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磨一剑,杜昶旭说,我的经验无法复制

穆夏 0

前几天,杜昶旭《致那些为梦想奋斗的人们》刷爆了互联网教育从业者的微信朋友圈。他在文中写道:没有人像我们一样,有着传统教育和计算机、互联网的三重基因;没有人像我们一样,耐得住寂寞,七年时间只为探索出在线英语学习的本质和核心。

 

七年,杜昶旭成功转型,从新东方名师成长为朗播网CEO;七年,朗播网从无到有,一直专注于在线英语学习的探索。TOEFL Online的横空出世,就是这七年沉淀结出的硕果,且这果实被业界赞为“既懂教育又懂互联网”的诚心之作。

 

在“猪都能飞起来”的时代,这份专注与毅力难能可贵。

 

 

阴差阳错走上互联网创业之路

 

如同所有烂俗的桥段一样,杜昶旭走上互联网教育创业这条路也充满了巧合。

 

第一次巧合发生在2002年。就读于北京理工大学的杜昶旭准备赴美深造,托福与GRE早早考完,却因为“9·11”事件和“SARS”事件搁浅。临近毕业,杜昶旭陪高中同学去应聘新东方讲师,同学落选,他却走上了新东方的讲台,人生方向就此改变。

 

杜昶旭形容那段日子是“清华在左,东方在右”:一脚踏上新东方的讲台,一脚踏上清华园攻读计算机博士学位的征程。备课、讲课、写程序、设计产品、写论文、开研讨会……生活被分成两条线,交叉并行,不可谓不辛苦。但他说,“既然是自己选择的路,就算跪着也要走完”。

 

第二次巧合发生在2007年。彼时,杜昶旭已经成为新东方名师,四五年的课讲下来,不可避免产生了职业倦怠。他拒绝了晋升高管的机会,因着父亲是企业家的缘故,杜昶旭一直有创业单干的想法。恰好2007年初的中国飞龙网要做一个“教育培训超市”的项目,负责人看中了杜昶旭的科研背景。经与好朋友金晶商量,他们组建了一支小团队接手这个外包项目。

 

无奈天意弄人,飞龙网的计划最终夭折,但这支小团队却没有解散。他们开始承接IT外包的业务,一边养活自己一边思考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在众多方向中,基于自身的计算机和教育基因,他们最终选择了在线教育。

 

但在当时,在线教育还是一个完全冷僻的领域,切入点在哪里?杜昶旭想到了在网上搭建一个平行语料库,方便英语学习者使用。恰好,新东方同事、《TOEFL核心词汇二十一天突破》的作者李笑来向杜昶旭建议,学生们都拿“红宝书”背单词,有没有可能做一个在线辅助背单词的工具?这和杜昶旭的想法不谋而同,于是朗播网的第一款产品——在线英语词汇书就这样诞生了。

 

朗播网的域名是langlib.com,langlib是language(语言)+library(图书馆)的缩写,代表了朗播网成立的初衷。自成立之日起,杜昶旭和他的团队就一直坚守初衷,走在在线英语学习的探索之路上。

 

Unnamed QQ Screenshot20141227154423

 

七年磨一剑,今日把示君

 

2014 年 12 月 17 日晚 7 点,YY 80284 频道,学生们正“挤”在虚拟教室里等待他们的老师到来。语音界面的文字消息框里,学生们焦急和期待的对话不停翻涌,直到几分钟后杜昶旭的声音出现。

 

这是TOEFL Online的在线发布会。杜昶旭在会上宣告,“2015年,朗播重新定义在线英语学习模式”!

 

如何定义?朗播思考了七年。

 

朗播瞄准的是英语学习的课后练习市场。从一开始,杜昶旭就尝试把自己多年的线下授课经验移植到线上。朗播一直想解决两个问题:一是经验形式化,优秀老师的教学经验通过形式化的方式能不能变成可复制的线上操作标准;二是人工智能,计算机可以在多大程度上替代人的作用。

 

第一个问题,杜昶旭认为完全可以实现。虽然老师的授课方式千差万别,但教授的知识点却是可以标准化的。至于第二个问题,他认为人工智能发展到现在更多的是依托硬件和算法的进步,和理论本身的突破关联不大,所以教师在学习中仍然有着不可取代的作用。

