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课程究竟使得高等教育大众化,还是谋杀了高校?

雅琼 0

online-learning_副本

 

最近一直有一个争论:这段时间异常火爆的在线大学课程,究竟会使得高等教育大众化,还只是给富人提供了一个“游乐场”。然而在线课程的支持者批评家前不久传出了相同的讯息:社区大学会因为在线课程逐渐替代传统的课程而被压缩。

 

大规模网络开放课程变得越来越普遍,就好像“突然之间,你有一个新的反向数字鸿沟”,UCLA的校长Gene Block在WSJD全球现场技术大会上如是说。

 

他说,富裕家庭将继续送他们的孩子到住校的四年制大学,在课堂中学习,在学生中,以及教师间交流互动。但是,社区学院或其他非住校的高等教育机构有很大的被MOOCs代替的风险。

 

如果我们说一定有高等教育体系缩水的风险,它一定会发生在那些无法提供高品质的互动交流的地方。这种交流包括在同学之中,同学之间,以及师生之间的交流,”前耶鲁大学校长Rick Levin表达了赞同,他今年被聘为MOOC创业公司Coursera的首席执行官。

 

创业公司,包括Coursera,试图动摇高等教育。它们给全世界的人们提供了在线访问比如杜克大学、斯坦福大学教授的大学课程的平台。Coursera以及一些其他的MOOCs说,成千上万的人已经参加了他们的网上教学课程。

 

然而,Coursera和它的同行们,比如Udaciy和edX,也带来了一些争议。

 

在线课程的支持者说,随着传统的四年大学学位的成本不断飙升,在线教育给人们一个更广泛的平台去获得一流的高等教育;但是MOOCs的批评者说,在线课程的主要受益的人已经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群,而且在线课程会威胁到教师的工作机会。

 

Levin在WSJD会议上说,尽管有这些批评,但是像Coursera这样的产品确实把高等教育送到了世界各地不能参加四年制大学的人口中。“那些也许永远都不可能进入大学的人,现在获得了地球上最伟大的老师,”他说。

 

Levin和Block说,教师都渴望把更多的在线教学融入到他们的工作中。但Block说,他认为给成千上万的有着非常不同的教育背景的人,提供同一所一流大学知名教授的同样的演讲,是不明智的。“最有效的教师可能是Chico州立大学的化学教授,而不是诺贝尔奖得主,”他说(Chico州立是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系统的一部分。)

 

Levin在今年早些时候对Coursera的任命的接受,可以被视作一个信号:创业公司可以赢得社会对课程的认可,继而产生更多的收益——尽管作为一家创业公司,其长期的商业模式还不清楚

 

几乎所有的Coursera的收入都来自小部分学生通过考试之后认证证书时的费用。在WSJD现场会议上,Levin说,Coursera认证证书的平均价格是50美元,并且这家以硅谷为靠山的公司可以自给自足。“我确实看到一条可行的道路让Coursera成为一家企业,”Levin说。

 

翻译自 http://blogs.ws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