样,不额外占用学生的课外时间,同时解决了学生的自觉性不高、时间不够问题。同时,政府也在强力推动。

 

但在推行的过程中也不是没有问题存在:

 

(1)家庭宽带接入率(也基本是PC和平板的硬件普及率)与“人人通”的矛盾

2014年年底,中国宽带入户总量约1.8亿户,占4.3亿户的41.86%,近几年,每年6%左右的增幅,到2017年,家庭宽带接入率估计在60%左右。城区家庭宽带接入率以西部某一级城市为例,家庭宽带接入率在65%左右)。只要一个班级学生的家庭宽带接入率不到100%,师生之间就很难进行在线教学互动,人人通平台的使用率不会高。

 

(2)家长对在线学习可能的视力影响担忧

相对学习成绩或知识掌握,越来越多的家长更关注孩子的身体健康。K12在线教育的兴盛,必须解决或打消家长的这个担忧。目前缺乏这方面的权威数据或解决方案。

 

(3)老师的动力不足

K12老师的正常收入在3000元/月左右,收入分配基本还是大锅饭。开展在线教学,基本都有微课、翻转课堂、个性教育方面的要求,老师和学习成本很高,教学负担不一定降低,甚至增加。收入低、分配大锅饭,明确的高学习成本,不确定或不存在的教学减负,老师不积极。

 

(4)对教学效果(主要是考试成绩)提升的不确定性

班级之间、学校之间,以考试成绩为主要指标的评比客观存在;中考和高考,都是考试成绩决定一切。目前尚无任何证据表明,在线教育能提高学生考试成绩。

 

注:上述4点问题是从广泛意义角度,但各地的民校、民办学校,基本不存在这些问题,或即使存在,但不构成推广使用障碍。

 

4、产品和服务必须让学生、老师和家长基本共同认可

 

针对K12的在线教育产品和服务,必须让学生、老师和家长三方基本共同认可。这三个群体中的任何一方出现不满意或抵触,都将很难推广。由此,市场推广和用户活跃,可能难以短期见效。

 

作者介绍:

陈太春,先后从事过教材教辅、多媒体教学设备、教学资源平台和电子书包9年多时间,营销为主,也涉足产品。基本全国跑,基本天天与K12的学生、老师、家长、校长、教育部门的管理者打交道。虽然没有所谓的大数据,但对他们的现状和想法,对教育部门和学校的运行规则,有较多的面对面的了解。其中的一些信息,是在向他们推销相关产品过程中获得的,而不是专门调研的结果,窃以为,让对方付费购买时,对方反馈的想法和认识,往往才是最真实的想法和认识。

信息真实与否,判断和假设正确与否,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权当抛砖引玉罢。

QQ:45560060,微信:chentc01,电话:13551817336,欢迎砖头和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