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互联网精神相遇百年老校:“参与感”玩起来

五中科技节—水火箭发射

五中科技节·学生在发射水火箭

 

“ iPhone出现,手机行业重新洗牌,但还有三星与之匹敌。当两大品牌分食世界手机市场的时候,中国手机还有没有机会?这个时候,小米出现了。为什么是小米?因为小米所代表的互联网精神强调开放、平等、协作、分享,更强调参与感,注重体验,最终赢得了用户”。

 

说这段话的人,不是科技企业的老总,而是辽宁省沈阳市第五中学(以下简称“五中”)的校长金巍松。沈阳五中是一所百年中学,其前身是始建于1905年的奉天普通学堂。当互联网思维和百年老校发生碰撞,学校会发生什么变化?茄葩独家对话金巍松校长,解密两者的化学反应。

 

茄葩:金校长平常对互联网行业关注吗?

 

金巍松:我是语文老师出身,和互联网行业有距离感,但周围很多人都非常关注这个行业,我也以一种开放的态度来接受、学习。互联网的发展打破了物理的疆界,让世界变得更加开放。开放让世界变得更小,但却让教育变得更大。

 

茄葩:在治理学校的时候,互联网精神有没有体现?

 

金巍松:过去的教育以被动的学习接受或灌输为主,今天的教育应该以体验为主要的经历方式。所以我们强调“参与感”,不管是办学理念的确立、课程的设计还是课堂的构建,“参与感”都贯穿始终。

 

比如五中的办学理念是“用完整的教育培养完整的人”。完整的教育有五大特点,也就是丰富性、可选择、开放性、重体验、面向未来,这都和互联网精神相似。而完整的人是全面而有个性的人,表现了我们对差异的看法:尊重差异、了解差异、成全差异、发展差异,这是完整的教育所要达成的目标。

 

茄葩:这种“参与感”在具体落实的时候是怎么做的?

 

金巍松:“参与感”的体现有很多方面,最突出的一点就是活动课程。五中提倡活动课程化。活动课程也是我们校本课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们把校本课程分为基础型、活动型、探究型与拓展型,其中活动课程与基础课程,都属于学校的必修课程。

 

五中流传着一句话“每月一个节日,三年百种体验”,指的是五中的活动都是有主题、成体系的。除了作为寒暑假的二月和八月,每个月学校都有一个特色节日:一月有游学节、三月有科技节、四月有成人节、五月有多元文化节、六月有社团节,七月有校友节、九月有体育文化节、十月有学术节、十一月有感恩励志节、十二月有创意节。这“十大节日”构成了活动课程的主体。每个节日都有一个明确的主题,在该主题的统领下至少开展五、六项相关活动。

 

此外,自辽宁省推行特色学校建设以来,五中倾力打造科技特色学校。学校在科技节、创意节等特色节日之外,还推出了“十大科技主题”系列活动。每月推出一个科技主题,比如结构与工程、数字与信息、生命与健康、空间与气候等,并围绕科技主题开展活动。

 

与此相对应,学校还提出了“十大生活技能”,涵盖避险逃生、野外生存、电器维修、演讲辩论、假钞识别、烹饪烘焙等十个重要方面,也是每月推出一个,让学生通过充分体验的方式培养多方面才能。

 

五中的微信平台也为学生提供了开阔的空间。除了直播学校的活动之外,很多版块都是学生的个性天地。比如“微学术”,用以发布学生自主探究的课题与成果;“微创作”则以学生的文学、艺术习作为主要内容。

 

有了开阔的平台,学生就得以自由地表达;有了丰富的活动,学生也就有多样的选择。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当参与者或是观众,甚至可以参与到活动的策划组织中来。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因为学校提供的都是大一统的活动,学生没得选择,自然也就没有自主体验的参与感。

 

茄葩:为什么要开发这么多的节日课程?

 

金巍松:西方有很多节日,中国也有很多节日,说明人类社会需要节日。但过去学校是拒绝节日,好像节日就是放假。教育应该是完整的,如果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给人的感觉是教育的边界很窄,参与感也无从谈起。我们希望学生能期待节日,参与节日,在丰富的节日活动中发现自我,实现自我,完善自我。因为节日课程有教育的功能,也是成长的一种方式。

 

茄葩:这些活动是学生自发组织的吗?

