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一小陷入“山寨门”,李振村校长给刘畅校长提建议

content_1258956_201008261046411_副本

 

 对于近日中小学教育界热切关注的中关村一小“山寨门”事件,茄葩于昨天采访了北京亦庄实验小学李振村校长。首先,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事件的背景:

 

2014年10月29日,《中国教师报》在头版头条以《中关村一小:全课程育人育“全人”》为题,报道了中关村一小刘畅校长提出的“全课程”实验。10月31日,北京亦庄实验小学李振村校长在《当代教育家》微信上对刘畅校长隔空喊话,直指该篇文章所报道的“全课程”实验,从理念到框架与亦庄实验小学从2012年开始研发的“全课程”如出一辙。中关村一小的“全课程”并非原创,而是在参观访问亦庄实验小学之后贪天之功据为己有。中关村一小由此身陷“山寨门”。此微信迅速传播,国内中小学教育界一时舆论哗然。

 01300001193754131537284907548_副本

 

《中关村一小》一文表明,刘畅校长提出的“全课程”育人实验,源于她对看到刚刚进入学校的孩子们不安的状态的反思。文章继而讲述了中关村一小老师耗时近两年研究编写“全课程”教材的艰辛,并举例说明了新教材弱化学科概念、以主题单元分类的特点。最后文章描绘了中关村一小执行“全课程”之后,家长和老师共同努力共同成长的欢喜结果。

 

李振村校长随后在《当代教育家》微信中反击,指出:刘畅校长所谓的“反思”,正是中关村一小来亦庄实验小学参观时,他们为参观团队详细讲解的亦庄实小的“全课程”实验背景的内容。他详细梳理了中关村一小前来亦庄实验小学学习的流程:

2013年9月份,刘畅看到《北京晨报》对亦庄实验小学的报道,两次提出前来学习;

2013年10月,刘畅带领分校校长和中层团队参观亦庄实验小学,听了“全课程”整个体系的讲解,并要走全套教材;

2014年4月,又先后两次请亦庄实验小学执行校长曹君到中关村一小进行“全课程”培训;

之后又派出自己的教师团队到亦小名师常丽华班级听课学习。

 

2014年9月1号,中关村一小开始“全课程”实验,不到两个月,10月29号,该校就急急忙忙在《中国教师报》头版头条,以大半个版面的篇幅,宣传刘畅校长是如何提出“全课程”的、又是如何历时两年艰苦探索的以及探索取得的成就等等。

 IMG_2085_副本

 

李振村指出:在此之前,刘畅校长从来没有提出过“全课程”,中国教师报描述的所谓“两年研究历程”实属无稽之谈。刘畅强调的“在一年级教材中淡化学科概念,突出以主题为引领的学科融合”,也是亦庄实验小学“全课程”一年级教材的最突出特点,是亦小首创。中关村一小的做法,是对亦庄实验小学“全课程”体系的整体克隆,是“依葫芦画瓢”。

 

在《对没有底线的行为说“不”》一文中,李振村校长讲述了亦庄实验小学提出和研发“全课程”实验全过程:从2012年开始,亦庄实验小学15位特级教师加上上海、台湾等地的教育专家,历时两年,耗费大量心血,开发完成了这套课程体系。

 

李振村校长在文中反复强调:“教育没有专利,只要对孩子成长有益的经验应该全人类共享,所以我们始终对全国各地前来参观的老师和校长敞开大门,对刘畅的团队也无私分享。但刘畅毫无底线,把整套东西整体拿过来,立马公开发表,宣布是自己的成果,这种急功近利的行为是对孩子们的不负责任,这种赤裸裸的拿来主义既伤害了亦小团队,也伤害了中关村一小的声誉,令人难以容忍!”

 

茄葩在昨日采访李振村校长时,李校长说:“这件事情我们不想再追究下去,对真正做教育的人来说,没有精力来纠缠这些事情。我们需要的是继续踏踏实实,埋头苦干,让孩子们真正从课程中受益。另外,我也要格外强调一点:这件事情和中关村一小没有关系,这是校长个人的错误行为,是一个人让一所学校蒙羞。中关村一小始终是一所让我尊敬和仰慕的学校,一小的老师也是爱岗敬业的群体,否则不会有中关村一小今天的地位和成就。我之所以发声,是要澄清真相,说明事实。同时,我也真诚建议刘畅校长:你是京城名校长,既要爱惜自己的荣誉,也要爱惜学校的荣誉。你肯定明白:教育是农业不是工业,不可速成,无法一蹴而就。不要这么急功近利,不要这么急于宣传,一个课程不可能做一个多月就取得如此大的成就。这么急吼吼地希望借课改扬名的行为,是对孩子不负责任的行为,甚至也是对自己不负责任的行为。”

 

目前中关村一小刘畅校长还没有公开回应此事,茄葩将会对此事将进行跟踪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