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WISE”教育创新峰会——为生活而重塑教育

背景:

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ISE:The World Innovation Summit for Education)由卡塔尔基金会在2009年创办。WISE世界教育创新峰会作为目前世界范围内唯一关注教育的国际性活动,对促进各领域间的全球合作、寻求创新的解决方案、把先进的教育实践项目推广至全世界具有重要意义。2014年度WISE峰会,杨东平(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安猪(爱聚公益创新机构创始人)、王辉耀(中国与全球化智库创始人)等人应邀作为“中国代表队”参加了WISE峰会。

2015年4月25-26日,中国版的“WISE”峰会——LIFE教育创新峰会(Learners’ Innovation Forum on Education将在北京举行,峰会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和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主办。第一届LIFE峰会的主题是“为生活而重塑教育”,届时将汇集百余位社会各界和国内外教育思想家和实践者就教育创新进行分享和讨论。

 

1

 

日前,茄葩独家对话21世纪教育研究院LIFE项目总监郭兆凡(以下简称“郭”), 为大家“透露”更多会议细节,共同关注教育创新在中国的发展。

 

茄葩: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项目的背景和进展吧。

郭:我先来介绍这个教育创新峰会的目的吧,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工作中我们发现,在实际教育中,有很多很棒的教育的尝试,但是大家都不怎么知道。

 

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峰会,把中国做得非常好的教育项目推出来让更多的人关注。而这些教育项目之所以特别棒,都有一定的创新的元素。每个人在自己的领域都有一些创新,这也是我们比较倡导的。另一方面,我们参加的很多会议都告诉我们是“什么”和“怎么了”,但是不太会去谈“怎么做”。LIFE教育创新峰会除了探讨什么是好的教育,也会通过实践者的分享,来探讨应该怎么做的问题。

 

目前,我们已经进行了一系列的月度系列活动,比如在鸿芷咖啡的WISE分享会和园恩空间的世界教育地球村活动,在峰会之前还会有2个沙龙活动和3月的系列演讲。对于明年的峰会,我们已经基本确定了50个案例和12个话题。

 

茄葩:与教育相关的话题非常多,这12个话题是如何选出来的?

郭:所有话题的选择其实就是我们平时谈到的大家很关切的话题,比如课程改革、职业教育、家庭教育、艺术教育、教育公平等等。我们也咨询了近百位专家,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对于行业的见解及看法,有一些也非常有前瞻性,是未来十年或者更长时间内的趋势。比如教育科技,我们会谈未来教育,互联网下的个性化学习,学生的思辨能力,翻转课堂等等。而我们咨询的一些“权威”的专家,“权威”不仅仅是指知名度,而且他们真的认可“教育应该回归到儿童”这种理念。

 

茄葩:举个例子,就艺术教育而言,讨论什么?是目前中国学校的艺术教育或者艺考热吗?

郭:不是,其实我们每个话题的设置是非常深入的,不会过多地聊这些技能浅层的问题。我们会去讨论关于艺术教育根本性的问题。

 

比如在发达国家,艺术其实是一个人的基本的素养,每个人都要学与艺术相关的东西,这种学习并不是想成为钢琴家、艺术家这样功利的目的,而是生活的一部分,是人幸福的一种方式。因为艺术本身对于创造力,对于审美,对于生活都是很重要的,这也是与LIFE的主题“为生活重塑教育”相关的。

 

在学校,完善的艺术教育,也不是说你开了几门艺术课,而是在任何地方,能看到艺术的影子。学校的文化建设,如果考虑艺术的话,它在整个设计中都是考虑艺术元素的。另一个方面,有很多不同科目的老师,比如数学和语文老师,在上课的时候,可以用到一些艺术的表现形式,艺术手段来教授知识。

 

再比如,在中国,农村孩子有非常大的比重,而在农村这种艺术教育的开展缺失得非常严重,这其实是不可接受的,我们也会寻找在农村开展艺术教育的实践案例。

 

所以在艺术教育这个话题里面,我们可能就会有四个案例从不同的切入点、不同的角度来讨论艺术教育。

 

茄葩:那能找到这种案例吗?

