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俊红:在线职业教育该走向何方?

1近日,茄葩与互联网分析沙龙联合举办了在线教育之职业教育沙龙。慧科教育副总裁朴俊红参加了沙龙并做了主旨演讲,以下是茄葩整理的演讲实录(有删节)。

 

 我今年加入慧科,之前在复兴昆仲资本,大概是从05年就开始做教育这方面的投资,也算是对教育投资关注度比较高的一个人,我想过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线教育这个热潮,我们怎样看待?我相信大家在这方面探索创业的路径,某种程度上说,是受到整个市场激励的。现在在线教育受到更多的关注,投资机构也开始在这方面进行布局。但是我挺想说的一点就是,从投资的角度讲,目前投资机构更大的心态是布局,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预期这个事情能够很快产生回报、去赚钱的心态。

 

目前的教育投资,重在布局。

从投资人的角度来讲,布局是一个很重要的心态。所以我也看到,基本上在在线教育这块儿,很多VC在A轮是布局,B轮C轮的时候就一定要能看得到钱,一定要让他看到你开始赚钱了,他才敢再接着往这个篮子里放鸡蛋。

来看最近这几年,包括MOOC、可汗学院等这几个有代表性的知名的在线教育出现,在线教育的投资浪潮越来越高。但实际上从资本市场来看,二级市场并没有明显上升的态势。这就反映出来,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布局的心态远远要高于赚钱的心态。因为你没有看到赚钱,就不可能是冲着赚钱去的。大家还是认为在线教育会改变全球的教育模式和方式。所以大家觉得这个时间点,我可以在这方面以投资的方式提前布个子儿进去。一旦这个浪潮起来的话,我能够有收益的机会。资本还是挺理性的。

 

教育创投,需要风口。

美国跟中国很大的一个区别是,美国有一个风口,这个风口是在08年的时候因为金融危机的原因,美国几乎所有的洲在高等院校这块儿都大幅地缩减预算,最少的缩减15%,最高到50%。换句话说,这个投入少了接近一半的水平。相应的教育支付是谁来背呢,肯定是用户来背。08年至13年所有洲的高等院校学费都明显上涨,而且上涨的幅度居然有高到78%这个程度。这种情况下,很自然地要考虑到用户是否都能承受的问题。因为我们知道很多美国大学生的学费支付是要靠贷款来解决的,而且贷款的金额还是不菲的。所以用户肯定要考虑怎样更低成本的来完成我的学业。所以像Coursera、edX这样的新兴的模式的出现跟这个背景是有关系的。

看到这样一个背景,再考虑中国这个市场的时候,要考虑我们有没有这样的风口,有没有这样的契机,有没有这样的用户的导向性的需求。

当时我们在考虑这个市场的时候,中国的国情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不能简单粗暴地去跟随这个浪潮,不能别人创业热我们也热,别人投的热我们也热。

 

我们还是要看中国的学习需求和用户在哪。

我们认为大学期间是职业预备期,所以大家感觉在大学里面无论是本科也好、专科也好、都是在为就业做准备,但是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发现中国一个重要的国情是,中国的高等教育和企业的需求是错配的。

大家应该很清楚,这是个客观的现实。虽然有些高校在努力地去调整,但事实是,越好的学校,他们的KPI越与就业无关,因为他们觉得重要的是要在学术上有所建树。相对来说,职业类的院校还好一点,但他们的层次又比较低,跟企业的对接也比较弱。因此我们觉得这是一个重要的机会。就是我们怎么能给高等教育做一个很好的补充。我们也看到实际的就业率也是一个很客观的现实,真正的大学毕业生的签约率就是在30%到40%这样,跟官方披露数据有巨大差异。

进入职场以后,其实每个人的职业生涯都是要分几个阶段,新人要尽可能快速地掌握一门技能,能快速地适应职业需求,然后在他的基本技能达标以后,他就要考虑晋升的问题了。比如说,我们在线下的跟院校进行专业共建的学员里面有一半以上的学生都是在职人群,所以他把读书深造作为一个职业晋升的通路和解决方案。然后再往上,可能学门手艺就不是最主要的需求了,他主要还是考虑怎么能够胜任更高层次的工作和岗位,或者去一个新的企业或者去创业。所以我们在构建我们的商业模式的时候,我们就要考虑我现在的用户是谁,然后在未来的发展过程当中我怎么逐渐去满足更多人的需求。

从这点上来讲我认为职业教育是块儿非常难啃的骨头。职业教育最大的问题是说,每一个细分的品类覆盖的人都是有限的。我们就要考虑怎样把这个事情做大,更有价值。其实做大和更有价值是两个不同的维度。做大是横向的,更有价值是纵向的。

