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教育先懂95后的“熊孩子”

1016_副本

熊孩子进化史

“其实我们的青春期里面根本就没有打架,没有辍学,因为我们太怂了。在实际生活中的反抗,都是一些小的事情,比如要不要叠被子;比如为什么家长不能讲道理,如果讲道理了,才会有一个和谐的社会……”

 

“人总是要适应环境的。大丈夫能屈能伸,我们还是要保持自己的个性,不要为了适应环境就盲目改变自己。希望大家都不要被自己身边的环境撑变形了。”

 

“作为一个人你要有敢于质疑的精神,你要有自己的想法,不要人云亦云。我遇到两个完全不同的老师,我认为老师最好可以用引导的方式来教学生,这样才会引起学生的学习兴趣,而不是像我小学的班主任老师一样。”

 

上面这些带着调侃也带着思考的发言,来自一群95后。在北京一次非学术的青年会议上,这群来自北大附中道尔顿学院高三的95后选取关键词分享他们心里的“质疑”、“反抗”、“初心不改”、“正视自己”、“适应环境”等等,主题叫做“熊孩子的进化史”。在场的还有60后、70后和80后,虽然已经迷失在“二次元”、“中二病”等这些充满年代感的“词海”中,但当大家坐下来聊天分享,就会发现每个年代的“熊孩子”内心的动荡何其不同但又何其相似。

 

一张排名表背后的关系

“你们还记得自己小学最喜欢的科目是什么吗?”楚楚上场先问了观众这样一个问题。“我妈妈的朋友说,到现在还经常做噩梦梦到自己第二天要高考……大家已经不记得学习的乐趣,只记得学习的恐惧。对我来说,随着中考倒计时,每擦掉一天,我对于各科的兴趣就少了一些……”

 

楚楚在内蒙古读完初中,在北大附属中学道尔顿学院读完高中,之后会去弗罗里达大学深造。听上去就是好学生的路数,但楚楚却用95后特有的调侃方式,分享了一件影响她,让她不断去反思和质疑的事情。

 

楚楚说,在初中读书的时候,每个同学都会拿到一张排名表,这上面有你的成绩、你同学的成绩和你在年级的排名。因为这张排名表,老师会对你有看法,家长同学也会对你有看法。所以它其实并不只是一张简单的排名表,它决定着各种关系。

 

楚楚在初中有非常要好的朋友,他们都想着要当一辈子的好朋友。但是老师会说,你们成绩不一样,会上不一样的大学,怎么可能当一辈子的好朋友。就这样,楚楚最好的朋友在老师的“教导”下再也没有跟楚楚说过一句话。虽然最后好朋友的成绩超越了楚楚,但他们也无法当好朋友。这样的教育好吗?这张表的威力怎么那么大?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是楚楚的疑问。

 

20140127132626_tBrv8.thumb.700_0

我们的“熊”是因为大人的“熊”

“每次成绩下降了,我妈总是查看我的短信,我非常生气,因为这侵犯了我的隐私权。但我妈觉得你学习成绩都这样了,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跟我谈条件”,李欣桐说因为这样的事情自己和母亲之间经常会吵得特别凶。

 

“家长总是怕孩子会变坏,而变坏的一个很大的标志就是早恋。我从初中的时候就开始谈恋爱,最开始的心态就觉得有男朋友是件特别风光的事情。后来被老师发现了,老师批评说我们思想有问题,影响风气。后来,老师一遍遍的教育也会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个坏孩子,早恋是不是就是不好的。到了高中就不这样认为了,早恋跟坏孩子没什么关系。为什么,用事实说话。”

 

李欣桐给大家展示了她在课堂上充满想象力的艺术作品,在纽约、印度的游学经历和做义工的故事。“去不同的地方,感觉不同的文化,在家长眼里,还是在混,可我觉得这样可以找到更多自己的兴趣点。恋爱也可以相互激励学习,并不都是坏的事情。最后我想说,我们并不是熊孩子,我们的‘熊’是因为大人的‘熊’”。

 

 心里有没有别人,有没有义不容辞的责任?

 会上有8位道尔顿学院的同学做了自己的分享。分享结束后,一位70后爸爸忍不住说出自己的看法:“在我们的年代,生活要想有出路上大学几乎是唯一的选择,出国也是不容易的。我认为你们今天生活在一个非常好的时代,所以你们要多思考一些问题,进入社会的时候,你的兴趣能不能充分发挥?你怎么去适应社会?如何系统思考?我想谈两点,第一,充分发挥你们的个性,发挥在各项资源下的潜力;第二,认清未来的你到底想做什么,而不是想当然地想我要做什么,要与社会结合考虑做什么。”

 

这种瞬间进入开会模式的语气,让在场的人大笑一番,主持人也顺带调侃不同年代的人发言风格是不一样的。但对于做父母的人来说,如何适应社会,有一段幸福的生活是他们眼中非常重要的命题。

 

但现场一位80后陈老师与记者的交流,让大家关注到了另外的点。“‘个性’、‘自由’‘独立’是被公认的95后身上的标签。今天分享的这群孩子见识面很广,而且都很有个性,非常的棒。但可能是因为话题的原因,我觉得这群孩子都还是活在自己的世界中的。他们不喜欢现在这个世界的很多东西,他们选择的方式是找到自己的风格,不要被世界改造,只是我没有听到任何小孩说到自己要努力去让这个世界变得好一些,我有点担心他们之后会成为一群聪明的,有个性的,但都只是利己的精英。当然,他们还非常的年轻,他们的生活也会有更多的变化和可能性,我的这种担心可能是多虑的”。

 

陈老师曾经在云南的农村支教两年,她坦言自己不相信出身决定命运的言论,但是在一定的时间内,因为农村教育存在的客观问题,较之城市是落后的,而农村的孩子虽然能走出大山,但很难为这个国家承担更多的社会角色和社会责任。为了让这个国家更好,城里孩子的公民意识培养真的非常重要,因为他们占有了更多资源和机会。如果心里能多想着别人,多想想自己对于这个国家义不容辞的责任,这才是教育的成功。

 

当然,我们无法通过一次分享成长的会议给95后贴一个标签。但如何让一个孩子更多地去关注他人,而不只是关注自己,这是教育应该特别关注的问题,这也是做教育的人应该去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