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盾:和800万中小学生一起作业

肖盾,一起作业联合创始人。2001年去英国名校米尔菲尔德中学就读,2002年12月考入剑桥大学。毕业后,肖盾就职于伦敦瑞士银行,任副总裁。1年后,肖盾辞职创业。2011年,肖盾与前新东方助理副总裁刘畅共同创办了一起作业网。

 img12_副本

 

茄葩:能简单介绍一下您的创业历程么?

肖盾:我从伦敦瑞士银行辞职之后开始创业,做了一款教育APP,成为当时苹果应用市场里最早的教育APP的开发者之一。2011年的时候我就在寻找C2C (copy to china) 的机会,我尝试了几个方向,都不太顺利,到2011年下半年就发现这个挣不到钱。当时徐小平老师是我的天使投资人,他问我遇到了什么问题,我就跟他说,有三个大问题:

 

1. 中小学家长和学生在教育方面的需求是矛盾的。家长希望学生努力学习,不干别的,而学生的需求只有一个:玩。这两群人你搞定一个没有用,使用方和付费方不一样。    

2. 当时App市场对中国来说本来就有点早,尤其从商业化的角度来看。直到今天应用开发者当中,除了游戏的开发者,都还没挣钱。

3. 老师这个群体相对来说比较“奇怪”,只要他让学生家长做什么,他们都愿意做。

 

所以我和徐老师说,中心思想就是要进学校、找老师,让他们帮着推广。我们不做APP了,做网站。然后徐老师问我除了钱还需要什么,我说最需要的是人,一个能够帮助我进学校的人。于是,他就给我介绍了刘畅,现在一起作业网的CEO也是合伙人,是我最重要的合作伙伴。

 IMG_1955

 

茄葩:您在之前的创业项目中做的是针对从婴幼儿到成人都可以使用的一系列产品,为什么在决定去中国市场创业的时候会想到去做K-12的产品?

肖盾:这个是个人情怀。虽然我们的技术可复制,但是针对不同的用户群,需求是很不一样的。你专注一些,就能把事情做得更好一点。倾向上讲,我是希望可以专注;情怀上讲,为什么要专注这个,并不是我觉得这个市场机会最好,而是觉得现在中小学存在的问题确实很大,学生学习的过程中很痛苦,效率低,也没有享受到他们应有的幸福感;另外,即使我不懂教育,我没当过老师,没出过教材,但是我依然相信我学的信息化的东西能对中小学教育有帮助,能提高他们的效率,能使学生更轻松、更快乐一点。

 

茄葩:在刚进入K-12市场的时候,您对其有什么看法?现在又有哪些改变?

肖盾:刚进入K-12市场的时候,我对市场的研究其实非常粗浅。我对这个市场的直观感受就是问题特别多、市场特别大、做起来特别难。问题多我前面一个问题已经说了。K-12的市场可能是中国教育里最大的,是一个超过万亿人民币规模的大市场。所以这个东西也没有什么天花板,如果没有做起来,也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做起来特别难,主要是体制的原因,政府对义务教育这块有严格的管理。

 

茄葩一起作业的用户,包括学生、老师、家长的使用情况是什么样的? 

肖盾: 一起作业目前注册的学生大概有800万,月活跃量有200万,日活跃量有60万。老师的注册量约有30-40万,布置作业的老师约有10万,月活跃量为4万,日活跃量在1万以上。家长目前不是我们的重点,日活跃量大概是20万。从我的理解来看,学生重要的是培养粘性,老师重要的是速度和粘性,家长就是粘性和商业化。

 IMG_1954

茄葩:老师是最不愿意接受教育技术产品的,很多老师觉得这给他们带来了额外的负担。那老师们对一起作业的反馈如何?有没有遇到什么推行方面的困难?

