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转课堂建成 K12在线教育将倒下更多“梯子”

转载 0

在国内教育行业,有两位王旭明。一位是倡导“真语文”的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另一位是践行“翻转课堂”的北京56中校长王旭明。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希望通过“真语文”改变现行的语文教育;56中校长王旭明,则希望通过“翻转课堂”改变传统的课堂教学。

 

不过,倡导“真语文”的王旭明,依托的资源是语文出版社,践行“翻转课堂”的王旭明,依托的资源则是北京四中网校。其实,在互联网教育的热潮中,“翻转课堂”已经不是什么新概念。但是,“翻转课堂”到底应该怎么样?估计即便是口口声声宣扬“翻转课堂”的“专业人士”也未必说得清楚。

 

56中

 

日前,笔者应邀旁听了56中初二(1)班的一堂数学课——等腰三角形的性质。走进初二(1)班教室,第一感觉就是课桌摆放与众不同。教室内,课桌不再是面向黑板排成整齐的纵列,而是四五张课桌拼在一起,学生们由此形成了十个小组。

 

甫一上课,数学老师便叫起孙婧婷同学,让她回答等腰三角形的概念。不过,孙婧婷同学的回答似乎并不完美。数学老师为什么一上来就与孙婧婷同学“过不去”,在随后白板投影的“学习心得”上揭示了原因。原来,孙婧婷同学在网络平台学习心得交流的留言是:“概念是没问题了,但是做题还是有点费劲,感觉概念用不上啊。”于是,数学老师“故意”让孙婧婷同学讲讲自以为没问题了的概念。

 

在学习心得交流的页面上,显示同学们留言的时间是11月18日晚上。也就是说,初二(1)班的同学们在一天前已经通过网络平台事先进行了所学课程的“自学”。那么,同学们“自学”的课程从何而来呢?网页上张添同学的留言露了底:“老师,是您自己录的吗?这声音好喜感。我对等腰三角形进行了学习,并对三角形复习。”留言时间是:11月18日18:38:50。

 

随后,数学老师教学进入“疑难问题解析”。教室白板上显示的疑难题目,都是同学们在事先的“自学”过程中反馈出来的问题。不过,数学老师并不是自己讲解,而是让各个小组同学先行讨论、共同商议,再由第一个完成题目的小组选派组员,面向全班同学进行疑难问题解析。

 

由于事先进行了在线“自学”,课堂教学有了明显的针对性。同时,师生互动、小组讨论、同学讲析等学习方式使得课堂教学更加生动、活波,真正体现了“翻转课堂”“以学生为主体、以教师为主导”的精髓。

 

56中是在去年9月份开始试行“翻转课堂”。当时的初一(1)班、高一(1)作为“翻转课堂”的实验班。经过一年的试点,“翻转课堂”的效果十分显著。因此,从今年9月起,新入学的初一、高一年级全部实行“翻转课堂”教学。需要说明的是,56中同学“自学”的课程,既有56中骨干教师录制的内容,也有北京四中网校提供的课件。

 

王旭明校长坦言,“翻转课堂”确实给传统教学带来了根本性改变。过去,教师完全凭多年的知识积累进行教学,具有较强的主观性;现在,学生通过事先的“自学”,能够将不清楚的知识点告诉教师。过去,教师教学基本都是“一言堂”;现在,学生真正参与到了课堂教学。过去,学生的学习情况只能通过作业、测验反馈,相对滞后;现在,学生的学习情况能够即时反馈给教师。“翻转课堂”所带来的教学形式的改变,自然也促使学生们主动学习,同学们的学习主动性有了显著提高。

 

在线教育能够解决教育资源均衡化、公平化,早已是一种共识。但是,在线教育如何实现教育资源的均衡化、公平化,北京四中网校和56中构建的“翻转课堂”给出了一个答案。56中的“翻转课堂”不仅完全依托北京四中网校的平台,而且56中的学生们免费注册、免费使用北京四中网校提供的教育资源、学习资源。与此同时,北京四中网校还对56中教师进行了“翻转课堂”教学的全员培训,56中的教师还可以通过互联网与北京四中的教师一起进行网络备课。

 

不可否认,56中目前还是一所北京市的普通中学。但是,王旭明校长有信心“抓住机会整体向上走。”他所说的机会就是互联网教育。王旭明对笔者讲,过去,互联网或者信息技术只是助力学校的课堂教学。但是,从2012年起,互联网、信息技术逐步与课堂教学融为一体。最为明显的一点就是,教师备课已经不再仅仅依靠参考书,而是通过互联网寻找更优质的教学资源。同时,教育行政部门也投入大量财力、物力,建立了校园平台、学习平台,不仅教师能够免费使用备课资源,而且学生也能通过数字学校、四中网校等在线学习资源自主学习。

 

目前,国内K12在线教育领域创业潮可谓风起云涌。但是,面对教育行政部门的大量投入,以及像北京四中网校那样优质教育资源的介入,类似梯子网、那好网的K12在线教育项目确实不具备明显的优势。道理很简单,即便公办学校愿意引进在线教育资源,那凭什么不引进北京四中网校,而非要去引进梯子网呢?或许这也是梯子网难以为继的原因吧。

 

诚如王旭明校长所言:“互联网的应用是未来教育的大趋势。但是,学生的主要知识来源还是学校,互联网仅仅是教育、教学的工具。社会力量只能丰富网上教学资源,进一步满足不同学生的不同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