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新东方落后了吗?

201204121029508554

9月15号,在“决胜东方创业训练营”上,俞敏洪多次强调,一定要做一点,不要太庞大。“新东方上市后,被股市催着什么都做,这是个错误。”

 

对于龚海燕梯子网的失败,俞敏洪把大部分原因视为平台太大,而且无所不包。“如果有10亿元资金,经过5年发展,梯子网或许能够取得成功。可是,投资方肯定不会等这么长的时间。”

 

俞敏洪坦陈,聚焦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当初新东方只做出国培训和英语学习,那现在新东方一定是这个阵地里做的最好的,但是现在新东方的资源流失了很多。现在新东方有80亿营业额。没有其他业务,营业额肯定不会这么多,但俞敏洪相信,只做出国培训和英语学习的话,会在这两方面多出30亿。“我也投过凡客,可见我多没眼光。”俞敏洪开玩笑道,“当凡客连笤帚都卖的时候,我就知道这肯定是不行了。”

 

对于未来在线教育的发展方向,俞敏洪认为应该是“该免费的免费,该收费的收费。”

 

100教育面世后,一直企图“颠覆”新东方。起初针对新东方推出了四、六级英语在线免费课程,俞敏洪预计超不过3万人在线听课。结果,100教育四、六级英语在线免费课程注册用户2万人,听课人数不过2000人,最终完课人数只有不到500人。

 

同时,新东方在线也推出四、六级英语在线免费课程,结果是注册用户3万人、听课人数3000人、完课人数1000人。随后,新东方在线推出了收费的四、六级英语线上课程,每人收费100元。结果报名人数达到3000多人,完课人数多达2500人。

 

俞敏洪用实践证明,新东方“并不是落后不落后的问题,而是将互联网技术与新东方所从事行业相结合的事情。教育依靠资源与内容取胜,而不是懂互联网或技术就能取胜的。互联网对于教育能够起到更新换代的作用。”

 

对于互联网能不能颠覆教育这个问题,俞敏洪认为,互联网只能颠覆教育的形式,颠覆不了教育的本质。教育的跨度很大,人群的不同决定了教育方式的不同。

 

如果把教师传授的信息看作产品,在俞敏洪看来,这种产品是无形的,也是没有办法对此进行标准化评价的。并且,教育本身离不开师生面对面的交流,即使哈佛大学的课程全部放到网上,也无法影响哈佛大学校园学生的数量。因此,俞敏洪认为,互联网无法将中、小学消灭掉,甚至无法将中小学课外辅导机构消灭掉。

 

当然,俞敏洪承认,纯粹的地面教育显然是落后的,学生的个性化学习完全能够通过与互联网结合而变得更容易。“一切教育的核心是满足学生的需求。基于互联网的教育与地面教育的关系,可类比于视频网站与影院的关系。教育的发展也将是互联网教育与地面教育形成合力,而不是相互撕扯。”俞敏洪说。

 

俞敏洪也在积极探索着与互联网的合作之路。“我之所以与腾讯合作,是因为我确信,市场上一定要有完全基于移动端的教育产品。马云也曾几次找我,但我不清楚新东方能在平台里走多远。”

 

对于现在新东方的具体业务方向,俞敏洪透露,对于18岁以下的用户,新东方依然将以线下为主,线上为辅;18岁以上用户的课程,将以线上为主,线下为辅;而对于职业资格证书考试,新东方将100%只做线上。

 

对于新东方未来的发展战略,俞敏洪认为应该是四个方面:一是坚守地面教育的发展;二是地面教育必须改革,形成O2O的完整结合;三是控股的护卫型企业将形成创造新机遇的综合系统;四是参股新领域的公司,扶持其做强做大,既可独立上市,又可收购、控股。

 

最后,俞敏洪分析,教育的本质决定这是一个分散性行业,小而美的公司会不断出现,而大公司将会不断受到挑战。资本是短视的,对教育的热度会很快下降,而教育领域的兼并重组会很多。

