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邦鑫:为何在线教育领域出不了淘宝、京东

茄葩 0

W020150128680376113318

 

1月27日,好未来(原学而思教育)董事长兼CEO张邦鑫在2015多知新年论坛上发表了主题演讲,他认为“在教育行业很难做一个像京东这样的产品,全人群都覆盖”,因为服务人群存在很大差异。关于在线教育的投资方向,张邦鑫“看好一切用技术来改变教育行业的团队和产品”。

 

好未来为什么做在线教育投资?

 

当我们面对在线教育,做了一个研究,在去年上半年,当时我们把所有的能够找到的在线教育的公司和网站列出来,在2014年的5月份,我们有一个10个人以上的团队,把能打开网站的所有的在线教育网站,能找到的,做了大概一两个月研究,可能有漏网的,但是不会太多。一共有692个项目,我们就把这些项目做了个分类。

 

研究之后发现一个特点,到下半年,11月份的时候,我们第二次做了这个工作。到下半年的时候,当时大概有970个项目。能打得开网站的,当时已经有几十个项目消失了,网站打不开了,APP没人运营了。这970个项目我们就做了一个分类。发现一个特点,什么特点呢?大家看,其实我们的这个教育,比如说今天以教育的名义坐到一块了。其实咱们仔细说说,咱们都不是一个行业的。

 

为什么呢?因为,比如说你做职业教育,达内的韩总做职业教育,我做中小学。咱俩服务的客户不是一拨人。只是我们做了同一件事情而已,我们的客户不是同一拨客户。那么问题就来了,整个教育行业有多少拨客户呢?细致的研究了一下,母婴、学前、少儿外语、中小学生、大学生、职业教育、职业技能,找工作,提升能力的,成人外语,兴趣类的,还有其他综合各种各样的。其实每一个不同的类别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呢?是人群就不一样。

 

说到这里我们就发现很难做一个产品,在教育行业很难做一个像京东这样的产品,全人群都覆盖了。为什么京东的这样的产品,淘宝这样的产品就能够存在呢?原因是有叫做范围经济,在经济学上有两个名词,一个是规模经济,量越大越便宜;一个是范围经济,当当是卖书的,被京东打的很惨。京东一部手机有50块钱利润,他可以补贴100本书,每本书比当当便宜5毛钱,它有这个范围经济。

 

我在这个地方A品类赚钱,B品类补贴,打击你。他有重复消费,大家看看教育行业,这个就麻烦了。教育行业就没有这个优势,一个人报了四六级,不可能报一个小学的数学,没有这种范围经济。这就切了一刀,这个市场范围很大,但是已经被切了七八刀。

 

第二个方向,你看工具、内容、服务,有做工具的,有做服务的,有做社区的,这个东西也不一样。他被切了第二刀,横切、纵切、侧切,这三刀切下来,你会发现,一块非常大的蛋糕是由几百个小块组成的。

 

这就能解释有人说:教育这个产业,蛋糕很大,但是吃的都是蚂蚁,连个蟑螂都没有。

 

所以整个在教育行业表现出来的特点是非常细分、垂直的。你说搜索引擎市场也不大,就几百亿,但绝大部分被百度拿了,它就能做几百亿。教育市场可能很大,有几千亿,但是是千千万万的机构去分的。所以我们一研究就发现了这么个特点,后来我们就想,再回到我们过去十年的理解,我们要务实、专注,做强比做大更重要。

 

我们掂量掂量自己也没这个能力,老老实实把我们自己的事情,K12主战场再做好一点。K12我们想了想,我们也做不完。它的表现形式也很多,还可以继续再细分。几百个城市,几千个县,我们就在少数城市把它做透就好了。后来我们说别着急扩张,再加上我们的商业模式。这个事情做多大不是我们最追求的。而是希望每做一个事情把这个事情做好,把学生家长服务满意了。这是我们大概的策略。

 

