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家教要培养孩子恻隐之心: 仁慈铺就宽广的人生

转载 0

92075611_副本

 

于丹呼吁,身为家长,不要太早教会孩子冷漠地怀疑一切,本性里的恻隐之心应帮助孩子保留,一个仁慈的人在世界上的道路是宽广的。小孩比大人幸福,是因为他们比成人有更多相信,会觉得世界美好。成年人过得不快乐,是因为我们怀疑。

 

为何要助人?于丹建议,家长不妨换一种思路,从小告诉孩子,做慈善帮别人不是因为强大,恰恰是因为脆弱,因为我们随时需要别人的帮助,所以在我们能帮别人的时候,我们也必须帮助别人,这就是社会的共生关系。

 

如何重建中国的家教与门风,于丹首先从家庭的概念说起,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家邦社会,中国最基本的单元就是家庭。每个人最大的教养不是在社会空间完成的,恰恰是在家庭空间完成的。因此,家庭教育比社会教育更重要。

 

“中国在从农耕文明向都市化转型中,家庭教育正在越来越削弱,这对于我们这个民族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于丹说,都市人有了越来越发达的科技和越来越丰富的物质,但识文断字与通情达理不一定成正比,人真的明辨是非、懂道理应从重建中国的家教和门风开始。

 

因此,中国人能否在家庭中恢复家教和门风,对中国人去向何处,怎么接续“家邦”国家走向现代文明,意义深远。

 

先家教后学校教育,中国的父母不要把这条路走反了

于丹首先从孝悌谈起,孝道在每个家中为什么是至高无上的准则?《论语》里讲到,一个人要走向社会学习的途径有三段。第一段是“入则孝,出则悌”,就是进了门要孝顺父母,出了门要友爱兄弟。第二段叫“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意思是,言语谨慎、忠诚守信,博爱大众,亲近仁义道德这些基本的道理。第三段是“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如果还有余力可以学些文化知识。

 

在于丹看来,人的成长的第一阶段为家庭教育,学习孝悌伦理的道理;第二段是社会教育,学习守信有仁爱的公民道理;第三段才是学校教育,学习书本上的文字道理。

 

“我们今天的教育刚好走反了,现在的孩子从三岁上各种学习班,一直念到了30岁博士后,几乎全在学校,恰恰没有了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于丹表示,当然,很多毕业生最后是要受到社会“修理”的,因为一个专业尖子不一定知道上班不要迟到,新人要擦桌子打水、见人要打招呼,这些都是最早在家庭教育中学习的。

 

因此,于丹呼吁,中国的父母家长不要把这条路走反了,陷落于专业的学校教育,而忽略了家教和门风这样的基本教育,这才是我们安身立命的根本。

 

那什么是真正的孝悌之意呢?于丹进一步解释说,有学生问孔子,怎么做才叫孝?孔子说了最简单的两个字——“色难”,即“不给父母脸色看最难”。不少孩子看见父母又存了一冰箱的剩菜,难免埋怨几句,“自己给了这么多家用,为何还要把日子过得紧巴巴呢?”

 

在于丹看来,不少老一辈都是苦日子出身,要求老人改掉几十年的节俭习惯确实很难。“因此,做儿女的要学会跟老人妥协。中国人说,孝顺,顺者为孝,家里没有什么大是大非,家不是用来讲理的地方。无论是夫妻之间还是父母与孩子之间,有时候就迁就一下,教孩子从这一点上懂道理,他走出后会容易得多。”于丹说。

 

建立儿童慈善公益工程,扶植孩子的恻隐之心

今天的中国,特别是一些大都市,都越来越走向国际化,也正在失去自己的乡土。社会学家费孝通在《乡土中国》里说过:我们正在拥有越来越多的房子,但也正在失去越来越多的家园。于丹说,费老先生几十年前说的话正在成为现实,人们房子越住越好了,但家园还在吗?

