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改革先锋派“亮剑”新学校论坛(一)

第五届全国“新学校”论坛汇聚了来自各省市的2000余名教育局长,中小学校长及一线教师。他们怎样看待教育,怎样开展学校管理,怎样进行改革实践?茄葩为你一一揭秘。

李振村

北京亦庄实验小学校长 李振村:让学生生活在民主的空间里

2013年9月1日,北京亦庄实验小学正式开学,作为北京市十一学校的第一所分校,我们当然也秉承了“学生第一”的理念,从课程设置到教育活动的安排,到具体的课堂教学,都努力追求“学生第一”。

 

但是,从学校开展的各项活动来看,我们关注的是最后的成果与热闹的场面,没有关注学生本身的感受和参与度。这是“伪学生第一”,背后潜伏着强大的校长意识、面子意识。当前对学校的评价指标存在很多严重的问题:学校有办学特色,有一大批优秀的教师,获得了很多荣誉,搞了课程改革,考试成绩很好……但是,学校的主人、学校的主体——学生的感受没有纳入评价体系。当我们忽略和忘记了学生的感受,我们的评价就不能说是一个比较完善的评价。

 

学生第一的精髓究竟是什么?究竟什么才是学生第一?李希贵校长说,“把选择的权力还给学生。”无论有多少学生在组织活动,假如学生没有自己独立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选择学习方式的权利,就称不上是真正的“学生第一”。同时,这种选择权利还是独立思考精神生长的土壤,如果一个人一直在别人的操控下生活,他不能自己去判断、选择、比较、分析,怎么可能产生独立思考的精神?

 

怎么才能把选择的权利还给学生?首先要把选择的权利还给老师,如果老师没有选择的权利,他不可能给学生选择的权利。怎么才能让老师有选择的权利?学校必须把选择的权利放给中层,只有中层有了选择的权利,他才有权利放给老师,只有老师有了选择的权利,才能够把选择的权利提供给孩子们。

 

真正的教育改革不是另起炉灶,不是标新立异,它是回归人心、回归常识。自由是怎样诞生的?它一定来自自由的氛围。个性是怎样诞生的?它一定是来自于个性化的教育。真正地把“学生第一”落到实处还有漫长的路要走,我们今天仅仅是迈出了第一步。

陈晓

广州市东风东路小学校长 陈晓:先谋而后动

广州市东风东路小学是广东省基础教育的一面旗帜,获奖众多。在这样一个发展高位的学校,有一个问题被自然而然地提出来,学校里的每一个孩子是否能够获得自己的需求、健康快乐成长?进而,学校如何进行学生的个性化学习,满足他们的多元需求?

 

教育的起点是多元的,进来的时候每个孩子都不一样;教育的终点也是多元的,因为社会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既然起点和终点都是多元的,那么教育的路径也应该是多元的。为此,我们就想到了课程和课堂的多元化,先谋而后动。

 

第一次“谋”,谋基础。在过去的十几年时间,我们一直致力于开发人本化的活动课程,包括培养老师大爱之心的课程、激发学生爱校情怀的课程和培育社会主义责任的课程。以此来培养学生思想品质,提升其综合能力。这一阶段处在一种无意识的课程改革当中,如何把课程改革从无意识走向有意识,如何以综合活动的形式更直接指向到学科?这个问题又出现在我们面前。

 

第二次“谋”,谋路径。因为课堂才是孩子们主要活动的场所,如何在课堂里面实行课程改革,这个时候,我们出现了一个孩子们和老师们共同谋划、商量的“课程超市”的概念。在思考到底选择哪个作为我们的切入点时,出现了第三次“谋”,谋操作的过程,如何操作才能够最指向学生的需求。我们觉得应该从学校低风险的地方切入,应该在优势点开始,重头是合作完成。基于以上的思考,我们选择了艺术科组,因为美术和音乐在小学的活动比较多,跟学校的原有的基础比较吻合。

 

