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的尊严

茄葩 0

代表委员呼吁

 

所谓名校,并没有确切的定义与标准,其“名”是在社会的进步发展中自然形成的,而不是靠领导视察、题词或“验收”、“评选”弄出来的。名校有悠久的历史,并在某个历史时期有过辉煌的业绩。在基础教育界,名校往往是某种时代精神的体现。

 

医学家吴阶平带博士生,对学生高中时代在什么学校读书很感兴趣,这件事耐人寻味。十多年前拜访物理学家谢希德,知道我是中学教师,她开口便说“我是贝满的”,因为她相信自己学校的“名”而不必多言。前几年外出,听一白发老妪高歌《当我们年轻的时候》,问她第一次唱这首歌是哪一年,她则答:“我是中西女中的。”我恍然大悟。这就叫作“名校出身”。旧时代的名校也讲升学率,然而载入史册的,却是它们所体现的时代精神,被人们传颂的,则是其办学的理念与学生的教养。

 

近年读了中国一些名校的资料,不外乎“过去的学校”、“过去的教师”之类(据说还有人在编《过去的校长》),回望一个时代的背影,有种说不出的惆怅:一百年的教育走到今天,学校规模大了,人数多了,楼高了,为什么看上去却有失魂落魄的感觉?当今究竟有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历史文化名校?一些名校扩大办学规模,大兴土木,搞政绩工程,漠视学校的文化遗存,这是形式上的;比这更要不得的是颠覆办学理念,把名校简单地改造为“高考名校”。环视海内,能坚持先进的办学理念,按科学规律办学的名校,已经很少了。

 

如铜墙铁壁一般钉满学校大门两侧的各种铭牌,一连串没有实际意义的“称号”,泛滥成灾的“研究课题”,毫无价值的文字垃圾一般的“学科论文”,成年干扰教育教学工作的各种“评比”、“验收”……名校面对着这样的花花世界,也坦然混迹其间。在教育路线被歪曲了的功利时代,在应试教育以它前所未有的生命力成为诱惑的时期,在落后的管理体制的影响下,名校纷纷放下架子,像饥饿者一样在市场上争抢刨食,而不愿做绅士了。当今,几乎所有的管理者都急于出成果,急于获得全部的荣誉和地位,为此甚至不择手段。这中间既有社会风气的影响,也有个人素养方面的欠缺。名校在世人唾弃的旧时代能洁身自好,到了改革开放新时期,却禁不住诱惑,而学校也就成了名利场。

 

名校丢失的是对教育本质的追求,之所以会丢失,在于社会的浮躁和人们的功利意识。名校的优秀传统之所以难以传承,除了体制因素,也有自身管理素质下降的因素,同时,在很大程度上也受社会风气的影响。庸俗化的社会评价直接把学校推向生存竞争。相对于全面发展学生的综合素质而言,高考升学率则是“好吃看得见”的诱惑,毕竟周期只需三年。可是,教育的性质最像农业林业,要讲究“时”,是不可能“加速”的。学生的成长有一定的时节,在一定的生长期获得相应的教育。如创造力,独立思考,自由精神等方面的培养,过了最合适的教育时节,就很难实现。有位学生回忆高中时代是“考取了名牌大学,浪费了三年时间”,这句话是对教育背离本质的一种批评。

 

如果教育者太现实了,必然走向庸俗。教育者要办“人民满意的教育”,更应当办对民族负责的教育。名校成名,积百年之努力,毁而弃之,却用不了三五年。环视国内,名校风范不再,风格不存,令人痛心。教育是理想者的事业,教育要培育理想,可是教育的大环境很不理想,教育者自身在鄙弃理想。我们对此不可视而不见。

 

在教育界,高贵与卑贱的距离也许只有一步,这就是能不能在任何情况下,都保持教育者的尊严。

 

本文作者吴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