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克谦:皮影客的一天,全世界的一年

穆夏 0

QQ截图20150122080731皮影客团队,左一为胥克谦

“在过去的3年里,皮影客动画云几乎是最慢的创业公司。未来谁都没我们快!2年后,皮影客平台每天的动画制作量将超过原来全国全年的生产量;3年后,皮影客的一天,等于全世界的一年!”皮影客创始人兼CEO胥克谦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

 

到底是怎样的底气才让胥克谦如此自信?

 

4岁孩子可以做动画

 

让人人都可以做动画,这是胥克谦的初衷。

 

传统的动画制作不单需要有扎实的美术基础,还需要完整的故事构造和较好的动作、行为处理。动画的每一帧都是由单一完美的画面组成,1秒25-30帧的速度,就算是由flash通过运动轨迹来做也需要很长的时间。加上一边做一边调整、修改,一分钟的动画可能会耗时一周才能完成。

 

但皮影客打破了这一既成规律。它将动画制作的过程模块化,分为场景、分镜、人物、动作、对话等等不同的模块,用户只需要通过简单的操作将这些模块相组合,就可以制作一个动画。一分钟的动画,五分钟就能搞定。

 

“哪怕你没有接触过动画,也应该可以很快上手”,胥克谦说,“我们测试过,4岁的孩子可以独立完成操作,青少年和成年人更不在话下了”。

 

这听上去有些不可思议,但却是胥克谦近20年行业实践的沉淀。从办培训学校、互联网软件公司,到成为电子硬件产品公司的COO,从音乐到IT到电子、从教育到技术到管理,多年的积累终于让这些跨界的知识能力融合起来,获得了独特的创新能力。

 

早在90年代开办钢琴培训学校时,胥克谦就开始了模块化速成教学法的探索,他称之为“逆向教学法”。这个教学法以结果为导向,不单独讲授理论,而是在实际操作中将理论融会贯通,保证每步学习都实现最终成果,以合理设计的成就感来驱动学习。这种方法的优点是可以迅速掌握,并实现学习者自我驱动。

 

“如果将学习时间缩短到几分钟,短于掌握一台新电视机使用方法的时间,那么人们将忽略学习过程的存在,而直接使用它”。这和皮影客正在做的事一脉相承,只是中间的跨度是20年。

 

动画怎么做教育

 

动画和教育,乍一听像是两回事。

 

假设这样一个场景:少儿英语老师在课堂上用动画演示对话场景,然后请学生自己制作动画并配音,最后每名学生向全班展示成果。老师布置的口语练习作业也通过动画配音来完成。学生看似在制作动画,但背后承载的是口语练习的目的。这样的口语教学是不是更有效?

 

如果动画场景是海贼王,是不是成人也愿意学习?如果动画场景是人文地理,那么地理历史学科是不是也可以使用?诸如此类的疑问,在皮影客开放专业版内测后,渐渐多了起来。

 

有些培训机构早早看到了机遇,当别人还处在发问的阶段,它已经出手。2014年12月13日,皮影客宣布将在一周内分批发放2000个专业版邀请码。12月19日,北大青鸟研究院内部已经举办了皮影客讲座,这是第一次由第三方组织的专题培训活动。

 

改变的不止是培训行业,传统学校也应声而动。2014年12月27日晚10点以后2小时,突然有几十个海南的老师集体注册申请皮影客邀请码,申请理由都是微课。而皮影客没有在海南举办过任何活动。

 

“皮影客没有运营团队,在我们没有主动推广的情况下,会有第三方组织活动,只可能是用户感受到了我们的价值”,胥克谦肯定地表示。

 

在2015年1月16日的一次教育行业会议上,胥克谦演讲时展示了用户制做的动画版教育内容,在场包括众多著名教育机构和一家世界顶级教育内容提供商。他们惊叹于媲美世界顶级教育公司的内容品质,而这动画课件的提供者只是一个小规模的初创公司。

 

这是皮影客对教育带来的改变。

 

QQ截图20150119021652

团队被用户推着走

 

为了确保产品是真正有用户价值的,皮影客在试运营阶段就向用户收费。“用户用真金白银来表示对我们产品价值的认可,因为花钱了,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倒逼我们做得更好。”

 

皮影客的功能改进基于后台大量的用户行为数据。只需要把新功能给少部分人试用,根据他们的行为分析做调整,第二天再把更新版发放给新的用户试用,再分析再调整,最后发现这个功能使用没有障碍了,就知道自己成功了。

 

因为没有运营团队,倒逼团队整天去想怎样靠帮助用户实现他们原本不可想象的价值,让产品本身具有传播性,获得用户的反向驱动。团队被用户推着走,所有用户和客户都是推广者,更是运营的一部分。

 

随着用户越来越多,网上也涌现了一批用户自制的皮影客使用教程。胥克谦会组织同事学习用户做的教程,分析原始产品设计和用户理解之间的差异,讨论下一步的优化路径,“但我们不会为单独的用户做任何改变,我们只为整体的用户体验做改变”。

 

在胥克谦看来,人性都是一样的,凡是认为不一样的,都只能做小众产品。如果要做大众产品,你眼中的用户,质都是一样的,量可能需要微调。“就好比所有人面对同样的刺激都会有趋同的反应,只是反应的程度略有差异,用户体验都是基于这种原理”。

 

下一个时代的开始

 

胥克谦晒了一张账单,亚马逊AWS云主机费用11月是198元,12月开放内测后突破300元。这对一家企业级的动画类云服务来说,消耗实在是太少了。以至于胥克谦都会问自己,“我们是不是对性能优化太狠了?”

 

他的两位主要技术合伙人,一位是具有超强算法能力的顶尖引擎开发高手;另一位是可以用最平实的开发语言平台开发出高性能、高并发PaaS平台的超级架构师。还有一位合伙人在动画行业从业10年,几乎干过动画行业所有环节,她的到来让皮影客引擎的制作品质快速提高到准专业级水平。

 

3年来,皮影客一直坚持每周快速迭代,但因为工作量极大,不为外人所知。2015年决定开放呈现皮影客的每周产品与服务更新,每周一固定在皮影客订阅号发布。从此,皮影客不再有秘密,对内对外都开放。

 

胥克谦从不担心自己被超越,过去三年的发展已经打造了相对高的技术壁垒。以动画云引擎的运行效果为例,刚上线那会生产22分钟的动画,最低配服务器的CPU消耗一直在0.x-4%之间波动,只有一瞬间达到10%,以至于提前设置的服务器性能自动升级和自动扩容的策略都没有被触发。

 

“我们测算一台服务器每天支持生产2000分钟问题不大,一年也就是70万分钟,差不多是现在全世界一年的产量了”。 

 

这样的发展态势不可避免影响到了传统动漫业务,胥克谦在朋友圈分享的一条信息或将成为未来几年的样态。

 

“刚才一家专业动漫公司创始人告诉我,他们刚决定春节之后停止所有传统动漫业务,全面转到基于皮影客的业务中来,自己品牌的精品动画新媒体、企业与个人动画形象定制、教育类动画设计制作等等。他们的说法是,使用皮影客做动画会成为趋势,他必须抓住机会”。

 

趋势不可挡,有人将皮影客的出现和flash的诞生相提并论,认为它将深刻改变内容生产相关的众多行业。胥克谦更进一步,在他眼里,皮影客是下一个时代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