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高三学生眼里的教育技术:你太猖狂,一个冷不防

雅琼 0

tech1

 

技术什么时候在教育市场变得太猖狂?众所周知,技术创新通过提供学生的个性化关注和技术的基本技能,使教育的力量变得更强大。因此,学校急不可耐地提高互联网的“出镜率”,以及增加使用互联网的设备。作为一个高三学生,我看到技术在每一个角落大举推行,也看到了这面隐藏的巨大威胁。

 

互联网已在全国各地的教室变得无处不在;几乎100%的公立学校在2005年通了网络,而在1994年,这个数值仅为35%。根据国家教育统计中心统计,2008年,98%的公立中小学的“以教学为目的”的电脑已经连接到网络。

 

在过去,一个很常见的技术工具就是好几个学生一起共用的台式电脑。而现在,1对1——一个设备对一个学生的模式变得风行。在1对1工程里,每一个学生都有一个设备,用于教学。比如威斯康星州的Central中学,在2011年就开始了1对1工程,把手提电脑借给每一个准备入学的6年级学生。这个工程现在已经扩展到全校范围。

 

1对1工程同样也在更低年级展开。缅因州Auburn学区的2011年通告表明将会给每一位幼儿园孩子提供一台苹果平板,这个新闻吸引了大范围媒体的关注。

 

洛杉矶联合校区,美国第二大学区,去年开始了一个价值10亿美金的非常有争议的倡议,希望给学区的每一位学生提供一台iPad。相似的,在康涅狄格州的Greenwich,公立学校的1对1倡议要求在2015-16年之前,所有学生都将拥有一台个人设备;两个K-5学校已经收到800台设备。

 

然而,急于扩大教育技术,成为先进或拥有“前瞻性的思维”,产生的结果不仅是无益的,更是有害于帮助学生学习的教育目标。

 

粗粗看起来,教育技术的传播好像是建立在把好的东西扩展到教育系统的每个层次的思想上。然而,这种“争着去做”的心态,默认了在较早的年龄和年级,越多的技术对孩子们是越好的,忽略了幼儿园与年纪大一些的学生之间根本不同的教育目标。

 

这些举措,特别是在早期年级,预示着一个未来:个人设备会让学生无限分心,而且有着渗透教育根基的潜在危险。根据洛杉矶时报,注册参加了洛杉矶iPad倡议的学生成功绕过安全功能,没有限制地浏览互联网。

 

幼儿园是孩子发展与教师的关系,以及和社会与其他同学交流的时间。一个屏幕对此没有任何好处;相反地,个人设备抑制了他们。

 

或许教育机构通过这些昂贵的计划的原因,是他们觉得这使得他们的学校对潜在的家庭更具吸引力。然而,在年龄太小的时候接触过度的技术,是对个人教育的延续一个严重的威胁。

当然,也有一些技术确实应该存在于一些课堂上,但是它不应该如此普遍,不应该让刚刚开始学习孩子,使用适合于高中或大学水平学生的技术。

 

例如,在二年级的时候,大部分的时间我都被放在电脑前学习数学。尽管这企图让我们更先进地学习,但我发现无意识地给数字做加法然后输入答案实在是太过枯燥,以至于我无法保持对我之前所钟爱的学科的激情。老师给我们的支持和互动不见了。

 

虽然在iPad上的应用肯定比在我二年级时用的台式电脑更具互动性,但是这个原理是一样的:一个屏幕上的好的分数或“大拇指”不能给学生提供相同水平的鼓励,完全不能和传统的教师相媲美,尤其是对年轻的学生。

 

就算是硅谷的技术领袖也似乎认识到,社会技能和人际关系在小学教育远比直接的技术素养更有价值。纽约时报报道,Waldorf学校(一家国际中小学协会)的硅谷分校,实施了一个对直到7年级学生的全面的科技禁止行动,吸引了很多例如谷歌、易趣网、苹果的技术人员的孩子们。

 

鉴于这些创造技术的未来的人都相信钢笔和铅笔是对小学年龄儿童最有益的工具,学校系统应该重新考虑广泛的技术改变很有可能对教育目标造成的威胁。

 

翻译自 www.edweek.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