 

基于这两点思考,朗播以半年甚至三个月为期迭代自己的产品,逐渐完成了“直播授课+课后练习+练习答疑”的线上英语学习闭环。

 

2013年,朗播开始着手搭建自己的在线英语学习体系。杜昶旭认为科学的学习方式包括“正确的方法”和“持续有针对性的练习”。只有正确的方法才有可能让人走得更快更远,而当“正确的方法”没有标准的时候,肯定适合自己的方法才是最好的。但在过去,一个学生要遇到一个适合自己的,能针对他所有不足帮他制定系统性复习规划的好老师,“要靠命好”。

 

朗播现在做的,就是构建每个人的能力图谱,进而制定出一套精准地、对每个人情况很有针对性的系统复习方案,在正确的方法的指导下,实现精准学习和量化学习。

 

TOEFL Online是这套体系的第一个作品,包括3部分特色内容:

 

2 小时在线备考指导。根据学生处于的不同备考阶段来给出不同强度和不同针对性的训练。

 

100 天智能互动练习。在英语学习中,题型本身不能构成一个学生的能力图谱,所以朗播会在学生完成测试题目后进行能力缺陷分析,从而知道学生的能力分布情况,再根据这种分布情况推送对应的训练内容给学生。与此同时,互动训练还会根据学生在训练中的表现随时调整后面的规划,比如当一个学生的具体能力没有得到提升的时候,就不建议他大量地做真题甚至参加考试。

 

108 小时互动陪练课。学生做完题可能还是有无法得到解答的疑惑,这个时候就需要一对一的讲解,所以朗播会在晚上 7-9 点设置互动陪练课,课程会细分到具体的点(比如句子精度,语音辨析,语法训练等),由老师带着学生练习,哪里不会就可以参加哪天的课程,课程上则可以提出自己的问题,由老师当场解决。

 

TOEFL Online上线短短数天即收获 23884 人的关注,可见这款产品的吸引力。

 

2

 

敢问路在何方

 

朗播接下来要做两件事,一是完善在线英语学习的闭环,包括继续探索“一对一”的教学模式,与中小型教育机构合作完成O2O转型;二是扩大产品品类,借鉴TOEFL Online的经验,开发GRE Online、IELTS Online等在线英语学习产品。

 

而对于未来,杜昶旭坚信互联网教育是大趋势。就像周鸿祎说的那样,“趋势一旦爆发,就不会是一种线性的发展。它会积蓄力量于无形,最后突然爆发出雪崩效应。任何不愿意改变的力量都会在雪崩面前被毁灭,被市场化边缘化”。

 

杜昶旭描述了两个未来学习的场景。

 

每个学生都有个性化的信息库。无论去哪个机构,选择哪位老师,他的信息都可以共享。无需重复讲述,只要开放共享权限,任何老师就能知道他的学习情况,方便制定针对性的方案。

 

一堂课,学生可以在PC端完成1/3,在移动端完成1/3。剩下1/3是讨论,学生可以选择在线上和同学讨论,也可以选择在线下完成。打开手机,查看最近的线下课堂在哪里,也许就在隔壁。推门而入,老师不属于任何机构,学生不属于统一的班级,仅仅因为本次讨论而走到一起。讨论完成后,老师把评价录入系统,学生的信息库同步更新。

 

“到那时,讨论Online或者Offline 都失去意义,因为信息是共享的,学生可以选择任何一个或多个场景完成学习”,杜昶旭说,“无论朗播能不能做成这个生态,我们都会朝这个方向努力”。

 

现在的朗播网团队有30余人,多名员工都是七年前的老人。两个联合创始人,金晶和杜昶旭搭档了七年,彭闻宇则是杜昶旭的大学同学。连朗播的第一台服务器都服务到现在,杜昶旭更是把博士论文初稿都放在办公室。

 

如此“恋旧”,不是因为公司“穷”;相反,朗播网颇受资本青睐。恋旧,也许只是为了记得当初为什么出发。

 

“当下设计的产品要考虑未来的学习场景”,以杜昶旭的原话作为本文结尾,祝福每一位既有远见又能立足当下踏实前行的创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