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蒜客90后创始人俞昊然:规矩有道,先优后达

IMG_2116_副本

在线计算慕课平台计蒜客于近期获得来自紫辉创投的数千万人民币的pre-A轮投资。茄葩前不久参观了计蒜客的“大本营”,并对计蒜客的创始人俞昊然做了采访。


茄葩:计蒜客的融资获得了很多人的关注,你打算怎么花这笔钱?
俞昊然:人才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吧,另一方面是和高校的合作,还有内容。对于市场的投入目前来说应该会小一些。对在线教育来说,内容是很重要的。对我们来说,素材和素材的展现形式放在一起才是我们想要的“内容”。我们想要人才其实也是为了更好地产出“内容”。


茄葩:计蒜客目前的用户和使用情况怎么样?
俞昊然:截至今天早上(11月4日)9点,我们有25003的注册用户,激活率大概有96%,总共约有24000用户使用过计蒜客。我们每天的用户增长量最多的时候能达到1000,昨天一天就有400多名新增用户。用户来源主要是通过与老师的合作而带来的高校的学生。

IMG_2101[1]

茄葩:计蒜客被称作“中国的Codecademy”, 你觉得这个称号贴切吗?
俞昊然:其实,我们现在和Codecademy差别还是挺多的。比如说,虽然Codecademy原本的创建目的是为了让普通大众都能学会编程,但是从反馈上来的数据来看,Codecademy的主要用户还是K-12的学生。然而计蒜客目前的用户大部分都是高校学生。如果计蒜客现在想要进入中国的K-12市场还是不太现实,因为中国的学生有高考的压力。K-12目前对于计算机编程学习的需求有,但是不大。如果中小学教育方面改革能更快推动改变现状,走进K-12市场也会是计蒜客的一个未来的可能性的。


茄葩:计蒜客目前有考虑过未来可能的商业模式吗?
俞昊然:基本上来讲,有两种可能性。一是面向考试,2C收费。这个是针对计算机编程学习的普遍需求,比如考研,或者是一些认证需求。另一种可能性是面向就业,为企业输送能够满足企业需求的编程人才。我们会挖掘企业需求,直接对口地提供某些课程,而用户学完课程之后就能很好地掌握企业所需要的技能,直接进入企业的某个岗位。在2C或者2B上,最终都可能可以进行收费。


事实上,计蒜客在这方面已经有了一些试探性的动作。比如昨天,计蒜客刚刚为优酷土豆完成了一次在线笔试。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计蒜客里面有些实习生就是之前在计蒜客平台上学习的学生。我们看到他们的学习能力和成长空间,邀请他们加入我们,成为计蒜客团队中的一员。

IMG_2098[1]

茄葩:计蒜客是一个“90后”团队,你觉得这样的年纪对你们来说是一个优势还是劣势?
俞昊然:前不久计蒜客加入了两个新员工,还有一个实习生。在那之前,计蒜客团队的平均年龄事实上是31岁,我们的法务和首席运营官都是70后。我个人虽然是90后,但我并不太认同将“90后”作为我的标签。我“出来”的比较早,06年的时候就加入了百度爱好者,在那里我就开始带领一些年龄比我大的人一起工作,所以我也没有太刻意的将自己归为90后。除了两个70后,公司里还有一个80后,剩下的都是90后同事,在我来看,他们现在的能力和激情不比我当年带过的人差,都挺能拼的,时不时还能提出一些独特的想法。我相信他们能像我以前带过的人一样,未来成为我们或者其他优秀企业里顶梁柱式的人才。


茄葩:你个人对计蒜客未来的产品形态有着什么样的规划?
俞昊然:我希望十年后的计蒜客是最大的在线中文工学院。教育不是一个短期的事情。我们的座右铭是:我们决不误人子弟。我们坚决不做浪费学生时间的事,我们希望把这件事做到极致。在未来的5年里,我们争取把平台上的第一批学生输送到企业中去。当然,考虑到我们的用户也不一定都是大一来的新生,第一批学生被输出的周期也可能会比这个短一些。


茄葩:计蒜客团队目前的工作氛围怎样?
俞昊然:计蒜客的团队包括实习生总共有12人,程序员们理论上每天9-10点开工,6-7点收工。但实际上,我们都是“睁眼干活,闭眼睡觉”,生活和工作分得不是很清楚。我们就像一群弟兄在一起,非常开心地“吵架”。我觉得团队之间对于公司的事不能有猜忌,要能达到“坦诚相见”的地步,甚至赤身裸体都觉得不会尴尬那样是最理想的了。我们的公司名是叫做“矩道优达”,其实也说了我们工作的一种状态,我们规规矩矩做事,先把事情做好,之后再思考“达则兼济天下”的远期梦想,我们是真正的是在一起追求一种“规矩有道,先优后达”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