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不想APEC放假,我想去上学!”——给孩子一个喜欢学校的理由

因为“全课程”事件,北京亦庄实验小学火了。大家都很好奇,这所新建的小学,90%以上学生都是周边地区的回迁户子女的小学,是如何能够配备了一流的硬件设施,把“全课程”实验搞得有声有色;又凭什么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特级教师和名校硕士毕业生任教。

 

上周,茄葩来到北京十一学校亦庄实验小学,探寻这所硬件设备和师资起点都不是“一般的高”的学校背后的秘密。

 

校园布置:奔着孩子的喜好去

IMG_2133_副本

 

地毯,秋千,小沙发,摆满书的长桌。当看到这样一个开放式空间的时候,任谁都会心情不自觉得好起来。课间、午休、放学后,孩子们在这里三五成群地么,或者安静地看书,或者荡着秋千嬉笑。陪同参观的边老师说,书这样随意摆在桌上,从来不用担心孩子偷偷拿走。看完书后,每个孩子都能自觉地把书还到原位。

 

IMG_2129

 

二年级的教室里,老师正在给孩子们上课。不到30个人的课堂里,孩子们有的坐在桌旁,有的坐在桌子上,有的特意把凳子挪到老师身边,以便于更好地和老师交流。老师正在介绍飞机上需要空气循环输送氧气,一个孩子打断了老师,举手问道:“为什么要给飞机送氧气啊?”另一个孩子坐在下面直接回答:“因为我们要呼吸。”孩子们继而七嘴八舌的讨论开,而老师也很开心地参与到孩子们关于“飞机上人们怎么呼吸”的讨论中。

 

IMG_2123_副本

 

教室的后面是一整块地毯,在地毯的左侧是老师的办公台。老师每天都和孩子们生活在一起,随时关注孩子们的成长。每个班级都配有两位包班老师,当一位老师在上课,另一位就会拿起相机,记录下孩子们成长的点点滴滴,然后和家长们共享。

 IMG_2122

 

地毯上面零零散散地摆着几个五颜六色的沙发,白板上是孩子们随手的涂鸦。靠墙是一个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绘本。边老师说,每个孩子每个月都要看好多好多绘本,补充知识,增加阅读量。每天,老师都要带着孩子坐在这里,给孩子们讲故事。偶尔,可能有孩子觉得老师讲的东西自己都懂了而不愿意跟着大家一起上课,另一位包班老师就会带着孩子在这里静静地看书。

 

IMG_2134

 

“小种子”班的老师孩子们把教室岗位分工贴在了门上。所有的岗位安排都是老师和孩子们讨论出来的结果。小种子班的包班老师刘婷说,每个班级的名字背后都有它的故事。“小种子”是因为开学初的时候有一本关于小种子的绘本,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小种子。老师就经常问孩子们,“你是哪种小种子呀?”然后孩子们和老师就决定把班级称为“小种子班”,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像小种子一样茁壮成长。

 

IMG_2155_副本

 

戏剧课的课堂里,老师正在给一年级的孩子们上形体课。老师让一位新来的孩子做自我介绍,孩子不知所措地说,“我叫XXX。”老师说,“你看你长得这么帅,你要说‘我叫XXX,我是小帅哥’。”孩子害羞地重复了老师让他说的话。老师接着鼓励说,“帅哥哪有这么害羞的,帅哥都很自信、很阳光,站直,手打开,像这样。” 又尝试了几次,小男孩终于活蹦乱跳地和大家介绍了自己,之前的拘束完全不见。

 IMG_2149

 

老师在教室办公,老师的办公室也就变成了“研讨室”。研讨室里放满了各种书籍和期刊杂志,桌上还有酸奶和零食。在研讨室里,老师们或者围坐在一起,聊聊班里的趣事,谈谈教学体验;又或者各自安静地坐在沙发上或桌子前,翻看最新一期的杂志。

 initpintu_副本

 

沿着走廊漫步,墙上铺满了孩子们的照片和作品。在亦庄实验小学,没有名人名言的警示提点,更没有名人的照片雕塑。所有的墙壁上都记载着孩子们快乐成长的点点滴滴。亦小的老师说,学校是属于孩子的,我们应该让孩子们选择他们喜欢在怎样的环境里生活,而不是把它装成我们大人喜欢的样子。

 

参观结束,茄葩和亦小的李振村校长、常丽华老师、边清淑老师、刘婷老师和史丽英老师坐在装修别致的教师研讨室里,聊了聊亦小,聊了聊“全课程”实验。

 

山寨门”事件让大家了解了亦小的“全课程”实验

 

说到全课程,就不得不提到前不久在教育圈子里闹得沸沸扬扬的中关村一小“山寨门”事件。常丽华老师说,“亦小从来没有说过‘全课程’是我们的原创,我们的发明。这些东西都是传承下来的。孔子当时提出的‘六艺’就是一种全课程,包括之后的杜威、陶行知提倡的都属于‘全课程’这个概念。但是他们每个人的‘全课程’,从管理到教学都有着自己独特的体系。亦小也有着自己的全课程体系,而我们所气愤的,也正是中关村一小在进行‘全课程’实验时,山寨了我们的课程和管理体系,并在对外公开时说是自己的研究成果。”

 

常老师说,“亦小原本是打算6年之后,孩子们有了真正的成长之后,再正式对外宣传我们的成果,但没想到,大家通过这件事情,了解到了我们在做的事情。”

 

让家长认同学校的教育观点,给孩子一个幸福的人生

 

亦庄实验小学不参与任何区统考,只参加小升初。而且目前亦庄实验小学的一、二年级的孩子们平时没有任何考试。常老师说,“亦小没有考试,看不出孩子‘成绩’方面的成长。但是所有来参观亦小的来宾、孩子的家长,都觉得亦小的孩子太灵气了。孩子们见到来宾,不会躲着闪着,会跑上前去和他们聊天,问他们是哪里来的,还会说‘阿姨您真漂亮’。”

 

史丽英老师说,“让家长能够认同我们的教育观点是很重要的。有一次,一个家长来找我说,‘邻居家的孩子都写了两本田字格了,但是我们家孩子都还没开始写’。我说,‘这个问题,您等一个月后再来找我。’一个月后,我们开了成果展示会。这位家长果然来跟我说,‘老师,我知道学校在做什么了。我本来以为写字就是成长,但现在我真的懂你了。’这个小孩原本是个极其内向的人,但是当他的家长看到他在展示会上大胆表演,大胆参与,意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成长’。”

 

老师们说,亦小的学生都不喜欢放假,希望可以天天上学。因为上学实在是太快乐了。刘婷老师说,“我们整天和孩子生活在一起,时时刻刻都会关注孩子的成长。我们了解每一个孩子,会给孩子们个性化的评价。”亦庄小学没有“三好学生”奖,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叫做“生命奖”的东西。刘老师说,“我们会寻找和孩子们生命特质相符的绘本里的主人公,然后把这个名字送给孩子。比如我们班上有一个小孩子特别像‘蜡笔小黑’,于是我就把这个名字送给了这个孩子。”

 

始业教育:契合孩子的天性

 

李振村校长说,亦小在做的事正是“始业”教育。从幼儿园到小学,环境和生活的转变是很大的,很多孩子都没有做好这种心理准备。亦庄实验小学正是希望更好地完成幼儿园到小学的衔接,让孩子们在走出以养为主的幼儿园之后,更好地适应到以育为主的小学阶段。

 

“孩子们喜欢玩,就让他们玩。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提高玩的内容的含金量。”李校长说,“成功的教育一定契合了孩子的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