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不是为了让父母和政客们更方便地评价学校

雅琼 0

school-of-education_副本

 

关于技术是否将彻底改变教育,一直有着大量的辩论。对我来说,这个辩论本身就有问题。技术使得大量的教育资源更便宜甚至免费,所以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技术应当已经改变了教育。如果没有,那就说明我们整体的教育系统就有问题。

 

Vubblepop网站曾经上传了关于科技和教育问题上的两个相互矛盾的视频。两段视频都提出了有趣而颇有道理的观点,但都忽略了真正关键的问题:目前教育应该是迅速演变的阶段,但事实上却不是这样。

 

我相信问题的根源是当前的教育公共系统,无论在美国还是中国,都是为父母和政客们的需求设计和建设,而不是孩子。当前的焦点似乎是让孩子安全、 舒适地在价廉的非日托环境中,学会琐细的问题并背诵答案,使他们可以在标准化测试中获得高分,从而方便父母和政界人士评价学校。除此之外,学校还鼓励训练孩子们形成特定的生活方式和职业轨道。例如,他们对孩子成人后的健康和活动水平表示关切,所以体能训练在学校被深刻贯彻;他们感知当前和未来需要科学和技术的人才,所以特别促进孩子们走入这些职业轨道。

 

如果我们想要学生从学校中获得最大的进步和成长,教育系统应专为儿童和我们目前身处的世界而设计。标准化测试一直是个糟糕的主意,这并不能真正反映学术上的成功。如今,我们生活在一个按自身的需要,基本事实都可以用 百度搜索。强迫孩子记住数以百计的事实,让他们之后可以背诵出来,这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能更快和更容易地获取越来越多的信息。我似乎感觉,重要的是要从幼年开始教给孩子,有了这些信息之后可以做什么。显然,阅读和写作的训练非常重要,但除此之外,需要有人教导学生如何收集、筛选、分析、评价和批判性地思考所有的信息。扫盲已超越简单的“知道如何阅读”,这个定义扩展到了包括媒介素养、数据读写能力、数学素养、科学素养和批判性思维。

 

引导孩子走向具体的领域也变得有点无意义,至少在初等教育的时候。今天出生的孩子有可能会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那里有一份工作是个例外而不是常态,而工作在大多数人的生活中的作用也变得小得多。鉴于经济和职场不断变化的速度,将资源投入到定向培养一个学生似乎有点无意义。

 

在我看来,从幼年时候开始教导学生移情也是极为重要的。这对于反欺凌、反性别歧视、反种族主义、反同性恋等角度来看都是非常重要的,但它远远超出这些方面。移情对培养学生对信息进行筛选、分析和批判性地思考的能力也至关重要,对学生评估信息的来源以及理解受事件影响的人们的思考角度的批判性分析也是必须的。

 

最后,我认为公民素养的培养需要回到课程中,并成为主要课程。让年轻人了解政府、 法律的制作过程、以及他们自己会如何影响联邦政府、 区域和地方,都是非常重要的。随着身体健康的重要性被强调,公民教育似乎在所有的层面上都被贬值了。这么做虽然是有理由的,但是它是一个坏的组合方式,除非教育的目标是培养无表决权的体育迷。

 

总之,我相信我们的教育制度应该是去努力培养正直的、有同情心的、能够融入他们的社区、能够批判性评估信息而终身学习的人,而不是使他们成为特定职业的一份子。

 

无论优先程度是什么样的,教育必须要被技术改革。不管怎么样,不去使用在线免费的大学、图书馆、画廊、科学期刊和例如Archive.org、YouTube、Vimeo、维基百科和其他网站的资源,都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翻译整理自 Huffington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