今年秋季我们开始编写《东风东路小学课程超市教材》,2015年2月我们开始全面实施“课程超市”。“课程超市”在东风东路小学现在只是一个出生的婴儿、很稚嫩,相信在成长的过程中会面对很多的困难、困惑,但是我们有实事求是的思维方式,有向规律靠拢的工作态度,相信我们始终“把行动拿出来研究,把研究的成果付之于行动”,这个课程将会和孩子共同成长。

山东省昌邑市第一中学校长 张景和:校长的办学思想从哪里来

我们常说一句话,“校长的办学思想是学校的灵魂”。在我看来,校长的办学思想就是校长的追求、校长的信仰、校长的理念、校长的价值观对学校工作中的具体现。校长的领导首先是教育思想的领导,其次才是行政领导。既然校长的办学思想这么重要,它来自于哪里?

 

第一,来自于历史,就是来自于这个学校的历史传承和文化积淀。我是2010年底来昌邑一中当校长,考虑最多的是,一中到底走向何方?直到筹备65年校庆,重建校史馆,我在梳理校史资料时才发现一中的发展有一个主线,就是教学生做人。于是我们把一中的办学宗旨确定为“立德树人,育文化人”。

 

第二,来自于现实,来自于校长的阅历经验,来自于这个学校的社会现实环境,来自于学校的实际情况。但是又不能局限于这个现实,如果局限于这个现实,学校没有更远的目标就不可能找领路人,必须得随着教育规律向学校想到达的目的地去的时候,我们才有办学思想可言。

 

第三,来自于实践。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办学思想也是如此。一中有一段时间冒进植树,提出“让校园成为生命成长最快的地方”的口号,结果好景不长,很多树都死掉了。我们及时改正错误,意识到只有“让校园成为适合生命生长的地方”,一中的教育理念才真正落地。

 

有了这些途径,校长的办学思想要提炼出来,还需要反思。各校校情不一样,不管是来自历史的传承,还是思想的升华,没有真正的反思就无法真正提炼办学思想。全国先进的办学思想一抓一大把,关键是怎么实现本地化,这个反思是校长的功课,也需要教职员工的参与。

访谈

北京市十一学校学术委员会轮值主席 潘国双(右二):我们做不了牛顿,但我们可以争取做巴罗(牛顿的老师)

我是十一学校的数学老师。我们学校根据不同的教学对象、教学方式,以及学生不同的高考方向,把数学分成了数学一到数学五,五个层次。数学五是数学层次中最高的一层,涉及初一到高三的各个年级,每个年级大概60-70人左右,一般都是今后有志于从事经济、金融的学生选修学习。

 

怎样让数学五的学生自发地学习数学,学好数学,我决定把教材作为突破口,让他们在教材上能够找到答案。以周期现象为例,在物理学、化学、天文学、地理学、生理学、医学等领域都存在着大量的周期现象,在教材中列举出来,然后问学生这样一个问题,用来描述这些现象最重要的函数是什么?这个时候我再引出三角函数。与传统的教材对比,通过这样多渠道、跨学科的引入,让不同爱好的学生都能找到自己的兴趣点。

 

第二步是课堂。以《红楼梦》为例,从大观园有几个人同一天生日的“巧”字说起,引出概率问题,再通过讨论曹雪芹为什么不懂概率的问题引出概率的发展史,然后让同学们想象穿越回那个年代能否发明概率论。最后告诉学生一个道理,科学创造光有机会还不行,更需要积累。这比专门给学生讲数学史效果好很多。

 

最后是个别化教学。我们把数学五再分为5A-5E,让学生自己选择学习。数学5A有12人,是最拔尖的学生。他们虽然水平差不多,但是个性化差异非常大,兴趣点不一样,放在一块儿还是不好辅导。我又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了第三级分层,每人是一层。这样的话,5A中的12人都个别化了,他们的目标规划都是每人一份。

 

作为中学老师,除了完成高考教学之外,我觉得还应该提高学生的数学素养,传播数学文化,激发他们学习数学的热情,让学生了解更多的数学历史和数学家成长与科研之路,有些数学家就是因为小时候受此熏陶才喜欢上数学的。我喜欢这样一句话,“我觉得我们做不了牛顿,但是我们可以争取做巴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