 

金巍松:有一些是学生组织策划的,有一些还是需要学校的引导。因为高中阶段的学生的兴趣大部分在于模仿,在于熟悉的热点和好玩的事物,比如cosplay、动漫等,不用学校组织也能玩得很好。但教育不全是玩,在一些重大事件和活动上,学生还是需要引领。

 

李昊明同学发明的“家用3D打印机”在第29届辽宁省科技创新大赛中荣获金奖

李昊明同学发明的“家用3D打印机”在第29届辽宁省科技创新大赛中荣获金奖

茄葩:除了活动,“参与感”在课堂和课程方面有没有体现?

 

金巍松:课堂方面,我们提倡“思问”课堂模式。高中课堂学习,“思”和“问”是两个极其重要的环节,所谓因思而有问,因问而成思,它包括四个环节:自问引思,互问明思,追问深思,切问成思。“思”“问”联动,学生自然而然就参与到课堂学习当中。

 

课程方面,我们提倡国家课程校本化,也积极建设学校自己的校本课程,前面说到的活动课程就是其中之一。同时,在沈阳市教育局基础教育二处的统筹指导下,五中先行在物理学科开展走班上课,学生有了更多的选择。

 

学校建设了物理学科教室,学生分层走班,分成三类教学:数理与科技类,经济与工程类和人文与社科类。课程配套正在积极运作当中,在第一类教学中,学校将一些大学的选修课程引入高中课堂,学生自主实验完成基础科研课题;而在第二类教学中则更强调学科的思维方法和拓展实验;第三类则突出人文科技和引桥课程。

 

我们采取班主任统筹管理、学科教师精细管理与学生自主管理相结合的动态管理方式,建立了教师评价和学生评价相结合的“6+2”评价体系。

 

茄葩:任何改革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单科走班在实行过程中,您感觉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金巍松:我感觉单科走班比全科走班更难。因为单科走班实行后,行政班和教学班并行,学生是流动的,学科教师不好抓住学生,课后辅导难以开展;学校对教师和和学生的评价策略要相应调整;管理上也存在一定困难。

 

但我认为分层教学跟个性化发展方向结合,是未来发展之道。高考改革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分层教学的实现。

 

茄葩:说到高考改革,最近教育部出台文件,2015年启动高中学业水平测试、综合素质评价改革,您怎么看?

 

金巍松:我觉得应试观念的转变仍需要一段时间。比如选科考试,大家不会凭兴趣选科,而是看哪一科更容易拿到高分;分层教学也是一样,很多学校想的是怎么样分班才能提高成绩。如果是这种思维,对改革也是一种伤害。

 

茄葩:在教育改革进入深水区的时候,您认为学校应该怎么做?

 

金巍松:当教育面临深层次转型,教育人一是要坚守,二是要突破。坚守教育的价值,发现人、成全人、发展人,这和学校办学理念相呼应。每一个人都有欠缺,但我希望教育是完整的。

 

突破实现教育价值的过程,要抓住四个方面,也就是平台、功能、资源和效果。平台是设计出来的,任何一个学校要落实办学理念,提高教育教学质量,都需要平台。平台有大有小,要做到大中有小,小中见大。功能是挖掘出来的,要有主题成体系。主题是实现功能的抓手,保证了方向和力量;体系是实现功能的路径,保证了空间和品质。资源是整合出来的,整合需要转型和开放。转型就是改变工作方式,重新建立联系;开放就是打破边界的限制,提供更多可能。效果是落实出来的,我们强调参与感和细节力。无论是教育还是教学活动,参与感都是学生进一步深入体验的保证。细节力则体现在对事物本质的把握,对标准的明确和对流程的设细化上。

 

茄葩:要完成教育改革的重任,校长需要具备哪些素质?

 

金巍松:首先是理念和思想,要有自己的判断和对未来大势的确定;其次是整体规划和设计平台,要在战略层面拟定框架和体系;最后是在战术层面落实和执行。要能够从宏观把握,从微观推进,为学校开拓广阔的天地,为学生提供完整的教育,让世界离学生更近,让学生走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