 

“在今天重建家教和门风,让我们回到中国家教原初的起点,什么是起点?”于丹解释说,孟子说,“人之有四端,犹其有四体也”,即“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

 

首先,是恻隐之心。在于丹看来,中国今天的世道人心已经到了历史上最冷漠的阶段,经历过文革、拜金大潮的洗礼,人跟人之间变得疏远冷漠,这就造成了一批批的极端利己主义者。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无非成为了“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凡事可以用更高端的平台、更精明的算计去谋求如何利己。

 

对此,于丹不无担忧地表示,如果长此以往下去,中国的人口将成为我们的劣势,有再多的社会资源也不够,因为人人在为自己争抢。中国在物质贫瘠时,大家还讲究互帮互助。可在物质丰富的今天,家长从小就在向孩子灌输竞争理念。

 

“孩子本能都有恻隐之心,父母还是该多扶植一点。”于丹说,不少父母带着孩子外出,遇到流浪猫或折翼的小鸟,每当孩子要表达关爱之情时,父母的本能反应常常是,“那东西多脏!”“野猫身上有病菌,别碰!”“快走,我们没时间了。”

 

在她看来,小孩比大人幸福,是因为他们比成人有更多相信,因此,会觉得世界美好。成年人过得不快乐,是因为我们怀疑。我们怀疑吃的食物是否安全,怀疑销售背后有没有陷阱,上级跟谁是一个帮派,房子和医疗这些政策是不是对我们不利。“人在社会化过程中怀疑越多幸福感越低,而孩子是因为有满满的相信,所以他快乐!”

 

因此,于丹呼吁,身为家长,不要太早教会孩子冷漠地怀疑一切,本性里的恻隐之心应帮助孩子保留,一个仁慈的人在世界上的道路是宽广的。同时,她也呼吁能在上海建立儿童的慈善公益工程,让孩子懂得慈善是什么。在她看来,慈善应该成为一种公民习惯,与刷牙之类的卫生习惯和打招呼之类的社交习惯一样。

 

“不要认为慈善是重大灾难发生时才临时起意的,或是富人明星才做的,而是每一个公民平时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这就叫慈善。孩子不一定有钱,但如果他愿意帮助别人就可以了,应把培养恻隐之心变成一种课程。”

 

于丹说,她一直主张小学生要做公益劳动,像上语文、数学课一样,学校要每周拿出半天时间,让孩子上敬老院陪老人聊天,做力所能及的事。“孩子如果知道,对人付出了所以他有尊严,那么这是我们给孩子的一笔很大的财富。”

 

为何要助人?于丹建议,家长不妨换一种思路,从小告诉孩子,做慈善帮别人不是因为强大,恰恰是因为脆弱,因为我们随时需要别人的帮助,所以在我们能帮别人的时候,我们也必须帮助别人,这就是社会的共生关系。

 

从这个角度去想,孩子从小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这个慈善社会才能培养起来,让孩子因为帮助别人而觉得有尊严,这是家长要教他们的。

 

杜绝手机上餐桌和床,家不被现代科技绑架也是幸福的关键 

在谈及廉耻之心时,于丹也表示,现在没有廉耻之心的孩子越来越多,把推卸责任当成习惯,给孩子羞恶之心的教育从什么开始呢?从孩子的潜意识开始。一个40岁的人会不会认错,习惯是4岁培养的。教孩子有一门重要的功课就是为自己买单,不能长大了后“坑爹”。“不拼爹只能拼自己,今天我们怎么做家长,就是带着孩子做点事。”

 

至于是非之心,于丹认为,家庭教育应该把明辨是非放在首位,在鼓励孩子有所作为的同时,也必须先告诉他有所不为,并守住底线。

 

最后,她谈到,一个家要处理好的最简单、也最艰难的三种关系,即亲子关系、亲密关系和亲己关系。在亲子关系方面,家长要学习跟着孩子去了解世界,这是家庭文化的驱动力。鼓励孩子多说说学校里的新鲜事,给孩子话语权。每天,有三段时间可以特别留出来跟孩子聊天——孩子回家时,吃饭时和睡觉前,让孩子说出自己的想法,关心家人的状况。

 

“有效沟通的时间在亲子关系里是必须的,不要把一个家都设计成有用的时光,家就是装无用的时光,只有不追究什么事都有效率,这样的家才会多点快乐。”于丹说,要让家充满弹性,别一回家就忙着做功课、加班,连吃饭都吃的是“流水席”,别把家人弄得紧张兮兮。

 

此外,于丹还建议,家庭文化也要讲规矩,例如杜绝手机上餐桌和床,先从这个做起试一试,看看家庭关系能否有所改善?在于丹看来,家不被现代科技文明绑架,也是幸福的关键。从这几种关系上调整,大家能够越来越认知,自己在家里的位置。“中国人的家风在今天依然有它重大的意义,就是让我们回到朴素的禅意与诗意。”

 

本文原载于 文汇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