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是个大家庭?说者容易做者难,偏就有人做到了

DSC_0652_副本

 

在这所学校,学生实行学长制管理。学校打破班级界限,让不同年级的孩子组成一个个“家族”。学生根据年级的高低排序,高年级的学生做董事长,依次往后排,家族中从大到小的各种角色,每个人都能依次感受一年。当老小的时候可以撒娇卖萌,当了老大就得学会体贴人、帮助人。

 

在这所学校,除了课堂,其他一切活动都在“家族”中完成。“家族”的一切事务,学生高度参与,高度自治,连“家族”、“家规”也是他们自己商定的。每一个“家族”中配一位老师,担任史官,负责记录“家族”的活动和外出游学的安全,但没有指挥和决定权。

 

这所学校处在中国教育改革重镇——山东省潍坊市,在众多改革先锋、明星学校的环伺下独树一帜,提出“自主学校”、“自主教育”的口号。学校执行校长董梅坚信,自主教育的出现已经意味着一所不平凡的学校的诞生。

 

生来不平凡·对话潍坊高新国际学校执行校长董梅

 

茄葩:为什么会想到在学校推行学长制管理?

董梅:现在家庭多是独生子女,孩子们没有兄弟姐妹,比较以自我为中心,缺少分享的精神。我们希望以学长制管理为起点,给孩子们营造一种家庭的氛围,这对孩子健康心理的发育和成熟是有很好处的。同时,学长制管理也是学生自治的尝试。学生自治,看来事小,实则重大,因为它在每个孩子心里埋下了一颗民主的种子。

 

茄葩:过去,很多人家里也有兄弟姐妹。学校的大家庭和过去的小家庭相比,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董梅:真正的家庭中,兄弟姐妹的角色是一成不变的,老大就是老大,老二就是老二,一辈子都不会变。我们学校不一样,家族中从大到小的各种角色,孩子们都能体验一遍。今年的董事长毕业了,老二会接任,老三成了老二,以此类推。学生随着年级的增长,每个人都能体验不同的角色和责任,分别体验老大、老二、老三……的不同感觉。

 

茄葩:把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结合起来的目的是什么?

董梅:我们把这种“家庭”教育叫做“自主生活”,是自主教育的一部分。学校创造机会,营造环境,让学生体验生活,从中学会尽责、宽容、关爱、鼓励、自省……这样,最终培养出的学生就会具有自主、宽容、诚信、稳健、合群、进取等人格特征。

现在培养的学生,是二十年后的人才。如果培养的学生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没有自主的人格特征,那么我们的教育就是失败的。所以要用长远的眼光做现在的教育。

 

茄葩:自主教育已经成为学校的办学理念,它是在什么背景下提出的?

董梅:“自主教育”是和“自主学校”相伴而生的概念,起源于英国。2011年,英国首批24所由政府出资,家长、教师、宗教团体和慈善组织开办的“自主学校”(Free School)相继开学,到目前已经有二十几所自主学校诞生。自主学校虽然由国家出资,但管理和课程安排由家长、教育专家和热心教育的民众参与,目的是想制订符合社区孩子需求的教育。

潍坊高新国际学校成立于2011年,2013年12月被确立为潍坊市第一家办学体制改革综合试点学校。学校被赋予很大的自主权,而政府主要关注学校的办学底线和学生安全,其他事务不做更多干涉,希望以这种模式突破体制困境,将教育改革继续往前推进。所以,尊重生命的自主教育也就应时而生。

 

DSC_1874_副本

 

茄葩:除了前面讲到的自主生活,自主教育还包括哪些内容?

董梅:教育的载体是课堂,课堂的载体是教室。我们用一个暑假改建完成了一批新型学科教室和教室家园,既有语数英政史地生物化等传统学科,也有机器人、科学、钢琴、舞蹈、音乐、美术、体育等素质拓展学科。不管是学科教室,还是教室家园,都是一个充满灵感、激发孩子学习欲望的地方,孩子的自发性、互动性、自主性、创造性和独立思考性都在这里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

相应的,所有教师办公室全部取消,老师们走进自己的学科教室或教室家园教学办公。一位老师上课,另外一位老师要么当助教,要么做记录。每一个孩子的情绪、动机、状态都被记录下来,课后会和学生、老师、家长交流。

学校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方式也注定了每个人的学习节奏和学习方式的不同。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课表和学习计划,学校以“周”为单位,和学生签订“work合约”,由学生和老师共同商定下一周的学习安排。学生由被动参与转变为主动学习,学习效率大为改观不说,自主能力也得到提高。我们说,知识的落实反而成为达成能力的载体。通过这种自我引导式的教育,学校也走向了面向个体的教育。

 

茄葩:教育改革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推行自主教育的过程中,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董梅:自主教育的实现,首先是自主管理的实现;自主管理的实现,首先是教师自主的实现。多年的教学生涯下来,教师有了一定的职业倦怠性,缺乏创新和自我改变的能力。他们习惯了“金字塔”式的管理结构,习惯了被动参与学校事务。而自主教育,首先是要下放给教师一定的决策权,实现人人参与的更大范围的自主管理,形成“扁平化”的管理模式。

随着自主教育的不断深化,教师们已经由不适应变成了积极参与。从这个层面讲,自主教育改变的不仅是学生,还有老师。

 

茄葩:学生的改变怎么体现?

董梅:举一个具体的例子。我亲戚家的小孩也在学校上学,2013年年初自主教育还没开始,他在寒假最后一天为了赶假期作业,在家里又哭又闹,折腾大半宿;自主教育实行之后,他有自己的“work合约”,清楚知道每一天要做什么,拖延作业的事再没发生过。而在学校的自主生活,也让他学会了关爱家人,在家里大哭大闹的事也就成了长辈之间的笑谈。

 

茄葩:家长怎么看待孩子的改变?或者说,家长对自主教育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董梅:说实话,一开始他们不太理解,但基于对学校的信任,他们并不反对学校做这件事。自主教育实行快一年了,孩子们一点一滴的变化家长都能感觉到,他们也由观望变为支持。

 

茄葩:学校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

董梅:当前的教育必须跟技术结合,这是时代的需要。我们正在和北京云校合作,构建学业水平诊断和综合素质评价体系,用技术手段帮助教学。接下来,我们希望和云校一起建设未来教室和个性化云课程,打破物理屏障,除了在教室形成学科文化和课堂文化,更重要的是实现资源的最优最大化,最终指向的是孩子的个性化发展,帮助每一个孩子成就最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