这是我们做投资的第一个原因。因为我们能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不错了,还没做好,这个市场是非常细分的。我们也想说,我们可以不可以做职业教育呢?我们也想,那个客户群和我们的学生完全不一样。我们要做产品,做产品分析,首先你得分析你的客户,我们完全不了解那个客户,所以我们无法去提供这样的事情。所以这个事情我们就先不做了。不去做这个事情,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第二个原因,我们后来考虑做投资,很多K12市场的人来找我们,我们也投,原因很简单,你愿意让我投,我为什么不投呢?做K12我们有1万个竞争对手,做K12的太多了。不多100个,何况多1个呢?创业者看得起我们,我为什么不愿意投呢?我们投资还是很开放的思路。

 

我有时候也跟我们的投资部的小伙伴讲这样一个逻辑:我想讲的不是生态,而是产业链,任何一个企业,我们应该找准在产业链中的定位。在20年前,中国人认为投资是一件不可接受的事情。你看我好好做的公司,为什么要把股份卖给你呢?这不是说我做的不好吗?所以20年前中国人是不接受投资这个概念的。10年前大家就普遍接受了,拿到投资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今天很多人还不接受一个企业应该做长板,我把我的事情做好,去找别的长板去拼,这样的认识在美国、硅谷是非常普遍的事情,大家做好在自己的价值链当中最擅长的事情。

 

第三,还是基于我们只做少量的事情,其实跨品类有很多合作可以产生的。因为可以相互学习,比如说我们做K12,可以跟别的品类,比如说留学,比如说职业教育。可能有很多可以相互学习和借鉴的地方,因为比如说涉及到教研,涉及到大规模的管理,涉及到直播系统,很多地方是可以直接共用的。我们有很多品类是不做的。各种琴棋书画我们是不做的,这些都可以在生源、研发、场所上都可以有相互借鉴和合作的地方。

 

基于这样的原因,大概在过去一年多,我就花了时间去做投资。前面半年我只投了一个案子,宝宝树,第二个半年投了两到三个。到第三个季度就投了多一点,具体就不说了。最后导致我们的投资人,见了我们CFO就问,你们怎么投资了这么多。有的一看就不靠谱,明显五年、十年也赚不到钱。

 

投资的逻辑:技术、社区和未来教育方向

 

这就涉及到好未来投资,我们投的方向,到底逻辑是什么?我有三个逻辑,我们的使命是让学习更有效。所以,我看好一切用技术来改变教育行业的团队和产品。基本上这个行业的技术,为在线教育行业提供技术支撑的机构,我们都比较感兴趣。因为我相信,科技不仅仅是改变教育的,也是改变世界的源动力。

 

第二类,我们会投一些有用户的社区,和有变现能力的机构。第三类,就是投资人看不懂的,美国在线的大学,这是我们认为会代表教育未来的方向的,代表我们的价值观和使命感的这样一些项目,这三类都是我们当时在投的。投了一段时间之内,我们大家觉得内部压力也比较大,说张邦鑫如果你这样投下去,可能会把我们的现金都投完了,然后开了个会就把我投资权力给“免了”,所以大概在两三个月之前我就不负责投资这块业务了。

 

但是,我们投资这个事情还是要继续做下去的,新的负责人刘亚超比我更靠谱。而且我们认为未来中国的在线教育,中国的教育一定会越来越好的。我相信,可能在我们这代人的努力下,中国的教育是非常有希望赶上,甚至超过西方这些国家对教育的理解,对教育的投入,对教育的效果展示。

 

总体而言,我们非常看好中国的在线教育,虽然说也有伙伴讲,在教育行业的投资成功的退出率不高。真正的退出成功的投资人不多,据说都是“VC的眼泪”。我们还有一个很好的投资人朋友说,他说他为什么做教育投资,他说做教育投资,由于回报率低,基本上有点相当于把社会的钱还给社会,跟做慈善是差不多的。

 

说明做教育的投资,成功率坦白说不是特别高。我们的整体来看,在一个行业的初期阶段谈回报率,还言之尚早,现在这个行业还是需要大家投入钱、人力和精神耕耘的阶段,还远远没到回报的阶段。但是这个行业到了开始见到一些成效的,比如说有一些项目已经快千万用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