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改革先锋派“亮剑”新学校论坛(二)

“把我们的行动拿出来研究,把研究的成果付之于行动”,新学校论坛已经成为中国基础教育改革实践的前沿阵地。多所中小学校长“亮剑”论坛震撼发声,展示他们的行动成果。

祝郁

上海市嘉定区迎园中学校长 祝郁:学校还需要校长吗?

我来迎园中学之前,这所学校有186天的校长空缺期,问题很多。刚来时有教师违纪,却没有处理的规范。这个时候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学校必须建制,学校的管理离不开规则和标准,而学校的发展史应该是一个制度不断完善的变迁史,而不应该是一个校长的转换史。

 

制度是自下而上的过程,是一个博弈和均衡的过程,而均衡就意味着每个人有动机去改变自己的行为。当制度是由他自己制定的时候,他才会心甘情愿地接受。于是我们设立了学校的两个主要课题:第一、实施全面质量管理,推动学校管理创新的研究;第二、引入ISO9000标准,用企业的标准在现代学校管理创新中进行运用和研究。

 

在制度规范不到的时候怎么办?那就要让文化起作用。在创造学校文化精神内核的时候,我们采取了积极作为的方式,认真做了学校的顶层设计,在此过程中做了三个方面的设置:第一、在反复琢磨中形成了一个学校完整的理念系统;第二、在逐步推进中落实行为系统;第三、在精心设计中打造一个学校的视觉系统。

 

经过十年的发展,我发现学校在走向优质的过程中有四条基本的路径。首先,通过制度的重建让教师有了归属感和稳定感。其次,通过培育教师社团,重建了管理者和教师的一种积极关系。第三,通过学校文化的经营重建,让教师有了更高的工作价值和使命追求。最后,我们激活了教师一种团队的力量,当你把每一个教师内心的想法都激活之后,你会发现这个学校真的是勃勃生机。

 

我是上海甚至全国最幸福的校长,因为我有一批特别好的老师,因为他们已经把制度变成了一种信仰、把优秀变成了一种习惯。有的人会调侃我,这个学校已经不需要校长了。即便面临课程改革的一些压力,我却没有十年前那么辛苦,因为我发现我已经不知不觉地从一个领跑者变成了走到队伍中央。我想,这就是一个教师内驱力的作用。

陈钱林

杭州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长 陈钱林:满足老师自我实现的需要

现在职业倦怠是我们当校长绕不过的一个难题,几乎每一所学校都有一些职业倦怠的老师,几乎每一个老师曾经或者在不可知的未来会出现职业倦怠。但我觉得,只要让老师感到自己被尊重,大部分的老师都能够重树对教育的信仰。

 

尊重老师要怎么做?我想第一个体会就是赋予选择,对学校管理来说要尽可能多的把选择的权利还给老师。让教师自己选择教学岗位,灵活检查教师备课,制定教师外出培训经费包干制度……有的人喜欢喝咖啡,有的人喜欢喝茶,没选择肯定不舒服,有了选择才会舒服。

 

第二个尊重的想法就是愿景激励,每一个老师、每一个学校都应该有追求,因为幸福不是追求的目的,而是追求的过程,不管这个学校好到什么程度一定要提出新的东西来。每一个老师都有自我实现的需要,我喜欢对老师的专业成长规划做测评,发一张纸,老师们最希望学校帮你什么?然后学校调用各方资源帮老师达成。

 

还是就是情绪管理。我抽空也看了一些企业管理的文章,企业管理里面专门有人管情绪管理,但中小学做得不够。情绪是可以管理的,校长应该把这一块抓起来,特别是老师面临有各种压力,要注意给他们减压。

 

另外,当前学校行政化的倾向,正成为教师职业倦怠的最重要的杀手。我的经验是,上级要求必须做的,领导班子去做,千万不要让老师做。老师是知识分子,很清高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们要尊重知识分子的心理。开会就是很好的例子,我认为学校会议不应该以布置工作为主,应该是传递核心价值观的一个场所。