 

每个创业公司都要考虑自己的定位问题。

市场的想象空间还是在于人群是多大的,在高等教育这个版块儿有3000多万的在校生。每年有7、8百万的毕业生。在职业学校这方面,从中国恢复高考以来,到现在,大专以上学历的人有1亿人,这些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都需要不同程度地继续学习。我们也觉得这个是从人群和用户需求来讲是有蛮大的空间的。

今天的话题我选了往什么方向走,要回答到底是做平台还是做技术还是做内容?我个人认为我想到的一件事情就是关于生态这个问题。所有的事情都要放在一个生态里面去考虑。不管你是做平台还是做内容,都要考虑这个生态是处在什么阶段。

 

 目前在线教育的生态还是处在比较初期的阶段,比较蛮荒。

主要的原因从内容供给的方面来讲还没有到极大丰富的程度。在职业教育这方面,大家最耳熟能详的就是类别就是注册会计师、建筑师、司考、等大的品类,再往下会有IT类,但大的品类就这么几种,剩下的品类就比较长尾了。每个品类能覆盖到的人就十几万、二十几万就不错了。再加上这些人用什么方式学习、你想找到他们还需要下点功夫。在这方面,我认为整个生态处在非常不繁荣的地步。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就是要每个人扮演不一样的角色,让这个生态先繁荣起来。再考虑在这里面怎么去赚钱。

 

在线职业教育,该走向何方?

早年在电商刚刚起来的时候大家都想做B2C平台。电商和在线教育有异曲同工的意思。开始大家都想做平台,后来大家发现还不如做内容好,做内容其实还挺赚钱的。

在在线教育里面,想要做平台的机构很多,很典型的类别就是有流量的机构,包括优酷,他属于有流量有资源的。还有腾讯、网易、淘宝、百度等,不同的机构有自己不同的优势。

但是我们开课吧理解的平台和他们理解的还是不一样的。他们更多的是一个流量入口,但未必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教育平台。做教育平台是要能够支撑教育链条的一个完整闭环的。虽然慧科没有流量,但是我们有对教育的理解和对用户的把握。无论做平台还是做内容,归根结底还是要从用户需求出发。

关于教学效果这个事儿,就是要给用户正反馈。做内容就要在每一个小的单元都能让学生有效的掌握,做平台则需要建立一套用户和老师交互的机制。

在师资力量这一块儿,做内容的要把握好师资的水平。通常来讲,线下的师资都会用自己的师资,很少用第三方师资,否则很难保证老师能够专注在你的产品上去做深耕。要想把握教学质量,必须保障自有师资。做平台的话,就不同。更多的要整合第三方的师资,包括个人、小型机构等,要是自己去打磨的话,周期太长了。再说学习灵活性这块儿,如果你是自有师资的话,可以按照学员的情况去分配学制。但是如果做平台的话,要考虑怎样搭建一个平台让教育者更方便的组织教学。

 

 后面讲一下个性化的问题。

我自己觉得,做内容的话,解决个性化就是要跟用户深度互动,做平台的话,就要用技术解决这个问题,否则就没有办法做到规模化。搭建真正意义上的教学平台的时候,需要考虑数据分析要怎样在平台的运营上发挥作用。怎样通过数据的方式让平台里的服务商能更好地了解用户、了解市场、优化自己的课程。这是不同定位要考虑不同的事情。 

关于服务态度也是个蛮有意思的事儿。大家都知道京东的物流做到了极致,但是有一个事儿京东是不敢拿出来说的。退换货和及时反馈是没有办法和淘宝去比的。因为淘宝上的卖家有足够的动力去跟客户沟通。所以你要想跟用户24小时沟通,只有在淘宝上是可能的,京东上是不太可能的。用户体验来讲,必须让教育者有同理心,有好的服务态度。如果没有办法把激励性做到位的话,就没有办法把用户体验做到极致。

最后就是品牌。做教育有两种方式可以成就品牌,一种是把你的内容做到极致。如果做内容,从用户的角度来说,一提就提到你的老师、内容,这就做好品牌了。就像曾经的新东方有很多名师,就是他们做到了极致和风格。做平台就是要给用户一致的体验性。在一致性上,你给用户的感受是,你的服务是有保障的,在服务的交互方式上有一定的优势。 

 

我出去交流的时候,很多人跟我说我们的大数据、云计算的课比你们牛多了。我说,我不懂技术,我不能跟你说谁的技术课更牛,但是我们一定要看自己的用户是谁。如果你的用户是有一定底子的人,你想让他有一定的提升,但是我们的用户是没有底子的人,我要让他入门,那你说怎么去比较谁的课更好呢。我们要比谁的课更适合自己的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