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实验小学校长杨文娟:教育要分享,也要尊重创新

穆夏 0

最近,有关“教育创新共享”的讨论十分火热。茄葩也曾报道中关村一小陷入“山寨门”事件。(详见11月3日《中关村一小陷入“山寨门”,李振村校长给刘畅校长提建议》)如今事件尘埃落定,但是“教育创新共享”的讨论并没有结束。

 

在距北京千里之外的江苏,常州实验小学用9年的实践,把“学会分享”写进了自己的教育理念当中。学校校长杨文娟说,“学会分享是教育的核心理念”。

 

杨文娟(3)

 

茄葩:常州实验小学2005年申报江苏省规划课题《学会分享——一项促进学校主动发展的行动研究》,2008年以此获得教育部课题立项,2011年3月结题,现在又开始研究教育部重点课题《基于学校生活变革的小学生分享品行养成研究》。将近9年的时间都做了什么?

 

杨文娟:这九年我们理清了办学思路,确立了办学主张,特别是提出个性鲜明的教育哲学——“人人都是吸纳的树,个个成为分享的源”。这并不是一句贴在墙上的话,我们围绕“分享”的核心理念在课程设计、教师队伍建设、学生培养方面做了很多探索。

 

拿课程来说,我们搭建起“不一样的我”的课程体系,指向“人人”、“个个”。因为“人人”、“个个”才是学校以人为本、以学生为主体的办学主张的基础。无论学校怎样优秀,它首先优秀在让每一个孩子都有自己的一个舞台。我们在课程实践中慢慢形成“唯有不一样,才能分享”的共识,努力给每个孩子不一样的课程,或者给孩子课堂当中不一样的表现舞台,让分享有更大的空间。

 

举个例子。今年9月,我们在2年级开展“来吧,我们一起去发现秋天”的主题单元学习,一共十节课。我关注了第一课和第十课的教学,了解了实施过程,欣喜若狂,不仅看到老师们围绕主题单元重新建构语文课程,集体分享智慧,非常激情地进行创造性的劳动。更多地是看到孩子们在相对开放的课堂中,围绕秋天进行研究性的学习、主题化的阐述、个性化的创作,给了大家很大的惊喜。我看到了“不一样的我”,看到了不一样的孩子在同一个主题下的不同的精彩。

 

给一个孩子办了一场“个人绘本展”,全班同学参与布展,全校同学共同分享

 

茄葩:学校怎样在教师队伍建设中实现“分享”的理念?

 

杨文娟:我们注重教师团队的培养,但是教师团队的培养还是要扎根于课堂、扎根于课程。在以课程为载体的情况下,教师团队的打造才有依托。随着学校课程改革的深入推进,教师团队逐渐学会分享智慧、经验、思想,我也看到了教师的精彩。可以说在校园里,只要两个以上的老师凑到一起,基本都是在进行课程的生发性研讨。

 

最近有6位山东的校长过来挂职,2个星期后他们向我反馈说,进出办公室的时候,经常在走廊上、楼道里碰到两三个老师聚在一起谈论课堂、课程。我自己习惯了没有留意,经他们提醒我才发现,原来分享已经变成了老师们的习惯。

 

什么是分享?分享理念植根在老师内心、成为一种下意识的时候,就是一种开放和包容。他有一点点经验就要迫不及待讲给别人听,即便是不理想的教学设计也会毫无顾忌讲出。在这样一种敞开式的、开放式的交流当中,老师们不知不觉地就学会从别人那里去吸纳经验,也大方分享自己的经验和思想。

 

所以“人人都是吸纳的树,个个成为分享的源”不是一句挂在墙上的话,它已经成为植根在每个老师内心的一种分享的理念、一种思想、一种行为准则、一种教育信念,所以他的行为、表达就是不一样,而不一样的老师才可以有更多的东西去分享。

 

分享节:每个孩子都能展示才艺

 

茄葩:最近,湖南卫视《一年级》的热播让“幼小衔接”成为大家十分关注的话题。常州实验小学有没有好的经验可以分享?