肖盾: 去观察中小学老师这个群体的时候,我们是这样理解这个群体的:他们处于马斯洛需求层级比较低的位置,平均工资也比较低,活得不是特别舒适。很多的教育产品瞄准的需求是“professional development”,也就是职业发展类的需求,比如帮老师更好地教学。这个需求排在马斯洛需求层级第三层,但我认为,老师们前二层的需求还没有得到解决。

 

我们的产品特别注重为老师“减负”。比如一个英语老师可能带4-5个班,200多个学生。批改作业平均一个星期要花10个小时,而且是重复性劳动。批完作业老师还想了解一下、分析一下情况,这也是要花很多工夫。如果老师再同时当班主任、教研组长,还要有管理的工作。这些工作加起来很累,所以其他任何额外的东西,他都不感兴趣。

 

所以我们理解的产品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给老师减负。这是他们的刚性需求。为了达到这一点,我们做了4项工作:

1. 我们的系统自动为老师批改作业,批改完之后还会生成各种维度的统计报告。这样,一个星期的10小时不但不用花了,效果还会更好。

2. 学生的作业可以随交随看,随时了解情况,增加或调整内容。这使得老师原本不太方便做成的事情变得方便。

3. 我们为老师提供素材。比如说,新课标里规定,教一个英文单词的时候,原来是中文和英文的对应,现在是要求音、形、义的对应。以前只要给出“杯子”、“cup”就可以,现在要求给出杯子的图片、一个声音、和一个单词“cup”。老师没有图片和声音,而我们就给他们提供这样的素材。

4. 我们还有一个TTS(text to speech)的工具。以前如果老师要准备听力材料,就要去找外教录,或者去买一个TTS的工具。现在我们免费提供给他们,也相当于是帮老师减负。

 

总的来说,只要是教师端的产品我们都尽可能去做到一点:他选择了我们这个解决方案就会比其他方式更有效率和效果。

 IMG_1960

 

茄葩:一起作业到目前为止还是免费的,它的商业模式将会是什么样的?

肖盾:在现阶段,商业模式对我们来说不是很重要。我觉得商业模式无非就像是百度、谷歌、微信那样的广告、增值服务。将来的商业模式一定是to C,比如家长付费买适合孩子的个性化的产品。关于这一点,我们已经做了一些尝试,在一些地方有试点。试点结果让我们和投资人都非常满意。

 

茄葩:试点的方式可以透露么?

A: 可以。这主要是有两款学习产品,一个是针对1-4年级学生的游戏化学习产品“冒险岛”,和针对3-6年级学生的个性化做题产品“阿分提”。两款产品的内容都是作业的错题和类题。两款产品都是对家长收费,每个月20元左右。另外我们也引进了别人做的游戏化学习产品“走遍美国”和“Picaro”,我们在帮他们卖。

 

我觉得,在线教育,至少在中小学这个阶段,它的商业化的春天还没到。这也有很多的原因:一是人们的购买习惯还没有养成;二是付费渠道形成的基础设施还没搭建好。所以,在融资和向家长或者别人收钱这两方面我们选择了融资,也愿意以股权来换现金,而不是在现阶段通过做业务来换现金。但是,冬天到了,春天也不会远了。

 IMG_1961

 

茄葩:一起作业现在有没有遇到什么瓶颈?最需要的资源是什么?

肖盾: 人才吧。信息化教育能做成,终究是一些传统的教育工作者——比如中小学的校长,和最前卫的互联网工作者坐在一起的时候,说一样的话,对事情有一样的看法。那个时候,这事儿也就差不多成了。现在一起作业也就是分为这么两批人,但是两类人在这个屋子里讨论问题的时候,观点是非常不同的,融合是非常难的。哪个观点是正确的,或者说哪个是合适的做法,谁也说不清楚。

 

茄葩:这样的矛盾是怎么解决的呢?

肖盾: 讨论到双方都满意吧。一般来说会找到中间的道路,但如果没有,那说明这还是有问题,就先不做。

 

茄葩:一起作业现在的团队组成大概是什么样的?

肖盾: 我们总共有180人,60-70人是技术,产品、设计、运营共20个,内容和市场各30人,客服有10多个,剩余都是财务、后勤等等。

 

茄葩:一起作业前不久做了C轮的融资,有没有上市的计划?

肖盾:目前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