郭:在中国其实很难找到这种完美的案例,每个案例都会有一些质疑和批评,对每一个话题都是如此。但考虑到中国目前教育的发展阶段,我们觉得应该是先百花齐放,再百家争鸣。所以这时候就要去看他们的“发心”,教育的理念和有没有在踏踏实实做事情,最重要是看这些实践者服务的孩子的状态,多倾听孩子的声音,最能说明教育的质量。可能这些尝试还在探索的过程当中,但如果它的成长性是比较强的,我们就会去关注,因为教育本身并不应该是固化的。

 

茄葩:我之前有了解,其实这也不是一个简单的“教育界”或者教育系统内部的峰会,在前期介绍中,它好像包含了社会各界、各行各业的人?

郭:其实每个人的生活都跟教育有关。他们的职业直接或者间接地与教育有关。LIFE峰会是以话题为导向的,我们不是为了讨论而讨论,讨论会围绕解决问题而开展。

 

比如我们有一个话题会谈到职业需求,那在谈到职业的时候其实就会涉及到公司,那在这个话题底下可能就会放一个公司的案例。你会发现,有很多时候,公司会反映大学培养出来的人才,公司要再培养一遍。因为大学培养的人才不符合企业的需求,这中间有个“鸿沟”,这时候大家做出来讨论对于“人才”的定义培养等等,就是比较有意义的。同样的,我们也有很多参会的其他的群体,比如家长、学生、公益组织、社会企业等等。自然,学校和教师的实践案例的数量,还是会超过上述不同类型案例的数量,毕竟前者是教育的主体。

 

茄葩:也会邀请一些国外的教育从业者来,这个方面是一个什么样的安排?

郭:在明年的峰会上有个“多国对话”的环节。WISE世界教育创新峰会一直与我们保持很好的关系,WISE的CEO斯塔夫先生目前确认明年会来参见LIFE教育创新峰会。我们也邀请了美国、以色列、哥伦比亚和芬兰的教育实践者。自从PISA(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国际学生评估项目)出来之后,大家似乎是把全球的教育放在了一个平台上去比较,但其实每个国家都有他们做得特别棒的部分。比如说以色列教育,他们特别重视创造力,重视学生思维的活跃度,对于很多国家都有借鉴意义。如果我们有更多的预算,我们也会邀请更多的人。

 

茄葩:资金预算需要支持吗?

郭:目前是有两家基金会来支持,浙江敦和慈善基金会和福建正荣公益基金会的支持。当然我们现在也很欢迎其他合作伙伴。因为如果有更多的资金,我们可以建立一个网站,可以出一本书,让事情更好地积淀下来,这都是非常有意义的。同时,我们也可以在峰会结束后衍生出一些其他服务,更好地做教育。

 

茄葩:可以透露一下,哪些教育界的“大牛”、专家会来参加吗?

郭:嗯……其实我觉得如果说哪些人,就有点限死了。比如三月份的月度活动会请到一些有公众影响力的人,他们看起来不一定属于传统的教育圈,但其实所在的艺术、文化等领域都和教育密切相关。LIFE教育创新峰会上,除了近50个实践案例,也会邀请近40个特邀嘉宾参与对话或者演讲。他们一般是对这些话题最为熟悉的,有教育专家,也有公众人物,对话题了解才能更好地回应实践者分享的案例,能够使话题的讨论更深入。

 

茄葩:这个活动以后会每年都有一次吗?

郭:我们预想是每隔一年或者每隔两年都会有一次,最多也就是隔两年。这个是取决于我们的案例的数量。因为一些教育创新项目的诞生是需要一些时间的,没有几年可能沉淀不出来特别多的东西。但在此期间,我们也考虑一些延伸的部分,例如对一些案例和话题进行更深入地讨论,促成一些合作等等。峰会是项目的一个重要的呈现方式,但并不是项目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