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雷锋精神”来做互联网教育

茄葩 0

Img335449677

 

“重用户轻收入”的思维模式,让互联网企业天生就有“雷锋”的潜质,不同的是“做好事为留名”。而在名扬天下后,再考虑如何用名换钱。所以,真正互联网思维下的在线教育(而不是将线下教育搬到网上的伪在线教育),不少是从雷锋开始,然后才开始所谓的逆袭。

 

打车软件的启示

 

“滴滴”和“快的”这两家分属不同互联网巨头的打车软件,在补贴乘客和出租车司机上投入了数亿元。在做雷锋的这段时间里,无论是乘客还是司机是最大的受益者:除了得到不少红包之外,前者得到了更方便的打车渠道和更好的体验,后者则减少了空载,提高了运营效率。但这两位雷锋也并非一无所获,他们至少实现了以下目标:

 

培育了市场:培养了全新的消费习惯,形成依赖;

清理了市场:将无力提供补贴的竞争者赶出了市场,为盈利模式扫清了道路。

 

但雷锋做过了,拥有了名声和庞大用户支持的打车软件,在各方都欢欣鼓舞的时候,开始了颠覆之旅:推出了 “滴滴专车”、“一号专车”。

 

一下子,原来致身事外的出租车公司傻眼了,发现自己的奶酪(行业准入壁垒和“份子钱”收入模式)将不保。于是,出租车公司运用惯用手法,向政府部门求援,以“非法运营”名义相挟。连最终受益但短期受损的出租车司机也集体抵制打车软件,害怕自己的客户被分流。

 

但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群体是自始自终受益的:乘客,即消费者。他们拥有了更多的选择,更好的服务,最终随着整个体系运营效率的提高完全可以享受最好的价格。而且,出租车司机也终将是受益者——有了选择利益就有保障。比如,一些头脑灵活的出租车司机就转身去做专车司机去了,从被出租车公司盘剥的境地中解脱出来,去追求分成模式下的更高收入。

 

如果一件事情,消费者受益,行业的主体受益,这件事一定能成。虽然仍然面临政策风险,也有少数地方政府予以禁止,但相信在政府更加开明更具远见的今天,互联网打车平台支持下的打车模式必将生机勃勃地发展。南京政府没有贸然禁止便是这种开明的表现,相信大多数地方政府不会一禁了之而落下“懒政怠政”的名声。

 

互联网教育不妨先做雷锋

 

从传统出租车行业的诟病,很容易想到传统教育体系的问题;从打车软件的逆袭,也很容易看到在线教育出路。

 

在中国从K12到高等教育的国民序列教育体系中,学生就如乘客、教师就如司机,都长期未能得到应有的对待。低效僵化的运营体系下,学生不能得到所需要的教育,优秀的老师也不能得到与之能力和投入相应的尊敬和收入。让教师像蜡烛一样烧死的教育业就像让司机累死的出租车行业一样,最终受伤害的是消费者:学生和乘客。

 

“技术改变世界”,寒雨连江相信互联网将是改变中国教育的有力技术之一。那么,借鉴于打车软件的发展路径,互联网教育从雷锋开始做起,也更容易成功。所以,帮助小学教师和小学生更好布置和完成作业的“一起作业网”异军突起,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雷锋做得好,老师高兴,学生喜欢,学校也没有任何损失,自然推广得快。

 

事实上,这样的雷锋也不少,比如,猿题库、传课网、多贝网、微课网及很多的公开课平台。其实,梯子网帮助教师提高备课、布置作业、组卷的工作效率,也是一个好雷锋。可惜的是战线拉长了,从小学到高中,要做的事情超过了做好事的能力,才累垮了。如果专注于初中,梯子网也可成为一个被业界称道的好雷锋。看来,做雷锋也要量力而行。

 

所以,互联网教育不妨从帮助公立学校、线下教育机构从提升效率和教学质量开始。这样做,后者不反感甚至会很配合,容易让互联网教育平台上沉淀大量的用户,关键是培养了新的学习习惯和教学习惯。

 

等到有名了,拥有了用户,提高了粘性之后,互联网教育改变世界就顺理成章了。

 

“寒”观点:做好事会有好未来

 

“地失人在,人地皆在;地在人失,人地皆失”,“地”即收入,“人”即用户。这便是周鸿祎简明扼要描述的互联网思维之一。“雷锋模式”不正是这种互联网思维的体现?

 

所以,对于为传统行业带来“好事”的互联网应用,传统行业的从业者和消费者一定会积极响应和欢迎,而这样的好事相信开明的政府最终也不会拒绝和阻拦。

 

寒雨连江期待那些被BAT等互联网巨头投资了的互联网教育平台,也拿出打车平台给全民发“红包”的气魄,给老师和学生也发发“红包”吧。

 

相信,“技术改变世界、教育改变命运”的美好未来就为之不远了。

 

本文作者:寒雨连江,中国民营教育培训实践者,Hylj2014@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