 

杨文娟:我们一直坚持“大班开放日”,邀请幼儿园大班的小朋友到学校感受一天的小学生活。我们还在开学前举办一天的夏令营活动,不给孩子们讲规矩,而是让已经入学的小学生带领孩子们感受小学里丰富的课程和社团活动。双管齐下,孩子们对小学生活就有了感性的认识,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入学后选择兴趣课程就非常顺利。

 

加入“新学校行动研究”后,我们吸纳很多学校的优秀经验,打造了自己的入学课程——绘本课程。除了老师讲故事,还让学生画绘本。画画不讲究技巧,完全是孩子们用笔把他们一天的感悟画下来,画好画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想要表达怎样的思想。到现在为止才两个月,一年级的孩子已经积累了很多用笔画下的小学生活。

 

这种画画教学对识字不多的孩子很有效,帮助他们顺利完成“幼小”过渡。老师也感受到,孩子们越来越喜欢学校,越来越喜欢老师,所以会更有热情、激情地投入教学生活。

 

当我们看待孩子的眼光变了,当我们对教育生活的细节变了,看到的孩子是不一样的。作为校长,我也看到了不一样的老师,他们是对教育充满情感地、对孩子充满热爱地在经营每一天的生活。

 

常州实小大门

 

茄葩:您也提到,常州实验小学的课程改革吸纳了很多其他学校的优秀经验。那么,您怎么看待“教育是不是有专利”这样一个议题。

 

杨文娟:从我内心来讲,教育是有很多值得分享的东西,包括现在的教法、策略等等,其实也是一种传承,是在向国内外的大师、经典借鉴、学习,在此基础上会有自己根据时代要求的创造性劳动。

 

分享大师的智慧,同时又加入自己独特的创造。如果说是在传承基础上凝聚了一个团队的智慧,然后又形成了原创性的知识产权性的表述,我觉得是要尊重的。要提出一个什么法、什么实验,也不容易,无论是提一个名称,还是形成一套有体系的教育创新举措,的确需要很多劳动。我们要尊重原创性的劳动。

 

茄葩:现在“互联网教育”的概念很火,不少人甚至觉得互联网会颠覆教育,您怎么看?

 

杨文娟:教育是慢的艺术,有自己的规律,用很长的时间沉淀才形成了班级授课制、文本阅读等教育方法。我认为文本、纸质的教育是不可能被互联网颠覆的,但是两者可以融合借鉴。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给了传统教育很多冲击。在冲击面前,如何用好这个载体,让网络带来的信息量大、信息交互传递快等特点,为教育所用,然后让教育与时俱进,是每个教育工作者都不能回避的问题。但我觉得,互联网教育短时间内完全取代班级授课制、文本阅读,是不太可能的。

 

学校全开放式的书香长廊,既是读书好去处,又是诚信教育好窗口

 

茄葩:您提到教育有自己的规律,那您认为教育的规律,或者说本质是什么呢?

 

杨文娟:教育的本质是培养人的活动,是人与人的对话。我们提分享,因为分享很大程度上是人与人之间交互的活动。

 

信息时代来了,很多时候是人面对机器学习,这当然可行。但教育本身是培养人的活动,除了课业之外,还有很重要的情感沟通。而人与人之间的交互分享更能够让情感的价值发挥得更大。面对面更能够沟通,更能表达我们想要表达的东西。

 

网络上,文字与文字的沟通也能表达,而且快捷方便,但是缺失情感,有一点冰冷,甚至它因为缺失情感的交流,还会造成不必要的歧义。课堂上,教师与学生的面对面,学生与学生的面对面,学生在团队中的面对面而营造的一种生活氛围,是机器没有办法替代的。

 

茄葩:您觉得成为一名优秀的小学校长,需要具备哪些素质?

 

杨文娟:这些素质是多元的。首先是教育信仰。小学没有很大的升学压力,为学生的未来成长奠基,是小学校长义不容辞的责任,肯定要有坚定的信仰,才能为未来社会需要的人才打好坚实的基础。

 

其次是教育情怀。小学教育可以在素质教育的实施过程中走得更加稳固、坚实,立足于学生的综合素养提升,来设计必要的课程,建设校园文化、物质环境。因此他要抛弃很多功利性的评价,不急着收获。因为小学看不到功利性或者结果性的光环,始终是在为孩子走好未来的人生路铺好墙基,奠定她各种素质的基础。心甘情愿做这些事,需要教育情怀。

 

最后是领导力、个人专业素养等硬实力。只有硬实力强大了,才能带领更多的老师一起前进,才能更好地服务于家长和学生。满足家长和学生对优质教育的需求,我一直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