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工程师董飞:教育科技我最看好人工智能

 

董飞,Coursera数据工程师,本科就读于南开大学,硕士就读于美国杜克大学,先后在酷迅、百度、Amazon、Linkedin等公司实习或工作。关注技术与教育的发展,且乐于分享,在硅谷组织了多场技术讲座。

 

此次茄葩独家对话董飞,意在分享Coursera的发展模式,探讨科技进步对教育发展的推动作用。

 

茄葩:Coursera和edX的兴起,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高等教育的形式。作为Coursera的工程师,您觉得两者之间有什么异同?

 

董飞:Coursera和edX都是大规模在线教育(MOOC)的先锋,他们都在尝试改变和颠覆传统教育,翻转课堂。

 

2012年被称作“MOOC之年”,当时一些激进分子甚至认为MOOC将完全取代大学,我并不赞同这个观点,也不认为这是合理的。而在2013年,很多人感到很失望,因为一年过去并没有任何一所大学倒闭。2014年,我们壮大团队扎实做产品,不管是注册活跃用户还是精品课程都取得了非常喜人的增长。

 

Coursera的目标学员主要是已经工作的成年人,而不是仍处在传统教育模式中的学生。目标学员在数量上占据了绝大多数,并且在不停地增长。目前,Coursera拥有1000多万用户,他们对自己的收获很满意。

 

在线教育的市场前景非常广阔,edX跟我们既是竞争对手,也在一起探索新的模式。当然主要区别在于edX是非盈利机构,它们的背景主要是哈佛MIT形成的联盟,面向美国东部;而Coursera是盈利机构,很多著名VC投入很大资本来支持,利用硅谷的人脉和资金优势,面向更广阔的学校平台,包括我的母校杜克大学,斯坦福、耶鲁、普林斯顿、宾夕法尼亚大学都是我们第一批的合作院校,在中国跟北大、上海交大、复旦、西安交大、中科大等都建立合作关系。我觉得不管是从课程的全面度、质量、资金支持,还是技术实力上,Coursera都属于第一梯队。

 

茄葩:您认为Coursera今后的发展方向是?比如,它会免费吗?

 

董飞:Coursera的使命是提供世界最好的教育资源,推动教育的平等化。绝大多数课程的访问都是免费的,这样才能把门槛降到0。但另一方面作为一个盈利机构,Coursera有风险投资的支持,那么投资人也需要回报机制,所以我们一直在探索商业模式。

 

目前我们把课程和专项中的认证证书作为了主要的收入来源。认证证书的效果相当好:在完成课程的学员中,选择认证证书的学员比例稳步上升,已经从不足10%提高到了大致20%或25%。

 

至于专项课程(Specializations),它们是更大的学习单元,在结束时需要学员完成一个项目以体现自己有能力将所学的知识用于解决真实世界中的问题。在那些专项课程中,完成课程的学员中通常有40%以上取得了认证证书。

 

我有信心这会成为我们重要的收入来源,使得我们可以稳定运营,同时还能让我们继续提供免费教育。

 

有了盈利模式使得我们更加灵活,因为我们不必做每个决定都要得到政府机构的批准。当我们推出认证证书后,对于美国人或者欧洲人来说,50美元或许不是个大数目,但是对于居住在非洲或者中国的一些人来说,这可能就贵了,所以中国现在降低到29美金。

 

我们同时推出了财政奖学金选项,使得那些无力负担的学习者可以申请免除费用。而edX并没有这些。

 

最后,我们希望在商业上取得平衡持续发展,同时又保持在全球教育平等化目标上的初心。

 

茄葩:从MOOC的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技术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改变我们的教育。eSchool news在2014年年末评出了美国十大最具影响力的教育技术,您比较看好其中的哪一项教育技术?为什么?或者,不局限在这个范围内,您看好的教育技术是什么?

 

董飞:个人最看好人工智能,它将来要实现的是与人类的紧密贴合,甚至未来可以实现“思考即学习”,那么连接人与知识的工具将不再是刚需。当然,我们也可以把机器人等人工智能产品看成工具,而这个工具足以让人们脱离在线学习的方式去学习。机器人是人工智能综合技术的体现,从识别系统到专家系统、智能搜索、逻辑推理及信息运算等各种系统都有交集,通过听觉、视觉、触觉、感觉及思维方式进行模拟。

 

未来的人们只需要一个机器人或者一款智能头盔就可以完成所有的学习。现在人类教学场景非常简单,在线教育也仅仅通过图像、视频等多媒体的方式来表现教学知识点。在未来的人工智能教育时代,将实现虚拟现实立体型的综合教学模式。其实人机交互被认为是人工智能领域重要一环,未来教育不只是与老师交互,同时也可以与知识交互,每一个知识点都可以立体展现。想象一下电脑知道你学习的进程和特点,在给你一些刺激和激励,更聪明地提示你,这样开发了你的大脑,知识也按需所得。

 

无论人工智能发展到什么阶段,检索是最基本的需求。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将来的搜索方式会脱离文字搜索,语音搜索与OCR识别技术正在迅速提升准确度,现在Google、苹果、百度都有这样的技术,只需要说一句话或者给个提示就可以展现出精确的结果。更智能的搜索基于意识搜索,大脑只要一想就可以出结果,这是当前机器学习(Deep Learning)与可穿戴设备领域都在探索的方向。

 

场景时代是说各个领域都有应用场景,比如学天文物理,它的最佳场景是置身宇宙中;学政治,最好是你模拟当个总统来分析国际形势;学法律,你就是法官在复杂的情况下作出最公正判断。而当前的教学仍旧还是PPT和视频教学展示知识点。在未来,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可以实现的不只是视觉上的,在教师触发某些设置以后,学生对知识点可以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茄葩:据我所知,Minerva Project在美国引发了很多争议。您怎么看待这所大学,支持或反对,为什么?

 

董飞:我有幸也认识了Minerva项目的学生,跟他们做过交流,我觉得他们的项目是一个有时代意义的产物。传统的大学把大量的经费花在行政,优美的校园和气魄的教学楼上。但大学的伟大不是因为这些,而是因为大师的存在。

 

美国的大学分为私立大学,公立大学和社区大学。就算是私立大学,他们也不是盈利导向,他们靠校友捐赠管理基金,比如之前耶鲁大学连续几十年复利增长17%,把利息和利润投入到引进大师和培养人才上。当然他们也有很大的问题,学费一直高涨,跟社会需求结合不紧密,老师投入科研精力大于教学。

 

Minerva它还是属于精英化教学的线上实例,它通过互联网授课避免了教室的成本,通过在线课程作业管理节约了书本等成本,通过教授1对1的辅导最大发挥学生的潜能,通过学生一起住宿完成课下互相激励和友情的培养。它才刚开始办,目前是founding class第一期28个学生,我个人对它下一步如何扩张又不影响质量非常关注。他们从好未来、真格基金等融资7000万美金,这样的估值也存在非理性的因素,如何做到更大的影响力确实是非常挑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