 

今天上午,在“决胜东方创业训练营”上,俞敏洪多次强调,一定要做一点,不要太庞大。“新东方上市后,被股市催着什么都做,这是个错误。”

 

对于龚海燕梯子网的失败,俞敏洪把大部分原因视为平台太大,而且无所不包。“如果有10亿元资金,经过5年发展,梯子网或许能够取得成功。可是,投资方肯定不会等这么长的时间。”

 

俞敏洪坦陈,聚焦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当初新东方只做出国培训和英语学习,那现在新东方一定是这个阵地里做的最好的,但是现在新东方的资源流失了很多。现在新东方有80亿营业额。没有其他业务,营业额肯定不会这么多,但俞敏洪相信,只做出国培训和英语学习的话,会在这两方面多出30亿。“我也投过凡客,可见我多没眼光。”俞敏洪开玩笑道,“当凡客连笤帚都卖的时候,我就知道这肯定是不行了。”

 

对于未来在线教育的发展方向,俞敏洪认为应该是“该免费的免费,该收费的收费。”

 

100教育面世后,一直企图“颠覆”新东方。起初针对新东方推出了四、六级英语在线免费课程,俞敏洪预计超不过3万人在线听课。结果,100教育四、六级英语在线免费课程注册用户2万人,听课人数不过2000人,最终完课人数只有不到500人。

 

同时,新东方在线也推出四、六级英语在线免费课程,结果是注册用户3万人、听课人数3000人、完课人数1000人。随后,新东方在线推出了收费的四、六级英语线上课程,每人收费100元。结果报名人数达到3000多人,完课人数多达2500人。

 

俞敏洪用实践证明,新东方“并不是落后不落后的问题,而是将互联网技术与新东方所从事行业相结合的事情。教育依靠资源与内容取胜,而不是懂互联网或技术就能取胜的。互联网对于教育能够起到更新换代的作用。”

 

对于互联网能不能颠覆教育这个问题,俞敏洪认为,互联网只能颠覆教育的形式,颠覆不了教育的本质。教育的跨度很大,人群的不同决定了教育方式的不同。

 

如果把教师传授的信息看作产品,在俞敏洪看来,这种产品是无形的,也是没有办法对此进行标准化评价的。并且,教育本身离不开师生面对面的交流,即使哈佛大学的课程全部放到网上,也无法影响哈佛大学校园学生的数量。因此,俞敏洪认为,互联网无法将中、小学消灭掉,甚至无法将中小学课外辅导机构消灭掉。

 

当然,俞敏洪承认,纯粹的地面教育显然是落后的,学生的个性化学习完全能够通过与互联网结合而变得更容易。“一切教育的核心是满足学生的需求。基于互联网的教育与地面教育的关系,可类比于视频网站与影院的关系。教育的发展也将是互联网教育与地面教育形成合力,而不是相互撕扯。”俞敏洪说。

 

俞敏洪也在积极探索着与互联网的合作之路。“我之所以与腾讯合作,是因为我确信,市场上一定要有完全基于移动端的教育产品。马云也曾几次找我,但我不清楚新东方能在平台里走多远。”

 

对于现在新东方的具体业务方向,俞敏洪透露,对于18岁以下的用户,新东方依然将以线下为主,线上为辅;18岁以上用户的课程,将以线上为主,线下为辅;而对于职业资格证书考试,新东方将100%只做线上。

 

对于新东方未来的发展战略,俞敏洪认为应该是四个方面:一是坚守地面教育的发展;二是地面教育必须改革,形成O2O的完整结合;三是控股的护卫型企业将形成创造新机遇的综合系统;四是参股新领域的公司,扶持其做强做大,既可独立上市,又可收购、控股。

 

最后,俞敏洪分析,教育的本质决定这是一个分散性行业,小而美的公司会不断出现,而大公司将会不断受到挑战。资本是短视的,对教育的热度会很快下降,而教育领域的兼并重组会很多。