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科技公司往何处去

1_1449111108

Remind联合创始人科普夫与员工

国外媒体发表文章称,教育科技创业公司在挖掘互联网潜能上只是迟来者,不过风险投资者们似乎很看好该行业的前景,去年该行业的总融资额也创下了新高。

 

教育科技行业不乏新兴公司,它们拥有创新想法,但尚未形成可行的商业模式。不过,这并未让投资者却步,他们纷纷注资各式各样的教育科技创业公司,从面向教师的免费课堂管理应用到面向成年人的外语课程工具。

 

CB Insights的最新报告显示,去年,教育科技公司的融资额飙涨了近18.7亿美元,同比增长了55%。该规模创下了CB Insights 2009年开始跟踪该行业以来的新高。

 

其中,较为引人瞩目的融资交易包括:为科技专业人员提供在线培训的Pluralsight融资1.35亿美元;可方便教师跟学生与家长通讯的免费通讯服务Remind融资4000万美元,投资方包括KPCB等风险投资公司;为教室用途定制的在线社交网络Edmodo融资3000万美元,其服务免费提供给个人教师。

 

“教育是互联网技术最后触及的行业之一,我们发现该行业在快速追赶上来。”行业新闻服务与研究公司EdSurge的CEO贝琪·科克伦(Betsy Corcoran)表示,“我们开始发现更多的传统投资者比以前更加关注该市场了,如KPCB、Andreessen Horowitz和Sequoias。”

 

业务模式尚存疑问

 

尽管教育科技行业势头正猛,但它的融资额相比消费级软件仍相距甚远。例如,光是打车应用Uber,去年的融资额就达到27亿美元。

 

融资规模相对较小,说明教育科技创业公司在说服公立学校系统采用其创意产品上面临着不小的挑战。它们往往必须要寻求吸引那些预算有限且采购流程缓慢的本地学区。为了绕开官僚制问题,不少创业公司都选择直接向教师推销其免费的学习应用和网站,寄望他们所在的学校最终会购买高级版的服务。

 

不过,现阶段还不知道这种直面消费者的“免费增值”策略是否适用于教育类软件。

 

CB Insights分析师马修·王(Matthew Wong)指出,“该行业的部分公司的商业模式还存在很多的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由于产品是免费的,‘将来要如何货币化那些用户呢?”

 

以Remind为例,该颇为流行的通讯应用让教师可以用来给学生发送家庭作业提醒,以及跟家长分享课堂的情况。体育团队教练也可以利用该系统来向运动员发送最新天气资讯和日程变动。

 

口口相传帮助Remind从一个不知名的品牌变成一个全国性的现象级服务。该公司于2009年在芝加哥创立。据透露,该服务现有2300万用户,较5个月前的1800万明显增长,它的信息发送量也累计超过10亿条。

 

Remind联合创始人兼CEO布雷特·科普夫(Brett Kopf)表示,“现在,你一下子就能在线完成订购比萨饼,通过Uber或者Lyft也能够迅速叫到车。而学生在学业上遇到困难,家长们却往往无法获知。我们想要做的就是让这类沟通变得更加及时。”

 

正当部分其它的科技创业公司迟迟没能利用移动趋势,Remind却实现了快速的增长,一部分是因为它的系统能够让教师通过多个渠道发送信息,包括网站和移动应用,且支持文本信息和语音信息两种形式。

 

Remind最近招聘了一些曾供职于Skype、Facebook等知名消费科技公司的增长策略师和工程师。科普夫说,Remind计划最终通过对额外服务收取订阅费用来创收,比如面向学校的紧急通知系统。不过,该公司目前的重心并不在商业化上。据他称,Remind去年获得的4000万美元融资主要用于改进产品和进军国际市场。

 

需经常性收入

 

既能吸引教师又有庞大规模的那些教育科技创业公司,未来或许能够像Spotify等消费品牌那样成功从免费增值模式获得收益。

 

”我想,有的公司会做不到这一点。”风险投资公司GSV Capital的CEO迈克尔·莫(Michael Moe)说道,“不过,如果你能够货币化2%至20%的用户,那你的公司肯定能够取得盈利。”

 

GSV Capital有投资Dropbox、Spotify等消费科技公司以及免费在线课程提供商Coursera等教育科技公司。Coursera是通过向完成课程的学生出售证书来谋利。

 

不过,部分投资者更加青睐那些直接对产品收费的教育科技公司,比如那些向学校出售软件即服务或者向成年人出售培训课程的公司。例如,来自犹他州法明顿的Pluralsight致力于服务那些想要掌握最新的编程语言和游戏设计工具的科技专业人员,为他们提供在线培训。该公司向个人用户收取29美元的月订阅费,对于想要给员工提供课程的企业客户则收取数额较大的年费。据Pluralsight透露,去年它的营收接近1亿美元。

 

“由于技术日新月异,软件专业人员每两年就要更新一下自己的知识技能。”Pluralsight的CEO亚伦·斯科那德(Aaron Skonnard)指出,“他们可以借助我们的资源平台与时俱进,保持竞争力。”

 

这种经常性的收入流很能吸引教育科技投资者。

 

曼哈顿风险投资公司Rethink Education执行合伙人马修·格林菲尔德(Matthew Greenfield)说道,“我们在物色有经常性收入的投资目标。”对于Pluralsight,他说道,“因为它在人们的职业生涯中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他们会愿意付费使用。”

 

格林菲尔德的公司并没有投资Pluralsight。但它的其中一家投资组合公司Smarterer去年被Pluralsight以7500万美元买下,它致力于打造技能评估和评分系统。

 

然而,鉴于教育科技行业还处于初期阶段,投资者只是有选择性地投资符合特定条件的公司。

 

“如果你有市场份额、用户规模和活跃度,那你就能找到办法建立可行的业务模式。”KPCB合伙人约翰·杜尔(John Doerr)指出,“但要做到这些绝非易事。”

 

本文原载于网易科技,原标题为《教育科技公司获风投青睐 年融资额创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