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公司老板为什么让孩子远离电子设备

转载 0

201401211028323849

当斯蒂夫·乔布斯管理苹果公司的时候,可是出了名地爱给记者打电话,要么是表扬最近某篇文章,但更多的时候是解释他们在哪里搞错了。我就曾接到过几次这样的电话,但最让我震惊的,是2010年末的一次,当他数落完我写iPad缺陷的文章以后,跟我说的一句话。

 

“所以,您的孩子肯定很喜欢iPad咯?”我问乔布斯,试图换个话题。当时苹果公司的第一台平板电脑才刚刚上市。“他们还没用过iPad呢,”他告诉我。“我们对孩子在家里使用技术有限制。”

 

我敢肯定当时我是吃惊得吸了一口气,而且哑口无言。我曾经把乔布斯的家想象成一个书呆子的乐园:墙都是巨大的触摸屏,餐桌都是由iPad堆成的,iPod随便送给来宾,就像宾馆里枕头上放着的巧克力一样。

 

不过乔布斯告诉我,情况不是这样的,甚至连一点边都沾不上。

 

从那时起,我见过许多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风险投资家,他们都说了类似的事情:他们严格限制他们的孩子玩电子设备的时间,常常禁止他们在放学后的晚上玩任何电子设备,就算在周末,让他们玩电子设备的时间也非常短。

 

这种家教方式让我感到困惑。毕竟大多数家长似乎选择了相反的方式,让他们的孩子日夜沉浸在平板电脑、智能手机和电脑屏幕前。

 

不过这些CEO们似乎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东西。

 

1、《连线(Wired)》前主编、现在无人飞行器公司3D Robotics的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就对家里的每一台设备都设置了时间限制和家长控制策略。“我的孩子说我和我妻子是法西斯,说我们对技术过分焦虑,他们还说他们的朋友里没有谁被这样限制过,”他在提到自己6岁到17岁的5个孩子时说。“那是因为我们对技术的危险性有着直接的感受。我自己亲身经历过这个过程,我不想让孩子们也走弯路。”

 

他提到的危险,包括让孩子接触到有害内容,比如色情内容、其他孩子欺负别人的内容,以及也许是最坏的情况——像他们的父母一样沉迷于使用电子设备。

 

2、亚历克斯·康斯坦丁诺普(Alex Constantinople)是科技公关公司 OutCast Agency的CEO,她最小的儿子才5岁,她说,她禁止他在工作日使用电子设备,而她大一点的两个孩子(10岁和13岁)在放学回家后的晚上,则只被允许使用30分钟的电子设备。

 

3、Blogger、Twitter 和 Medium 的创始人伊万·威廉姆斯(Evan Williams)和他的妻子萨拉·威廉姆斯(Sara Williams)说,家里为了替代iPad,给他们的两个儿子买了几百本书(是的,纸质书),他们可以在任何时间挑一本来读。

 

所以做技术工作的母亲和父亲都如何确定最适合孩子的界限呢?总地来说,是按年龄分的。

 

10 岁以下的孩子最容易沉迷,所以他们的父母不允许他们在工作日使用任何电子设备。周末,使用iPad 和智能手机的时间限制通常是半小时到两小时。而10到14岁的孩子被允许在放学后的晚上使用电脑,但也只能是为了做作业。

 

“我们家给孩子定的规矩里,有严格的禁止使用电子设备时间,”科技公关和分析公司 SutherlandGold Group的首席执行官莱斯莉·古尔德(Lesley Gold)说。“但他们长大以后,上学需要用电脑的时候,就必须放开电子设备的使用了。”

 

一些家长还禁止青少年使用社交网络,但像Snapchat这样发消息没痕迹的服务是可以用的。一位高管告诉我,这样他们就不用担心因为在网上说了什么,而在以后的生活里受到牵扯。

 

尽管我认识的一些不是做技术工作的家长会把智能手机给8岁的孩子玩,但很多在技术圈的家长还是会等到孩子14岁再让他们玩智能手机。而且虽然这些孩子们可以用手机打电话、发短信,但直到16岁才会给他们开通数据功能。不过在我调查的搞技术的家长中,有一条规矩是通用的。

 

“铁律第一条:卧室里不准有电子设备。完毕。绝对不许有。”安德森说。

 

有些做技术工作的家长会限制孩子玩各种电子设备的时间,而其他家长在这方面则会严格得多。

 

阿里·帕托威(AliPartovi)是iLike的创始人之一,也是Facebook、Dropbox和Zappos的顾问,他说,使用电子设备的时间,要严格地区分“消费的时间”,比如看YouTube、玩游戏的时间,以及“创造的时间”。

 

“就像我不会想着限制孩子玩儿画笔、弹钢琴或者写作一样,我认为限制孩子用电脑画画、剪辑视频或者编程是很荒唐的。”他说。

 

其他人也说,彻底的禁止会适得其反,让孩子将来对电子设备成瘾。

 

Twitter首席执行官迪克·科斯特罗(Dick Costolo)说,只要他和妻子以及两个十几岁的孩子都在起居室里,孩子们就能毫不受限地使用电子设备。他们认为,太多的时间限制会在孩子身上有反作用。

 

“我在密歇根大学的时候,隔壁寝室有个哥们儿,屋子里堆着成件成件的可口可乐和其他汽水,”科斯特罗说。“我后来才知道,是因为他爸妈在他小时候一直不让他喝汽水。如果你不让孩子接触这东西,谁知道以后会出什么岔子?”

 

我从来没问过乔布斯,他的孩子们不用他创造的那些东西,都干点啥,所以我找到了曾经在他家里待了好长时间的《乔布斯传》作者沃尔特·艾萨克森。

 

“每天晚上,斯蒂夫都会在他家厨房长长的餐桌上找一个话题,聊聊书籍、历史或者其他事情,”他说。“从来没人拿出来过iPad 或者电脑。他的孩子们似乎一点儿都不痴迷于电子设备。”

 

转自:环球企业家;来源:译自《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