江苏省常州实验小学校长 杨文娟:文以载道不是空话

语文主题学习是常州实验小学的一个专项,尽管探索的时间不长、成果也不丰硕,但可喜的是我们已经行动了。当下的语文课程存在“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现象,意思是说,我们在日常的语文教学当中常常看到一篇篇教材,而忽略了整个单元、整本书、整个大语文、大阅读,乃至阅读中的人。

 

为了引导我们的老师有“林子”的这样一个概念,引导孩子走进这片林子,来喜欢上阅读、喜欢上语文,我们提出了“林-树”课程。有三大关键词:主题学习、单元推进、阅读综合,就是基于某一个主题进行单元重组,在单元重组当中用阅读综合多元的方式促进孩子语文能力素养的提升,从而让孩子们喜欢语文、喜欢阅读。

 

我们做了四大行动:第一大行动就是确定主题,一到六年级各有各的主题,这些主题的产生有几种方式,都离不开师生的共同参与。其次,我们进行内容的重组,这些内容来自于课内外,围绕主题进行重组。第三个行动就是单元教学:单元导读、单元推进、单元拓展和读写结合。第四个行动是综合阅读,推进方式也是多元的,有的就是活动演绎,有的是引导孩子进行同一个主题下不同内容的比较阅读。

 

在行动当中我们也遇到了新的挑战。比如说,低年段的课时很多,但时间都用在识字、拼音、写字上面,怎样去调整它的结构同时又确保底线。在遇到这样一些新挑战的时候,我们的老师没有退缩,而是继续在研究,不断调整“林-树”课程的操作方法。

 

就在这样的研究当中我们发现,平时我们拿着一本教材在做细致研读的时候,细枝末节、字词句都是非常到位,但是可能孩子们缺失了更大的平台。而现在孩子们学会了比较、学会了选择,他们有了自己的思想痕迹,哪怕很单薄、很幼稚,但是我们认为这是他真实的、看得见的成长。

山东省潍坊广文中学校长 赵桂霞:为每个学生提供合适的教育

广文中学走过了八年的历程,我想回到起点,回顾这样一所新学校建立的历程。有三个关键词可以概括——定位、战略、反馈。孙子说,“先胜而后求战”。学校的发展同样如此,如果一个学校在战略思考上做足了文章,他发展的每一步才能走得稳健。

 

广文中学是在2006年由两所学校的初中部整合而成的一所学校,办学是在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校区。当这个学校合并以后,我们立即进行了一种定位的思考,我到底要办一所什么样的学校?说到底,教育的终极价值是为了人的发展,也就是教育必须基于每个学生的个性特长的需要办适合每个孩子的教育,让每个学生的综合素质发展个性特征张扬,让他从内部生长一种力量,自动、自发地成长,这才是教育要给孩子的东西。

 

经过思考,我们对新广文做了一个“新学校”的定位。新学校是一所眼中有人的学校,它没有分数、没有任何条件的表达,它也成为我们通向未来的一所理想学校。有了定位,学校就要思考战略发展。我们走上了行动研究之路,面向学生、教师、家长、社会各界以及市区的校长们调研:您心中的学校是什么学校?通过问卷整理,我们收获了通往理想学校的八条具体路径。在学校每一年的发展中明确一个主题,各个击破。

 

当我们定了年度的主题以后,具体工作该怎样实施?首先要进行顶层设计,而这样一个顶层设计来源于全体人的思想,并非是校长的思想。这样凝聚了大家智慧的要点,在落实的过程中就变得非常顺畅,因为这是大家的想法,而不是一个人的想法。而在制度管不到的地方,必须用共同的价值观去自我约束。于是,为每个学生提供适合的教育的适才教育理念和体系,在2008年确定下来,包括两个内涵:因材施教、全力提供适合每个学生发展的教育;因需而教,全面奠定适应各类人才发展的基础。

 

当然,在落实整个战略的过程当中必须构建起反馈的回路系统来及时捕捉一些问题,对整个的规划做出调整。这样的一个反馈回路系统的建立是落实战略的必要的保障,而最重要的通道就是倾听服务对象的声音,尤其是抱怨。服务对象的抱怨,就是我们需要改进的问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