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手崔永元 | 妙语连珠谈教育(下)

sylvia 0

编者按:

这篇是《段子手崔永元|妙语连珠谈教育》的下集,与上集在玩笑中谈教育相比,下集更多体现崔永元关于教育的思考。

崔永元舌灿莲花,现场听得大家根本停不下来。活动结束,现场几位热情观众要到了崔永元的签名。人挤人中,崔永元在大家的本子上写:“快乐,崔永元”。新的一年开始,套用崔永元的话:每个做教育的人,都希望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让这个国家好,那才是真正的中国梦。各位,祝快乐。

 

今年的十事实办是什么呢?

 

一、现在的孩子是多元的

王春易老师的学生在她分享之后出来给老师献花,崔永元:“你们现在还是王老师的学生吗?不是的话,话就放开说的,也不一定都说好话,反正也管不着你们了。(全场笑)

 

上台献花的男同学目前在大学读计算机专业,是王老师的往届学生。

 

崔问:“说说你眼中的王老师吧?”

 

男同学:“王老师其实是一位非常亲切的老师,比较关心我们,当时高三,王老师跟我们有一种同甘共苦的感觉,我们都叫她春易姐。”

 

崔:可以说一些细节吗?让我们眼里的王老师的形象可以一下丰富起来?就按你后台背的稿子那样说就行”。

 

男同学:(尴尬地笑)我一下想不起来……

 

崔:我觉得理工科的学生真的非常冷静,想问题也非常二次元。这也可见王老师的厉害,可以面对热情洋溢的孩子,也可以面对这样冷静的孩子,也可以面对根本不用教的孩子(献花的女学生分享她在高中是如何自主学习的)。现在的孩子是多元的,所以当个老师真的不容易。

 

二、我们的教育不是培养人才,而是培养人

本来整个的会议有一个安排,说让崔永元给大家讲30分钟的课。这没有问题,300分钟也没有问题,因为从中央电视台出来的人,脸皮都厚(大家笑)。每天面临着各种各样的质疑声、骂声,我们是在这个声音中长大的。但是,说教育,当着这么多优秀的老师和校长,我没有什么话可说,我也不敢乱说。

 

教育是一辈子的事,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们的教育不是培养人才,不是培养大学生、博士生,我们就是为了培养人,就这么简单的一件事。

 

三、五十多岁了还说实话

好多人见我都说,崔老师你一说话我就想笑。其实我一点都没有说笑的意思,我说的都是真话。但大家也老说,真傻,五十多岁了还说真话。

 

我主持各种各样的活动,见到过级别很高的领导人、见到很多明星大腕,我说跟他们照相,照完相就发现他第二天吸毒进去了。(大家笑)但是出来又可以重新做人,这个就是教育给人的希望(全场大笑鼓掌)。你掉到沟里,我们还可以把你拽出来。

 

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呢?当我一次一次主持那样的活动的时候,作为一个职业的主持人麻木了,但那无所谓,只不过在自己的主持生涯中多一次还是少一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每到十一学校主持一次活动,都好像终身难忘,你们会说我拣好听的说。

 

四、这是我的学校,这是我的国家

我第一次在十一学校做一个公益慈善活动,时间很长,大概两个多小时。因为我是烟民,我抽烟,我下了台第一件事就是点着了香烟。这个时候听到有人说,谁在抽烟?他们说崔老师在抽烟。那个声音毫不迟疑地说:“把烟掐了!”我看了看是十一的一个学生,叫魏冬,我现在还记得他的名字呢。我说好,我就赶紧把烟灭掉了,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

 

等我们谈完事情走出学校,我说可以抽了吗?他说你抽吧!后来我说,我在人民大会堂都可以抽烟的,为什么在你这儿不能抽呢?魏冬说:“这是我的学校。”(停顿,全场鼓掌)

 

到了一个饭馆里,我请他们吃饭,那个包间实际上是不能抽烟的,但是因为我脸熟,就抽了。我就挑衅式地跟魏冬说:“你看,这个包间都不让抽烟,我在这儿就可以抽。”魏冬说:“你是一个公众人物,其实我希望你最好不要这样做。”(崔永元点头,大家鼓掌)

 

等到我跟他第三次打交道的时候,他给我发了一个邮件。他说,我要读国外的大学,需要一个有分量的人写推荐信。他问你能不能帮我写?我告诉他:不可能!(全场大笑)不写就不写,他顺利地上了南加州大学。我到现在记得这个名字,我走到哪儿说到哪儿,因为他说,“这是我的学校”。有一天他就会说,“这是我的国家”。

 

我希望不光十一学校有这样的孩子,我希望我们所有学校培养的都是这样的孩子,从小他就会觉得这个学校是他的、这个国家是他的,他自然就会负责任。(掌声)

 

五、我现在是老师,不是演艺圈的人了

是不是每个学校都允许学生用雪球打老师?可以不可以?是不是每个学校都允许学生用雪球打请来的嘉宾?(崔永元讲了一个他在十一学校参加狂欢节的时候,自己扮成蛇出场,被学生丢雪球,丢得越多表示越受学生欢迎的故事)我觉得,这个问题值得我们做教育的人思考,它有一条底线、有一条高线,在这个之间都是我们自由想象和飞翔的空间。当我们给学生这么多美好空间的时候,他们就会享受到学习的快乐,这就是我由衷地喜欢十一学校最根本的原因。

 

所以,我今天特别有幸又主持了这样一个学术研讨会,其实我自己内心也受到了很大的震动,因为我现在真的是老师了,我不是演艺圈的人了,教书育人。我希望我从50多岁的年龄开始,也能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前进。

 

我希望在座的所有老师和校长,都把你们的学校建成孩子们的乐园、建成孩子们魂牵梦绕的地方,等有一天他老了还想起他的老师和校园。如果他的老师还在,他见面都不会说老师好,也许他说,看咱俩谁的轮椅好。(全场大笑)到那一天,我们的教育就真的成功了。我不管主管教育的人怎么想,我相信他们愿意看到每一个做教育的人、每一个孩子都喜欢这个国家,都希望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让这个国家好,那才是真正的中国梦。谢谢你们!(全场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